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

<<返回首頁(yè)

當前位置: 網(wǎng)站首頁(yè) > 國是春秋

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立法記(上)
來(lái)源:《黨史博覽》2019年第10期  作者:舒 云  點(diǎn)擊次數:

圖片說(shuō)明:田漢

1949927日,田漢作詞、聶耳作曲的《義勇軍進(jìn)行曲》被確定為代國歌。19666月田漢被關(guān)押,代國歌的歌詞被禁唱。1978年換上集體填詞的新歌詞,各方面意見(jiàn)很大,且沒(méi)有流行開(kāi)來(lái)。1982年恢復原歌詞,并正式確定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。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(huì )第二十九次會(huì )議通過(guò)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法》,于2017101日起施行。

■新政協(xié)籌備會(huì )登報征集國歌■

1949615日,新政治協(xié)商會(huì )議籌備會(huì )在北平召開(kāi)?;I備會(huì )分為六個(gè)小組。其中,第六小組負責擬訂國旗國徽國歌方案。第六小組組長(cháng)馬敘倫,副組長(cháng)葉劍英、沈雁冰,組員張奚若、田漢、馬寅初、鄭振鐸、郭沫若、翦伯贊、錢(qián)三強、蔡暢、李立三、張瀾、陳嘉庚、歐陽(yáng)予倩、廖承志。

7415時(shí),葉劍英主持召開(kāi)第六小組第一次會(huì )議,決定設立兩個(gè)委員會(huì ):國旗國徽評選委員會(huì )由葉劍英、廖承志、李立三、鄭振鐸、張奚若、蔡暢、田漢、翦伯贊組成;國歌詞譜初選委員會(huì )由郭沫若、田漢、沈雁冰、錢(qián)三強、歐陽(yáng)予倩組成。會(huì )議決定以新政協(xié)籌備會(huì )的名義公開(kāi)征集國旗、國歌,推選郭沫若、沈雁冰、鄭振鐸起草征集啟事,報送籌備會(huì )常委會(huì )批準發(fā)布。

79日,周恩來(lái)審閱《新政治協(xié)商會(huì )議籌備會(huì )征求國旗國徽圖案及國歌詞譜啟事(草案)》,當即修改并批復:“照此印送各常委,征求同意?!泵珴蓶|、朱德、李濟深、張瀾、林伯渠、沈鈞儒等表示“完全同意”。714日,征集啟事送到人民日報社?!秵⑹隆返谌龡l對國歌的要求是:(甲)歌詞應注意:1.中國特征;2.政權特征;3.新民主主義;4.新中國之遠景;5.限用語(yǔ)體,不宜過(guò)長(cháng)。(乙)歌譜于歌詞選定之后再行征求,但應征國歌詞者亦可同時(shí)附以樂(lè )譜(須用五線(xiàn)譜)。從715日起,《人民日報》《大眾日報》《光明日報》等連續8天刊登征集啟事,國內外報紙紛紛轉載。

85日,馬敘倫在北京飯店六樓大廳主持召開(kāi)第六小組第二次會(huì )議。國歌詞譜初選委員會(huì )決定聘請馬思聰、賀綠汀、呂驥、姚錦新等專(zhuān)家為顧問(wèn)。選稿工作設在北京飯店413會(huì )客室。經(jīng)過(guò)連續五天的突擊審稿,23日,第六小組召開(kāi)國歌初選座談會(huì )。與會(huì )者認為,國歌是代表國家的歌,既要有大眾性又要有莊嚴性,而應征稿件普遍不盡理想。2410時(shí),馬敘倫在北京飯店六樓大廳主持召開(kāi)第六小組第三次會(huì )議,決定:1.從應征稿中復選13件,排印200份,以備提供參考。2.因復選出的歌詞似尚未臻完善,仍由文藝家繼續擬制。3.據專(zhuān)家意見(jiàn),復選提出的歌詞,經(jīng)常委會(huì )通過(guò)后即制定曲譜,并登報公布、征求群眾團體試唱后,再作最后選定,但需要相當長(cháng)時(shí)間。此種意見(jiàn)是否可以采納,請常委會(huì )決定。

在這次征集中,除國旗征集稿選中五星紅旗外,國徽、國歌征集稿都沒(méi)有滿(mǎn)意之作。國徽暫缺無(wú)礙大局,而按照國際慣例,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時(shí)不能沒(méi)有國歌。馬敘倫和沈雁冰在報告中說(shuō):國歌征集之稿,足以應選者尚少。必須再行有計劃地征集一次,將選取者制曲試演。向群眾中廣求反應后再行提請決定,非最近時(shí)期內可以完成。他們向周恩來(lái)提出,擬從現有流行的革命歌曲中挑選國歌。周恩來(lái)說(shuō):“流行的革命歌曲中,最有名的是《義勇軍進(jìn)行曲》。它是一首鼓舞中國人民爭取民族解放,代表中國人民呼聲的雄偉歌曲。它有長(cháng)期歷史,起過(guò)鼓舞全國人民斗爭的號角作用,又是大部分人都會(huì )唱的歌曲,這是我個(gè)人的建議,請第六小組研究并征求委員們的意見(jiàn)?!?/span>

■毛澤東拍板代國歌不改歌詞■

在第六小組多次討論會(huì )上,不少人推薦《義勇軍進(jìn)行曲》,但也有人覺(jué)得歌詞“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(shí)候”這一句應該修改。第六小組決定上報新政協(xié)籌備會(huì ),并推選郭沫若等人修改《義勇軍進(jìn)行曲》。郭沫若當即擬就三段歌詞,于913日打印200份。917日,新政協(xié)籌備會(huì )召開(kāi)第二次全體會(huì )議,根據常委會(huì )的意見(jiàn),決定將第六小組負責的國旗、國徽、國歌征集等工作移交給即將召開(kāi)的政協(xié)會(huì )議主席團。

1949921日,中國人民政治協(xié)商會(huì )議第一屆全體會(huì )議在北平召開(kāi)。會(huì )議設立由55人組成的國旗、國徽、國歌、國都、紀年方案審查委員會(huì ),馬敘倫為召集人。截至當日,收到應征國歌曲譜632件,歌詞694首。

92520時(shí),毛澤東、周恩來(lái)在中南海豐澤園召開(kāi)座談會(huì ),聽(tīng)取國旗、國徽、國歌、國都、紀年問(wèn)題的意見(jiàn)。郭沫若、沈雁冰、黃炎培、陳嘉庚、張奚若、馬敘倫、田漢、徐悲鴻、李立三、馬寅初、梁思成、馬思聰、呂驥、賀綠汀等應邀參加。馬敘倫匯報了第六小組關(guān)于國歌的討論結果,根據目前情況國歌一時(shí)制定不出來(lái),是否可暫用《義勇軍進(jìn)行曲》代國歌。

畫(huà)家徐悲鴻說(shuō):有些國家在沒(méi)有正式國歌前,往往指定代國歌。蘇聯(lián)建國之初,曾以《國際歌》為代國歌。法國國歌《馬賽曲》就是一支悲壯歌曲,《義勇軍進(jìn)行曲》與它差不多??箲鹬兴鼏酒鹆饲f(wàn)萬(wàn)的中華兒女。今天它仍將鼓舞人民以昂揚的精神繼續前進(jìn)。

李立三說(shuō):《義勇軍進(jìn)行曲》曲子很好,但詞中有“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(shí)候”不妥,最好修改一下。張奚若、梁思成、黃炎培、田漢等人認為這首歌曲已是歷史,為保持其完整性,詞曲最好不作修改。周恩來(lái)說(shuō):“用原來(lái)的歌詞,才能鼓動(dòng)情感。修改后,唱起來(lái)就不會(huì )有那種情感?!弊詈?,毛澤東總結說(shuō):“大家都認為《義勇軍進(jìn)行曲》作國歌最好,我看就這樣定下來(lái)吧。歌詞不要改?!腥A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(shí)候’這句歌詞過(guò)時(shí)了嗎?我看沒(méi)有。我國人民經(jīng)過(guò)艱苦斗爭終于勝利了,但是還是受著(zhù)帝國主義的包圍,不能忘記帝國主義對我們的壓迫。我們要爭取中國完全獨立解放,還要進(jìn)行艱苦卓絕的斗爭,所以還是原詞好?!贝蠹夜恼票硎举澩?。會(huì )議結束時(shí),全體起立合唱《義勇軍進(jìn)行曲》。

926日,國旗、國徽、國歌、國都、紀年方案審查委員會(huì )在北京飯店?yáng)|餐廳召開(kāi)第一次全體會(huì )議,與會(huì )代表一致同意在正式國歌定下來(lái)之前,暫以《義勇軍進(jìn)行曲》代國歌。

927日,政治協(xié)商會(huì )議全體會(huì )議通過(guò)四個(gè)決議案,其中關(guān)于國歌的決議案規定,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歌在未正式制定前,以《義勇軍進(jìn)行曲》為代國歌。

929日,《人民日報》刊登代國歌《義勇軍進(jìn)行曲》的詞譜。10115時(shí)開(kāi)國大典,解放軍軍樂(lè )隊演奏了《義勇軍進(jìn)行曲》,這是《義勇軍進(jìn)行曲》第一次在天安門(mén)廣場(chǎng)奏響。

■《義勇軍進(jìn)行曲》的創(chuàng )作經(jīng)過(guò)■

1931年日軍制造九一八事變,侵占東北三省。1932年初又向上海發(fā)動(dòng)進(jìn)攻,制造了“一·二八”事變。中華民族到了生死存亡的時(shí)刻,“不做亡國奴”成了全國人民的心聲。除中國共產(chǎn)黨領(lǐng)導的紅軍和游擊隊積極抗日外,還涌現出了東北義勇軍、上海市民義勇軍等抗日組織。上海文藝界也掀起了創(chuàng )作救亡電影、救亡歌曲的熱潮,從19319月至19352月,左翼劇團聯(lián)盟黨團書(shū)記田漢創(chuàng )作了20多部宣傳抗日救亡的戲劇、電影,以及幾十首救亡歌曲。

田漢(18981968),湖南長(cháng)沙人,9歲父親病故,1912年就讀于長(cháng)沙師范學(xué)校,1916年考入日本東京高等師范學(xué)校。1921年,他與郭沫若等組織創(chuàng )造社,倡導新文學(xué)。1926年,他在上海與唐槐秋等人創(chuàng )辦南國電影劇社。1928年,他與徐悲鴻、歐陽(yáng)予倩組建南國藝術(shù)學(xué)院,同年秋成立南國社,以推進(jìn)新戲劇運動(dòng),并多次到南京、杭州、廣州等地演出。19303月,田漢作為發(fā)起人之一參加中國左翼作家聯(lián)盟成立大會(huì ),并被選為執行委員。接著(zhù),他參加了中國自由運動(dòng)大同盟。同年6月南國社被查封,左翼劇團聯(lián)盟改組為左翼戲劇家聯(lián)盟。1932年,田漢加入中國共產(chǎn)黨。

上海電通公司是左翼影界人士抗日的陣地,由夏衍、田漢、陽(yáng)翰笙、于伶等人在幕后領(lǐng)導。193412月,上海電通公司拍攝的第一部電影《桃李劫》上映,其主題歌《畢業(yè)歌》由田漢作詞,聶耳作曲,成為當時(shí)的流行歌曲。第二部電影是田漢編寫(xiě)梗概的《風(fēng)云兒女》,反映從東北流亡到上海的兩個(gè)青年人奔赴抗日戰場(chǎng)的故事。田漢在影片結尾為主人公、詩(shī)人辛白華設計了一首長(cháng)詩(shī),因“催稿甚急”,長(cháng)詩(shī)只寫(xiě)了一節:“起來(lái),不愿意做奴隸的人們,把血肉來(lái)筑我們新的長(cháng)城。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(shí)候了,每一個(gè)人被迫著(zhù)發(fā)出最后的吼聲。我們萬(wàn)眾一心,冒著(zhù)敵人的大炮飛機前進(jìn)!”

1935219日晚,田漢拜訪(fǎng)即將赴蘇聯(lián)訪(fǎng)問(wèn)的京劇大師梅蘭芳,剛返回家就被捕了,被關(guān)押在上海市公安局拘留所。田漢被捕后,另一位共產(chǎn)黨員、戲劇家夏衍接手《風(fēng)云兒女》的梗概寫(xiě)成電影劇本。記錄田漢詩(shī)稿的那頁(yè)薄紙,是稿本的最后一頁(yè),其中“大炮飛機”被茶水浸濕了,辨認不出來(lái),夏衍將其寫(xiě)成“炮火”。聶耳主動(dòng)要求為田漢的詩(shī)稿作曲。1933年初,田漢與趙銘彝介紹他加入中國共產(chǎn)黨。算上《義勇軍進(jìn)行曲》,聶耳與田漢合作了14首歌曲。為了讓曲調和節奏更加鮮明有力,聶耳和電通公司工作人員孫師毅商量,在不影響歌詞內容的前提下,對田漢的歌詞作了字句上的修改。

聶耳(19121935),云南玉溪人。在短暫的一生中,聶耳大部分時(shí)間生活在貧困之中。出于對音樂(lè )的熱愛(ài),他自學(xué)了二胡、三弦、月琴、風(fēng)琴等樂(lè )器。1927年,聶耳考入云南省立第一師范學(xué)校,閱讀了大量的進(jìn)步書(shū)籍,并積極投身到學(xué)生運動(dòng)中,1928年加入共青團。19307月,聶耳為躲避追捕,取道越南、香港來(lái)到上海。19313月,他考進(jìn)聯(lián)華影業(yè)公司的音樂(lè )歌舞學(xué)校,接著(zhù)又考入明月歌劇社,擔任小提琴師。19344月,在黨組織安排下,聶耳到英國人經(jīng)營(yíng)的百代唱片公司負責錄音,后升任音樂(lè )部副主任。他與安娥以灌制唱片為名,錄制了一批進(jìn)步歌曲的唱片,并灌制了自己創(chuàng )作的22首歌曲。

19351月,聶耳出任聯(lián)華影業(yè)公司二廠(chǎng)的音樂(lè )部主任,住在霞飛路(今淮海中路)12583樓,開(kāi)始為《義勇軍進(jìn)行曲》譜曲。田漢自由體的歌詞長(cháng)短不一,最多的一句有14個(gè)字。盡管作曲有相當的難度,但聶耳對田漢充滿(mǎn)戰斗氣勢的歌詞深有同感,認為田漢的歌詞同樣表達了自己的心聲。聶耳對朋友許幸之說(shuō),他是受了《國際歌》《馬賽曲》的影響,而《義勇軍進(jìn)行曲》比《國際歌》更明快,比《馬賽曲》更激昂。后來(lái),田漢說(shuō):“聶耳沒(méi)有受過(guò)正規的音樂(lè )教育,但他天賦甚高,有強烈的民族感情,又勇于學(xué)習。他善于處理別人很不容易駕馭的語(yǔ)句,‘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(shí)候,每一個(gè)被迫著(zhù)發(fā)出最后的吼聲’是被認為很不易駕馭的,而他處理得很自然、有力?!?/span>

友情鏈接

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(wǎng)求是網(wǎng)鳳凰網(wǎng)國際在線(xiàn)中國青年網(wǎng)共產(chǎn)黨員網(wǎng)光明網(wǎng)中國日報網(wǎng)央視網(wǎng)中國網(wǎng)新華網(wǎng)中國政府網(wǎng)中國共產(chǎn)黨新聞網(wǎng)人民網(wǎng)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(chǎn)黨歷史網(wǎng)河南黨史方志網(wǎng)

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? 2000-2018 中共黨史網(wǎng) All Rights Reserved.
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﹑信息和各種專(zhuān)題專(zhuān)欄資料,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,未經(jīng)書(shū)面授權禁止使用,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。豫ICP備18012056號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