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

<<返回首頁(yè)

當前位置: 網(wǎng)站首頁(yè) > 黨史人物

賀龍(1896~1969)
來(lái)源:《黨史博覽》資料庫  作者:鄭風(fēng)  點(diǎn)擊次數:

賀龍,原名賀文常,字云卿。1896年3月22日生于湖南桑植洪家關(guān)。因家境貧寒,自幼務(wù)農,后與人結伴運鹽謀生。性格豪放仗義,痛恨社會(huì )黑暗,富于反抗精神。1914年參加孫中山領(lǐng)導的中華革命黨。1916年1月參與領(lǐng)導湘西暴動(dòng),發(fā)動(dòng)群眾攻打石門(mén)縣城。3月率領(lǐng)鄉鄰21人搗毀芭茅溪鹽局,繳槍12支。隨即,組織桑植討袁護國民軍并任總指揮,后任湘西護國軍左翼第1梯團第2營(yíng)營(yíng)長(cháng)。失敗后前往長(cháng)沙,改名賀龍。1917年9月回鄉組織農民武裝,參加反對北洋軍閥的援鄂戰爭,任湘西護法援鄂軍民軍第1路游擊司令。12月因受上級猜忌被解除武裝。返鄉途中在石門(mén)、慈利交界的兩水井,與吳玉霖用兩把菜刀襲擊慈利縣長(cháng)衛兵,奪槍兩支,重新拉起隊伍。這就是廣為流傳的“賀龍兩把菜刀鬧革命”的故事。
     1918年起任湘西護法軍第1營(yíng)營(yíng)長(cháng)、湘西靖國軍第3梯團梯團長(cháng)、湘西巡防軍第2支隊司令等職。1920年駐防桃源期間與進(jìn)步人士交往,開(kāi)始接受馬克思主義。1922年隨援川軍入川,同依附北洋政府的四川軍閥部隊作戰,任川東邊防軍警備旅旅長(cháng),負責長(cháng)江防務(wù)。1923 年9月親率部下在涪陵截獲為吳佩孚運送軍火的日本輪船“宜陽(yáng)丸”。11月被孫中山委任為四川“討賊軍”第1混成旅旅長(cháng)。后因“討賊軍”內部分裂,作戰失敗,這使他對孫中山依靠地方軍閥進(jìn)行革命能否成功產(chǎn)生了疑慮。1924年秋以滇川黔建國聯(lián)軍先遣隊名義率部回湘,12月攻占澧州。1925年3月任建國川軍第1師中將師長(cháng),4月任澧州鎮守使。1926年7月率部加入國民革命軍,任第8軍第6師師長(cháng)兼湘西鎮守使。8月改任第9軍第1師師長(cháng),通電參加北伐,并歡迎由共產(chǎn)黨員周逸群率領(lǐng)的國民革命軍總政治部左翼宣傳隊留在一師工作。9月在所部開(kāi)辦政治講習所,建立政治機關(guān),并任命周逸群為政治部主任。與此同時(shí),率部攻入湖北,激戰黃金口、斗湖堤,連克松滋、沙市、宜昌。1927年2月任直屬?lài)窀锩娍偹玖畈康莫毩⒌?5師師長(cháng)。5月率部參加第二次北伐,在河南西華縣逍遙鎮和臨潁縣小商橋兩敗奉軍,成為北伐軍中戰績(jì)最大、聲譽(yù)最高的著(zhù)名將領(lǐng)。6月任第20軍軍長(cháng),奉命回師武漢。
      1927年7月上旬,在武漢國民政府主席汪精衛叛變革命前夕,會(huì )見(jiàn)中共領(lǐng)導人周恩來(lái),表示擁護中國共產(chǎn)黨的主張,服從共產(chǎn)黨的領(lǐng)導。7月下旬率部開(kāi)赴九江,會(huì )見(jiàn)譚平山等共產(chǎn)黨人,贊成中國共產(chǎn)黨提出的南昌起義計劃。到達南昌后,被周恩來(lái)代表中共前敵委員會(huì )委任為起義軍總指揮兼第20軍軍長(cháng),參與領(lǐng)導“八一”南昌起義。后率部南下,9月在江西瑞金,由周逸群、譚平山介紹加入中國共產(chǎn)黨。10月起義軍在廣東失敗后,經(jīng)香港轉到上海,向周恩來(lái)提出回湘西重新組織武裝。1928年1月與周逸群等組成中共湘西北特委,3月回到桑植后,很快組織起3000余人的工農革命軍,攻占桑植縣城。4月初在國民黨軍反撲時(shí)作戰失利,隊伍大部失散。7月任中共湘西前敵委員會(huì )書(shū)記和重新組建的中國工農革命軍第4軍軍長(cháng)。9月因叛徒出賣(mài),部隊遭敵多次襲擊,損失巨大,被迫退入湖北鶴峰山區。在姐姐賀英指點(diǎn)下,他認識到單靠故舊不行,決心創(chuàng )建新型武裝。經(jīng)過(guò)整頓和遣散老弱,全軍雖僅剩91人、72支槍?zhuān)酁辄h員和革命骨干。
      1929年1月率部襲占鶴峰縣城,成立蘇維埃政府,開(kāi)展土地革命,創(chuàng )建了湘鄂邊蘇區。此時(shí)接到中共中央《關(guān)于軍事策略問(wèn)題給賀龍同志之指示信》,他謝絕了信中要他離開(kāi)湘西到中央工作的意見(jiàn),表示要在當地堅持斗爭。根據信中傳達的中共“六大”精神,對部隊進(jìn)行思想整頓。反對軍閥主義和“拖隊”(即當“山大王”)等不良傾向,按照官兵平等的原則建立民主制度,加強黨員的教育和訓練,建立各級政治工作機關(guān)。在軍事斗爭方面總結經(jīng)驗教訓,進(jìn)一步明確游擊戰略和戰術(shù)。不久,指揮紅4軍挫敗敵湘鄂西民團聯(lián)防的多路進(jìn)攻,擊斃其總指揮王文軒,攻占桑植縣城。7月,采取誘敵深入和伏擊戰術(shù),殲滅來(lái)犯的國民黨軍向子云旅,使紅4軍發(fā)展到4000余人。隨后率部向大庸(今張家界)、慈利發(fā)展,消滅地方武裝和團防,鞏固了湘鄂邊蘇區。
      1930年7月率部東進(jìn),在洪湖與周逸群創(chuàng )建的紅6軍會(huì )合,任合編的中國工農紅軍第2軍團總指揮,同政治委員周逸群指揮所部攻占潛江等地,使洪湖蘇區的江陵(今屬荊沙)、監利、潛江、沔陽(yáng)等縣連成一片。10月起,由于中共湘鄂西特委領(lǐng)導執行“左”傾冒險主義路線(xiàn),命令紅2軍團南渡長(cháng)江,配合紅1、紅3軍團攻打長(cháng)沙,結果接連失利,被迫退到鶴峰、五峰一帶。1931年3月,紅2軍團改編為紅3軍,他任軍長(cháng),率部轉戰荊(門(mén))當(陽(yáng))遠(安)地區。6月攻占房縣,創(chuàng )建鄂西北蘇區。10月率部返回洪湖。1932年春在地方武裝配合下,連獲龍王集、文家墩等戰斗的勝利,使紅3軍和洪湖蘇區進(jìn)入全盛時(shí)期。但由于“左”傾路線(xiàn)的危害,他的正確意見(jiàn)不被采納,致使紅3軍第四次反“圍剿”中陷于不利,被迫于10月退出洪湖,繞道豫西南、陜南、鄂川邊轉往湘鄂邊。1933年,曾多次準備在湘鄂邊重建根據地,但都未成功。期間,對中共湘鄂西中央分局書(shū)記夏曦繼續推行“左”傾路線(xiàn)和“肅反”擴大化進(jìn)行了堅決斗爭。1934年5月率部進(jìn)入川黔邊的沿河、印江、德江、松桃、酉陽(yáng)等地,創(chuàng )建黔東蘇區。
      1934年10月,紅3軍與紅6軍團在川黔邊界會(huì )師后,紅3軍恢復紅2軍團番號,他任軍團長(cháng),與政治委員任弼時(shí)統一指揮紅2、紅6軍團的行動(dòng)。為策應中共中央和紅一方面軍長(cháng)征,當月率部發(fā)起湘西攻勢,在永順縣龍家寨殲湖南軍閥陳渠珍2個(gè)旅大部,乘勝攻克大庸、桑植、桃源、慈利等縣城,牽制國民黨軍大量兵力,并創(chuàng )建湘鄂川黔蘇區,有力地配合了中央紅軍的行動(dòng)。 1935年初,國民黨軍以80余團兵力,分六路進(jìn)行“圍剿”。他采取誘敵深入、殲其一路的戰法,在桑植陳家河殲敵58師172旅,接著(zhù)又在桃子溪殲敵58師師部及174旅,并乘勝東出慈利,連戰連捷。5月,他在正確分析形勢后,決定對湘敵取守勢,對鄂敵取攻勢,指揮紅2、紅6軍團突然轉向湖北,以一部包圍宣恩,以主力在忠堡地區打援,殲敵41師師部和121旅。8月在板栗園設伏,殲敵85師大部。隨后又在芭蕉坨擊潰敵陶廣縱隊10個(gè)團,徹底挫敗國民黨軍的“圍剿”,并乘勝展開(kāi)反攻,先后占領(lǐng)石門(mén)、澧州、津市、臨澧等縣城。

 1935年9月起,蔣介石又調集130余團兵力“圍剿”紅2、紅6軍團。他與任弼時(shí)等決定率部轉移,于11月從桑植劉家坪出發(fā),開(kāi)始長(cháng)征。1936年初進(jìn)入貴州烏蒙山區后,面對國民黨軍的包圍,采取同敵人兜圈子的戰術(shù),轉戰千里。3月下旬跳出包圍圈,進(jìn)占貴州西南部的盤(pán)縣、畢節地區。月底收到紅軍總司令部命令紅2、紅6軍團北上與主力會(huì )合的電報,遂率部西進(jìn),于4月下旬從滇西石鼓、巨甸渡過(guò)金沙江,進(jìn)入西康(今分屬四川、西藏)。7月初在四川甘孜與紅四方面軍會(huì )師。根據中央電令,紅2、紅6軍團及紅32軍合編為紅二方面軍,他任總指揮。此間,與朱德、劉伯承、任弼時(shí)、關(guān)向應等一起,對張國燾的分裂活動(dòng)進(jìn)行了斗爭。下旬,率部與紅四方面軍共同北上,10月在甘肅靜寧以北的將臺堡(今屬寧夏)與紅一方面軍會(huì )師。11月指揮所部參加山城堡戰役。
       抗日戰爭爆發(fā)后,任八路軍第120師師長(cháng),與政治委員關(guān)向應率部開(kāi)赴晉西北抗日前線(xiàn),在雁門(mén)關(guān)等地打擊日軍。在作戰中堅持獨立自主的方針,放手發(fā)動(dòng)群眾,開(kāi)展游擊戰爭。1938年3月指揮所部殲日偽軍1500余人,先后收復寧武、神池等7座縣城,鞏固和擴大了晉西北抗日根據地。同年秋,以主力一部組成大青山支隊,挺進(jìn)綏遠(今屬內蒙古)開(kāi)辟大青山抗日根據地。12月率師主力東進(jìn)冀中,挫敗日偽軍對冀中抗日根據地的多次圍攻,所部也從到冀中時(shí)的6000余人擴大到2.1萬(wàn)人。1939年4月指揮齊會(huì )戰斗,與日軍激戰三晝夜,雖中毒負傷仍不下前線(xiàn)。9月率部北返途中指揮陳莊戰斗,殲日偽軍1200余人。1940年2月回到晉西北,任晉西北軍政委員會(huì )書(shū)記。5月領(lǐng)導軍民挫敗日偽軍2萬(wàn)余人的大“掃蕩”。8月指揮所部和中共領(lǐng)導的山西新軍一部參加百團大戰,予日偽軍以沉重打擊。11月任晉西北軍區司令員。領(lǐng)導軍民進(jìn)行反“掃蕩”、反“蠶食”、反“治安強化運動(dòng)”的斗爭。1942年起任中共中央西北局常委、晉綏軍區司令員、陜甘寧晉綏聯(lián)防軍司令員,兼西北財經(jīng)委員會(huì )副主任。面對日軍和國民黨頑固派的經(jīng)濟封鎖,他領(lǐng)導軍民自力更生,提出“一手拿槍?zhuān)皇帜娩z”的口號,派359旅到南泥灣屯墾,使部隊基本實(shí)現自給;開(kāi)煤礦、辦商業(yè)增加收入,自辦銀行穩定金融,統一邊區財政,實(shí)行鹽和土特產(chǎn)品統銷(xiāo)制度,克服了根據地的經(jīng)濟困難,打破敵人封鎖,度過(guò)抗日戰爭的艱苦階段。同年冬領(lǐng)導軍民開(kāi)展“把敵人擠出去”的斗爭,摧毀日偽軍大量據點(diǎn)和“維持會(huì )”,逐步把敵人擠回到交通線(xiàn)附近,并挫敗日偽軍多次“掃蕩”,保障了黨中央和陜甘寧邊區的安全。1944年秋起,指揮晉綏軍區部隊展開(kāi)攻勢作戰,由局部反攻到全面反攻,收復大片國土。1945年在中國共產(chǎn)黨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(huì )上當選為中央委員。
       日本投降后,率部挺進(jìn)綏南,協(xié)同晉察冀野戰軍發(fā)起綏遠戰役,收復被國民黨軍強占的豐鎮、集寧等城鎮。1946年7月指揮晉北戰役,攻克朔縣(今朔州)、寧武、繁峙等8城,殲國民黨軍閻錫山部8600余人。1947年3月,國民黨軍向陜甘寧邊區發(fā)動(dòng)重點(diǎn)進(jìn)攻時(shí),再任陜甘寧晉綏聯(lián)防軍司令員,并兼西北財經(jīng)辦事處主任。在天災、地瘠、民貧等困難條件下,指揮所屬15個(gè)軍分區的地方部隊和民兵,積極配合彭德懷指揮的西北野戰軍作戰,保障中共中央后方基地的安全,同時(shí)負責整個(gè)西北戰場(chǎng)后方工作和根據地建設。他集中黨政軍民的力量,千方百計為前方籌集經(jīng)費、糧草、被服、彈藥,不斷組織新的兵團開(kāi)赴前線(xiàn),保障了西北野戰軍挫敗國民黨軍重點(diǎn)進(jìn)攻并轉入外線(xiàn)實(shí)施戰略反攻。1948年6月任中共中央西北局第二書(shū)記,9月兼任西北軍政大學(xué)校長(cháng)。1949年2月任西北軍區司令員。11月率第18兵團翻越秦嶺進(jìn)入四川作戰,以“先慢后快”的作戰方針協(xié)同第二野戰軍發(fā)起成都戰役,采取政治攻勢和軍事包圍相結合的策略,迫使國民黨軍主力裴昌會(huì )兵團投降,解放西南廣大地區。
      1950年2月任中共中央西南局第三書(shū)記、西南軍區司令員。在西南局統一部署下,領(lǐng)導對國民黨軍起義、投誠部隊和被俘人員共約90萬(wàn)人的整編及改造工作,指揮部隊肅清國民黨殘余武裝和土匪85萬(wàn)人,恢復工農業(yè)生產(chǎn),穩定了西南局勢。同年6月指揮進(jìn)藏部隊解放昌都,殲滅藏軍主力,打開(kāi)進(jìn)藏門(mén)戶(hù),促進(jìn)了西藏的和平解放。1954年6月起先后任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(huì )副主席、國防委員會(huì )副主席、國務(wù)院副總理、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(huì )副主席。1955年9月被授予一級八一勛章、一級獨立自由勛章、一級解放勛章。1956年在中共中央八屆一中全會(huì )上當選中央政治局委員。1960年任軍委國防工業(yè)委員會(huì )主任。多次到基層調查研究,狠抓軍工產(chǎn)品質(zhì)量,尤其重視飛機的生產(chǎn)。強調自力更生發(fā)展國防工業(yè),完善國防工業(yè)體系。1963年9月起主持軍委日常工作。強調黨對軍隊的絕對領(lǐng)導,加強軍隊黨的建設和政治思想工作;重視戰備訓練和民兵工作,大力倡導群眾性練兵活動(dòng);關(guān)心和指導軍工生產(chǎn)、軍隊屯墾和軍事院校等工作,對人民解放軍現代化、正規化建設作出了重要貢獻。
       他從1952年起兼任國家體育運動(dòng)委員會(huì )主任,是新中國體育事業(yè)的奠基人。遵照毛澤東“發(fā)展體育運動(dòng),增強人民體質(zhì)”的方針,提出“體育要為廣大人民群眾服務(wù)”。組織多種形式的全民健身運動(dòng),舉辦全國運動(dòng)會(huì ),建設基層體育組織。1965年1月向毛澤東推薦徐寅生《關(guān)于如何打乒乓球》的講話(huà),對促進(jìn)“又紅又專(zhuān)”的運動(dòng)隊建設產(chǎn)生重大作用。他注重體育運動(dòng)作風(fēng)建設,提出不怕苦、不怕難、不怕傷的“三不怕”和思想、身體、技術(shù)、訓練、比賽“五過(guò)硬”的口號,反對驕嬌二氣,使中國體育運動(dòng)水平在短時(shí)期內迅速提高,一些項目達到世界先進(jìn)水平。在他的親自關(guān)懷下,乒乓球、舉重、登山、游泳、田徑等項目先后產(chǎn)生了一批世界冠軍和世界記錄,籃球、足球、排球水平也有很大提高。
       1966年“文化大革命”開(kāi)始后,遭到林彪、江青反革命集團的誣陷迫害。1967年1月在人身安全遭受威脅的情況下,經(jīng)周恩來(lái)安排,被轉往西山。不久即失去人身自由,被立案“審查”。在誣陷面前,他堅貞不屈,為黨和國家的命運擔憂(yōu)。1969年6月8日在糖尿病惡化的情況下被注射葡萄糖,9日即因糖尿病酸中毒而含恨去世。1973年2月,毛澤東就賀龍的問(wèn)題作了自我批評,指示為其平反。1974年9月29日中共中央發(fā)出25號文件,為其恢復名譽(yù),但不徹底。1975年6月9日在北京八寶山革命公墓為他舉行骨灰安放儀式,周恩來(lái)抱病出席講話(huà),肯定了他的歷史功績(jì)。1982年10月16日,中共中央發(fā)出《關(guān)于為賀龍同志徹底平反的決定》的49號文件,對賀龍的一生給予了高度評價(jià),指出他是“我黨的優(yōu)秀黨員,久經(jīng)考驗的無(wú)產(chǎn)階級革命家,卓越的軍事家,是我軍的創(chuàng )始人之一”。其主要著(zhù)述收入《賀龍軍事文選》。

友情鏈接

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(wǎng)求是網(wǎng)鳳凰網(wǎng)國際在線(xiàn)中國青年網(wǎng)共產(chǎn)黨員網(wǎng)光明網(wǎng)中國日報網(wǎng)央視網(wǎng)中國網(wǎng)新華網(wǎng)中國政府網(wǎng)中國共產(chǎn)黨新聞網(wǎng)人民網(wǎng)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(chǎn)黨歷史網(wǎng)河南黨史方志網(wǎng)

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? 2000-2018 中共黨史網(wǎng) All Rights Reserved.
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﹑信息和各種專(zhuān)題專(zhuān)欄資料,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,未經(jīng)書(shū)面授權禁止使用,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。豫ICP備18012056號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