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

<<返回首頁(yè)

當前位置: 網(wǎng)站首頁(yè) > 軍史縱橫

浩氣長(cháng)存:18萬(wàn)余志愿軍烈士尋蹤(下)
來(lái)源:《黨史博覽》2012年第8期  作者:陳 輝  點(diǎn)擊次數:

■韓國境內發(fā)現的志愿軍遺骸情況■

在抗美援朝戰爭第三次戰役中,志愿軍突破“三八線(xiàn)”,占領(lǐng)漢城。此后,在“三八線(xiàn)”以南還進(jìn)行過(guò)第四、五次戰役等多次作戰。因此,志愿軍有相當一部分犧牲在韓國境內。

曹家麟為筆者提供了許多韓國境內志愿軍烈士資料,筆者又通過(guò)多種渠道了解到在軍事分界線(xiàn)以南,即在韓國境內發(fā)現的志愿軍遺骸情況。

曹家麟介紹,1954年,抗美援朝停戰后的第二年,朝鮮開(kāi)城市政府當局特地在北郊“三八線(xiàn)”松岳山南麓的山坳里,開(kāi)辟建立松岳山志愿軍烈士陵園,以便安葬從敵占區運回來(lái)的志愿軍烈士遺骸。

解放軍總政治部保衛部離休干部孫佑武當年參與了接收工作。2006年,他在回憶文章中說(shuō),松岳山志愿軍烈士陵園專(zhuān)門(mén)用于接收安葬來(lái)自敵占區的志愿軍陣亡者。19549月,雙方在一次軍事人員遺體交接中,“聯(lián)合國軍”方面送還的志愿軍遺體總數約為1萬(wàn)具,他們都是在抗美援朝戰爭第一線(xiàn)壯烈犧牲的烈士。

在敵占區,即“三八線(xiàn)”以南的志愿軍烈士遺體,大致可分為三類(lèi):

一是在三次戰役中犧牲的烈士。1950年冬至19516月在第三、四、五次戰役期間,在越過(guò)“三八線(xiàn)”進(jìn)入敵占區作戰時(shí)犧牲的志愿軍烈士,部隊在后撤時(shí)就地進(jìn)行了掩埋。這部分烈士的遺體已完全腐爛,只剩下一具骨骸。

二是在金城戰役中犧牲的烈士。19537月中下旬朝鮮戰爭停戰前夕志愿軍發(fā)動(dòng)金城戰役期間,在突破敵防線(xiàn)并向縱深推進(jìn)時(shí)犧牲的戰士,在完成戰役殲敵任務(wù)往后撤退時(shí)被就地在戰場(chǎng)進(jìn)行了掩埋。

三是志愿軍戰俘烈士,即在“聯(lián)合國軍”戰俘營(yíng)死亡的志愿軍被俘人員。這些人大都是有名有姓的,而且還有敵方早先交來(lái)的被俘人員死亡名單可以印證。

在抗美援朝戰爭中,戰事最為激烈的第三、四、五次戰役都發(fā)生在“三八線(xiàn)”以南“聯(lián)合國軍”占領(lǐng)區。按志愿軍司令部戰后通報,第四次戰役志愿軍共殲滅南朝鮮軍和“聯(lián)合國軍”7.8萬(wàn)人,志愿軍傷亡4.2萬(wàn)人;第五次戰役殲敵8.2萬(wàn)人,志愿軍傷亡7.5萬(wàn)人。

抗美援朝戰爭期間,志愿軍隨時(shí)推進(jìn)或撤退。本著(zhù)人道主義精神,敵我雙方打掃戰場(chǎng)時(shí)都盡量會(huì )對戰死者進(jìn)行掩埋。志愿軍離開(kāi)時(shí),也臨時(shí)掩埋好戰友遺體,以便戰后妥善安葬。但戰后特別是在原敵占區對零散掩埋的烈士遺骸的搜集難免會(huì )有遺漏。

2005年,韓國聯(lián)合通訊社報道,據韓國陸軍部隊透露,在京畿道加平郡北面花岳山一帶,共挖掘出朝鮮戰爭期間遺骸52具,其中30具屬“聯(lián)合國軍”,22具屬中國人民志愿軍。

據新華社駐韓國的一位記者介紹,這并不是韓國首次發(fā)現志愿軍遺骸,“早在1981年的時(shí)候,我就參加過(guò)一次中國人民志愿軍遺骸的安葬儀式。當時(shí)儀式很隆重,同時(shí)被發(fā)現的還有部隊番號和一些文字資料。這些志愿軍遺骸沒(méi)有被運回國內的先例。在朝鮮境內開(kāi)城有一個(gè)中國人民志愿軍烈士陵園,大約有1.5萬(wàn)名烈士被安葬在那里。所以被發(fā)現的遺骸應該會(huì )移交給我方,然后安葬在朝鮮的志愿軍烈士陵園”。

19866月,“聯(lián)合國軍”方面曾發(fā)現一具志愿軍烈士遺骨。這具遺骨是在韓國京畿道楊平地區發(fā)現的。同時(shí)出土的還有部分遺物。從出土的遺物分析,埋葬的是志愿軍烈士。于是,“聯(lián)合國軍”方面便將遺骨和遺物交給了當時(shí)的中國人民志愿軍駐開(kāi)城聯(lián)絡(luò )處。烈士的遺骨被安葬在開(kāi)城烈士陵園的合葬墓中,遺物交給抗美援朝紀念館。

在韓國鄉間,志愿軍遺骸也多有發(fā)現。如1989512日,新華社電,新近在南朝鮮境內發(fā)現的19具中國人民志愿軍烈士遺骸安葬儀式,在朝鮮軍事分界線(xiàn)邊境城市開(kāi)城的中國人民志愿軍烈士陵園舉行。

筆者了解到,195810月,志愿軍最后一批部隊撤離朝鮮。之后,對志愿軍烈士遺骸的挖掘,朝鮮也做了相應的工作。

志愿軍原本在板門(mén)店的軍事停戰委員會(huì )(簡(jiǎn)稱(chēng)“軍停會(huì )”)有個(gè)100人的代表團,撤軍后只剩下一個(gè)7人工作小組,全部由軍方人員組成。留守的軍方小組除負責停戰后的善后事務(wù),還負責協(xié)調接收在韓國境內發(fā)現的、經(jīng)由“聯(lián)合國軍”方面轉交的疑似志愿軍失蹤人員的遺骸,然后參與鑒定,并把志愿軍的紀念章、標志牌等遺物移送國內。

中國小組最后一次履行職能是在198911月。據當時(shí)新華社報道,在朝鮮江原道鐵原郡檢寺里的一個(gè)高坡上,朝鮮人民軍的一支部隊在非軍事區的前沿進(jìn)行修路施工時(shí),意外發(fā)現一枚中國全國政協(xié)1951年頒發(fā)的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紀念章。當他們繼續下挖至離地面約1米深處時(shí),一具零碎的烈士遺骨顯露出來(lái),遺骨附近還有另一枚抗美援朝紀念章、中國人民銀行1949年發(fā)行的18萬(wàn)元紙幣和一張“中國人民志愿軍391部”字樣的空白臨時(shí)介紹信?!败娡?huì )”中方人員和朝鮮軍方前往現場(chǎng)檢驗后認定,這是一具中國人民志愿軍指揮員的遺骨。這位無(wú)名烈士終于同他生前的14,233名戰友長(cháng)眠在松岳山下的志愿軍烈士陵園中。

19913月,美國提出由韓國將軍擔任“軍停會(huì )”首席代表,遭到朝方拒絕。其后,朝鮮撤走其駐“軍停會(huì )”代表團。9月,中國方面鑒于“軍停會(huì )”已實(shí)際停止工作,決定撤回原駐“軍停會(huì )”的代表。中方7人小組撤回后,志愿軍的名稱(chēng)從此成為歷史。尋找、挖掘和掩埋志愿軍失蹤人員遺骨的工作也隨之結束。

在韓國境內究竟還會(huì )不會(huì )再發(fā)現志愿軍烈士遺骸,誰(shuí)也說(shuō)不清,但有一點(diǎn)可以肯定,遺漏在韓國的只是少數零散掩埋的志愿軍烈士,不會(huì )有大批的志愿軍烈士遺骸被發(fā)現。

 

■長(cháng)眠在韓國的志愿軍烈士■

近年來(lái),韓國又不斷發(fā)現志愿軍烈士遺骸。這些志愿軍遺骸大都是志愿軍作戰時(shí)臨時(shí)掩埋的、散落在各個(gè)戰場(chǎng)的烈士遺骸。

20071月,韓國專(zhuān)門(mén)成立了從事朝鮮戰爭韓軍戰死者遺骸發(fā)掘工作的專(zhuān)業(yè)部隊——“國防部遺骸發(fā)掘甄別團”,下轄企劃課、發(fā)掘課、甄別課、支援課等4個(gè)課和4個(gè)發(fā)掘班,人員有85人。其中,軍官13人,副士官15人,士兵48人,軍務(wù)員9人。截至目前,共在韓國境內挖掘出2537具遺骸,分別是1963具韓軍遺骸,8具“聯(lián)合國軍”遺骸,386具朝鮮軍隊遺骸,180具中國志愿軍遺骸。中朝軍隊烈士遺骸被安葬在韓國坡州的墓地,墓地題字“朝鮮和中國士兵墓地”。

2010年,在志愿軍入朝作戰60周年前夕,鳳凰衛視記者秦晴在韓國坡州探訪(fǎng)了安葬有志愿軍烈士的該墓地。

到韓國后,秦晴和她的同事打聽(tīng)到,由于這塊墓地屬于韓國軍方,所以他們必須得到韓國國防部的許可之后才能去拍攝。于是,秦晴很快就向韓國國防部提出要去這個(gè)墓地探訪(fǎng)的請求。而韓國國防部一直都沒(méi)有給她回復。一直焦急等待的秦晴終于等來(lái)了負責他們此次韓國行采訪(fǎng)協(xié)調的韓國文化中心的電話(huà),約請她去文化中心當面談此事。

進(jìn)入韓國文化中心前,秦晴對自己說(shuō),我一定要說(shuō)服他們幫我這個(gè)忙。見(jiàn)到韓國文化中心新聞處的兩位男士,秦晴的第一句話(huà)就說(shuō):“這次墓地探訪(fǎng)是我這一趟來(lái)韓國最想看的東西,是我們最重要的行程。我是一個(gè)中國人,你們要理解我的心情?!?/span>

為了引起對方的重視,秦晴講了一個(gè)她剛剛從同事那里聽(tīng)來(lái)的有關(guān)志愿軍的故事。

一位年過(guò)六旬的老人,從小就沒(méi)有見(jiàn)過(guò)父親。他剛出生時(shí),父親就去打仗了,戰爭過(guò)后又奔赴朝鮮戰場(chǎng),最后戰死在朝鮮戰場(chǎng)上。母親含辛茹苦把他養大,90多歲的母親臨終前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他找到父親的遺骨。帶著(zhù)母親的囑托,他去了東北,后來(lái)又到了朝鮮,遺憾的是,都沒(méi)能找到父親。最后,他帶著(zhù)從朝鮮志愿軍墓地挖來(lái)的泥土來(lái)到已經(jīng)昏迷五天的母親床前,令人吃驚的是,母親聽(tīng)完他的話(huà)后居然又有了意識,雙手緊緊握住那個(gè)裝滿(mǎn)泥土的罐子。

聽(tīng)同事講述采訪(fǎng)時(shí)聽(tīng)到的這個(gè)故事的時(shí)候,秦晴沒(méi)有哭,只是覺(jué)得心里很受觸動(dòng)。但是,當她又把這個(gè)故事轉述給韓國文化中心的負責人聽(tīng)時(shí),話(huà)沒(méi)說(shuō)兩句,眼淚就止不住地掉下來(lái)。

韓國文化中心的兩位男士看到她這個(gè)樣子,于是連忙安慰她,讓她放心,他們一定會(huì )盡全力推動(dòng)秦晴的采訪(fǎng)。

秦晴和攝制組一起反復交涉,歷經(jīng)周折,終于來(lái)到安葬志愿軍烈士的坡州墓地。

按照韓國的傳統,墓地一般面向南方,但秦晴發(fā)現這里的志愿軍墓碑全部面向北方。她想,這是為了讓死者可以面向家鄉的方向,遙望家鄉。

 

■“祖國人民從沒(méi)有忘記你們”■

2009105日上午,在朝鮮進(jìn)行訪(fǎng)問(wèn)的中國國務(wù)院總理溫家寶與代表團全體成員專(zhuān)程前往檜倉中國人民志愿軍烈士陵園憑吊。

一大早,溫家寶一行乘車(chē)從下榻的賓館出發(fā),在蜿蜒曲折的盤(pán)山公路上顛簸了2個(gè)小時(shí)后,抵達位于平壤以東約100公里處的平安南道檜倉郡的中國人民志愿軍烈士陵園。1958年,周恩來(lái)總理訪(fǎng)問(wèn)朝鮮時(shí)曾來(lái)過(guò)這里。

中國人民志愿軍烈士陵園群山環(huán)抱,滿(mǎn)目蒼翠。溫家寶沿著(zhù)240級青石臺階拾級而上。這240級臺階象征著(zhù)240萬(wàn)赴朝作戰的志愿軍將士。大門(mén)的牌樓上鐫刻著(zhù)郭沫若手書(shū)的“浩氣長(cháng)存”四個(gè)大字。碑亭梁枋四面有黃繼光、楊根思、邱少云、羅盛教等志愿軍英雄像。溫家寶駐足凝望,神情肅穆。

在二層平臺舉行了莊重的憑吊儀式。溫家寶以及中國駐朝鮮大使館、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、在朝中資機構、華僑和留學(xué)生代表敬獻的花圈擺放在志愿軍烈士銅像前。溫家寶上前輕輕整理花圈緞帶。緞帶上寫(xiě)著(zhù)“中國人民志愿軍烈士永垂不朽”。全體人員肅立默哀。

隨后,溫家寶來(lái)到毛岸英烈士墓前獻上花束。他對著(zhù)毛岸英的塑像說(shuō):“岸英同志,我代表祖國人民來(lái)看望你。祖國現在強大了,人民幸福了。你安息吧?!?/span>

在一個(gè)個(gè)志愿軍烈士墓前,溫家寶時(shí)而駐足沉思,時(shí)而飽含深情地說(shuō):“志愿軍先烈們,半個(gè)多世紀了,祖國人民從沒(méi)有忘記你們。今天,我們來(lái)到你們忠骨安葬的地方,專(zhuān)程看望你們,表達全國人民對你們的思念?!薄澳銈兊孽r血灑在異國他鄉,你們偉大而崇高的精神留給了整個(gè)世界。你們永遠活在我們心里,激勵著(zhù)我們把國家建設好。志愿軍烈士浩氣長(cháng)存,英靈永在!”離開(kāi)陵園前,溫家寶依依不舍,駐足回望。

在檜倉,溫家寶一行還參觀(guān)了中國人民志愿軍司令部舊址。溫家寶在留言簿上題詞:“中國人民志愿軍的不朽功勛和偉大精神與日月同輝!”■

友情鏈接

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(wǎng)求是網(wǎng)鳳凰網(wǎng)國際在線(xiàn)中國青年網(wǎng)共產(chǎn)黨員網(wǎng)光明網(wǎng)中國日報網(wǎng)央視網(wǎng)中國網(wǎng)新華網(wǎng)中國政府網(wǎng)中國共產(chǎn)黨新聞網(wǎng)人民網(wǎng)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(chǎn)黨歷史網(wǎng)河南黨史方志網(wǎng)

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? 2000-2018 中共黨史網(wǎng) All Rights Reserved.
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﹑信息和各種專(zhuān)題專(zhuān)欄資料,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,未經(jīng)書(shū)面授權禁止使用,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。豫ICP備18012056號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