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

<<返回首頁(yè)

當前位置: 網(wǎng)站首頁(yè) > 史海鉤沉

中共一大會(huì )場(chǎng)突遭搜查之謎
來(lái)源:《黨史博覽》2013年第8期  作者:徐云根  點(diǎn)擊次數:
■一大會(huì )場(chǎng)突遭搜查■
      1921年7月23日,中國共產(chǎn)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(huì )在上海望志路106號(今興業(yè)路76號)正式開(kāi)幕,共產(chǎn)國際代表馬林、尼克爾斯基也出席了會(huì )議。馬林和尼克爾斯基在會(huì )上熱情致辭,李漢俊、劉仁靜任翻譯。
       在開(kāi)幕會(huì )上,代表們具體商討了大會(huì )的議程和任務(wù),一致確定先由各地代表向大會(huì )匯報各地區的工作情況,然后討論和通過(guò)黨的綱領(lǐng),制訂今后工作計劃,最后選舉黨的中央領(lǐng)導機構。7月24日,代表大會(huì )舉行了第二次會(huì )議,由各地代表向大會(huì )匯報本地區黨團組織的情況。25日、26日,休會(huì )兩天,用于起草會(huì )議文件。代表大會(huì )召開(kāi)以前,雖然進(jìn)行了一些醞釀準備,但由于人員分散,時(shí)間倉促,未能事先起草好供代表們討論的會(huì )議文件。根據馬林的建議,決定由張國燾、董必武、李達等人組成起草委員會(huì ),用兩天時(shí)間起草黨的綱領(lǐng)和今后實(shí)際工作計劃。
      7月27日、28日和29日,這三天分別舉行了三次會(huì )議。在這幾次會(huì )議上,代表們集中精力對起草委員會(huì )起草的《中國共產(chǎn)黨的第一個(gè)綱領(lǐng)》展開(kāi)了認真詳盡的討論。大家各抒己見(jiàn),互相商討,既有統一的認識,又有激烈的爭論。
      代表們對中國共產(chǎn)黨的性質(zhì)、任務(wù)以及最終奮斗目標取得了共識,而對南北政府(當時(shí)廣東政府與北洋政府并存爭雄,俗稱(chēng)南北政府)的看法,共產(chǎn)黨員能否在現政府里做官等問(wèn)題則有較大的分歧,會(huì )議沒(méi)有作結論,容后再議。
      7月30日晚,代表大會(huì )舉行第六次會(huì )議。按原定計劃在這次會(huì )議上先由共產(chǎn)國際代表講話(huà),對中共建黨的一系列問(wèn)題發(fā)表意見(jiàn)。然后再討論通過(guò)《中國共產(chǎn)黨的第一個(gè)綱領(lǐng)》和《中國共產(chǎn)黨的第一個(gè)決議》。晚上8點(diǎn)多鐘,會(huì )議剛開(kāi)始不久,一個(gè)中年男子突然闖入李漢俊住宅,掀開(kāi)門(mén)簾朝室內在座的人們環(huán)視一圈。這個(gè)陌生人的突然出現,引起了大家的警覺(jué),當即問(wèn)他是干什么的,來(lái)人含糊地回答要找社聯(lián)的王主席,接著(zhù)又說(shuō)找錯了地方,表示抱歉以后,匆忙退了出去。此處附近是有個(gè)社聯(lián),但這個(gè)組織并沒(méi)有設主席,也沒(méi)有姓王的人。
      馬林有長(cháng)期秘密工作的經(jīng)歷,警惕性很高,在詢(xún)問(wèn)了情況以后,機警地說(shuō)這個(gè)人一定是“包打聽(tīng)”(即密探),并建議會(huì )議立即停止,大家趕快分頭離開(kāi)此地,只留下李漢俊、陳公博兩人。
      十幾分鐘以后,法租界巡捕房派出的兩輛警車(chē)在望志路口停下,車(chē)上沖出10多人包圍了李漢俊的住宅。三名法國警官帶著(zhù)四個(gè)中國密探進(jìn)入了室內,法國警官一行在搜查中未發(fā)現政治活動(dòng)的證據,又得知此處是李漢俊的哥哥、曾任北洋政府陸軍總長(cháng)李書(shū)城將軍的公館,同時(shí)由于李漢俊利用編輯“新時(shí)代叢書(shū)”的工作,機智靈敏地把巡捕的盤(pán)問(wèn)應付過(guò)去,最后化險為夷。但是中國共產(chǎn)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(huì )最后一天的會(huì )議,不得不轉移到嘉興南湖舉行。那么,突然闖入的中年男子是什么人呢?他又是怎么發(fā)現一大會(huì )場(chǎng)的呢?
經(jīng)過(guò)多年的考證,闖進(jìn)會(huì )場(chǎng)的中年男子名叫程子卿,江蘇鎮江人,生于1885年,讀過(guò)三年私塾,因與黃金榮是結拜兄弟,又臂力過(guò)人,雖然不會(huì )講法語(yǔ),還是進(jìn)入了上海法租界巡捕房任職,先做巡捕,后升至探長(cháng)。程子卿在法租界巡捕房工作期間,也做過(guò)一些有益的事情。1949年后,宋慶齡向有關(guān)方面說(shuō)明情況后,程才沒(méi)有被關(guān)進(jìn)監獄。1956年,程子卿在上海去世。
      但是,對于程子卿偵查到一大會(huì )場(chǎng)的原因,至今仍然眾說(shuō)紛紜,莫衷一是。

■馬林因素說(shuō)■
     在中共一大代表的有關(guān)回憶中,說(shuō)到被搜查原因的有四人,有兩人說(shuō)是因為馬林的原因而被搜查的。張國燾說(shuō):“當時(shí)我們保密觀(guān)念很薄弱,可能當大會(huì )在博文女校進(jìn)行時(shí)就已為警探所注意,那次改在李家舉行也未逃掉他們的耳目,所以他們很可能有一網(wǎng)打盡之計,故選在馬林與尼克爾斯基參加時(shí)下手?!标愄肚锏幕貞浥c張國燾的說(shuō)法相近,他說(shuō):“我們的推測,偵探發(fā)現我們的會(huì )議,是由博文女校跟蹤而得的?!崩钸_回憶說(shuō):一大會(huì )場(chǎng)被搜查“這是因為馬林用英文大聲演說(shuō),夾雜著(zhù)說(shuō)了好幾次中國共產(chǎn)黨,被法國巡捕聽(tīng)去了,所以才有那一場(chǎng)風(fēng)波”。董必武說(shuō):“開(kāi)會(huì )為什么被敵人發(fā)現呢?因為那時(shí),外國人到中國人住的地方是不太多的,國際代表馬林進(jìn)去時(shí)有人就跟著(zhù)走進(jìn)去了?!币陨系幕貞浂贾皇撬麄冏约旱耐茰y,沒(méi)有什么根據。
      后來(lái)學(xué)者任武雄研究發(fā)現有檔案資料說(shuō)明,中共一大會(huì )場(chǎng)被搜查是由于馬林的行蹤早已暴露引起的。
     馬林,荷蘭人,原名亨德立克斯·斯內夫利特,1902年參加荷蘭社會(huì )民主黨,1913年在荷蘭殖民地爪哇進(jìn)行革命活動(dòng),1919年被爪哇當局驅逐出境。1920年參加共產(chǎn)國際二大,被選為共產(chǎn)國際執行委員會(huì )的成員。1921年3月,他奉共產(chǎn)國際命令離開(kāi)莫斯科赴上海,途經(jīng)維也納,領(lǐng)取去中國的簽證時(shí)被拘捕,后在友人與律師的幫助下獲釋。維也納當局對于他打算去的國家一律作了通知。因此,馬林自歐洲到上海,沿途都受到嚴密的監視。荷屬東印度政府同荷蘭駐上??傤I(lǐng)事館密切聯(lián)系,并將他的情況隨時(shí)通知上海英、法租界當局。這事馬林在1922年7月11日寫(xiě)給共產(chǎn)國際執行局的報告中有詳細說(shuō)明。
      另?yè)商m外交部幾份檔案記載,1921年6月17日,上海法租界公董局致上海荷蘭總領(lǐng)事的一封信說(shuō),斯內夫利特乘意大利船“阿奎拉”號到上海,住南京路東方飯店,化名安得烈森。7月14日離開(kāi)南京路東方飯店,住進(jìn)麥根路32號公寓。
      從以上材料可以看出,馬林一踏上中國的土地,即處在英、法租界巡捕房的監視之下。7月30日晚,馬林到李漢俊家開(kāi)會(huì ),也被盯梢。馬林與一大代表離開(kāi)李漢俊家以后,巡捕前來(lái)搜查,特別反復詢(xún)問(wèn)李漢俊、陳公博,那兩個(gè)外國人是誰(shuí),因為巡捕心中已有疑竇。
      日本學(xué)者石川禎浩也認為,馬林在維也納被捕以后,馬林的中國之行顯然已經(jīng)受到懷疑。到上海后,警方也沒(méi)有放松對他的監視,這從各國警方屢屢相互通報他的住處等情報和部分往來(lái)信件也看得出來(lái)。馬林對此有所察覺(jué),采取了一些措施,如通過(guò)別人收發(fā)信件和電報等。雖然還沒(méi)發(fā)現有關(guān)馬林在中共一大期間行動(dòng)的警方資料,但是,馬林在會(huì )議期間被盯梢的可能性是很大的。實(shí)際上,警方當時(shí)已經(jīng)得到共產(chǎn)主義組織要在上海開(kāi)會(huì )的情報。日本警視廳6月末得到的情報說(shuō),“上海支那共產(chǎn)黨”近期將召集各地代表開(kāi)會(huì ),日本人也將參加。這份報告雖然把預定開(kāi)會(huì )日期誤作“6月30日”,但開(kāi)會(huì )地點(diǎn)卻是“上海法租界貝勒路”,即現在的中共一大會(huì )址所在的“黃陂南路”,不見(jiàn)得是虛報。這份報告沒(méi)有涉及情報來(lái)源,我們不知道日本警視廳是通過(guò)何種渠道搞到這份情報的。但是,按照當時(shí)的外交慣例來(lái)考慮,日本警方的情報肯定是來(lái)自或者通報給了駐上海的各國租界當局。上海的租界當局很可能基于這些情報加強了警戒。事實(shí)上,法租界當局還制定了一個(gè)條例,這很可能是加強警戒的一個(gè)步驟。這就是7月31日《民國日報》報道的取締集會(huì )條例。該報道說(shuō),條例規定:自8月1日以后,凡集會(huì )須于48小時(shí)前取得法租界警察局長(cháng)許可;秘密集會(huì ),或不事先申明集會(huì )目的者,一旦探知,即加以處罰。假如警方事前得到了共產(chǎn)黨將要召開(kāi)代表大會(huì )的消息,匆忙制定這樣一個(gè)條例的目的也就很容易理解了。據陳公博《十日旅行中的春申浦》記載,警察在搜查會(huì )場(chǎng)時(shí),誤認陳為“日本社會(huì )黨人”,這也許印證了日本警視廳得到的大會(huì )將有日本人參加的情報??傊?,租界當局在密切監視馬林行動(dòng)的同時(shí),肯定意識到了共產(chǎn)主義分子將要開(kāi)展具體行動(dòng)。在這樣的形勢下,中共一大會(huì )場(chǎng)遭到搜查幾乎是不可避免的。
      但是,筆者認為以上這種說(shuō)法似乎也不太合理,因為如果偵探已經(jīng)跟蹤了幾天的話(huà),或者說(shuō)已經(jīng)知道馬林的行蹤的話(huà),何以最初幾天會(huì )議能順利進(jìn)行?巡捕房早就應該動(dòng)手捕人了,不可能在沒(méi)有準備的情況下,貿然讓程子卿單獨闖入會(huì )場(chǎng),從而驚動(dòng)目標,事后再去,已是人去樓空。

■偶然發(fā)現說(shuō)■
      學(xué)者朱華否定了“馬林因素說(shuō)”,認為是程子卿偶然發(fā)現一大會(huì )場(chǎng)的,即程子卿向位于一大會(huì )場(chǎng)隔壁的全國各界聯(lián)合會(huì )傳達開(kāi)會(huì )須提前48小時(shí)通知警方的命令時(shí)無(wú)意中發(fā)現了一大會(huì )場(chǎng)。朱華以前認為程子卿之所以能發(fā)現會(huì )場(chǎng)無(wú)非有兩種可能。一是走錯了門(mén);二是因聽(tīng)到106號有外國人說(shuō)話(huà)而起了疑心,于是強行闖入。但是后來(lái)根據材料,發(fā)現程子卿誤入會(huì )場(chǎng),是因為弄錯了全國各界聯(lián)合會(huì )的地址。
      7月2日,租界工部局的《警務(wù)日報》中附有一份關(guān)于全國各界聯(lián)合會(huì )的專(zhuān)門(mén)介紹,其中提到,該會(huì )總部在“貝勒路106/108號”,這很可能是“貝勒路樹(shù)德里106/108號”李書(shū)城、李漢俊寓所的誤記。因為:第一,這兩家確實(shí)是打通的,“106/108號”的寫(xiě)法符合這一實(shí)際。第二,據《警務(wù)日報》的情報,全國各界聯(lián)合會(huì )建立后,會(huì )址至少搬遷了四次,1920年6月,其設在愷自爾路15/16號的總部還曾遭到法租界巡捕房的查封。而從7月11日到18日,《警務(wù)日報》四次提到了全國各界聯(lián)合會(huì ),均未明確其地址為“樹(shù)德里104號”,僅有一次含混寫(xiě)著(zhù)“望志路貝勒路口”,但是7月25日后,凡提到該組織,均不厭其煩地寫(xiě)明詳細地址。因此,全國各界聯(lián)合會(huì )搬入“樹(shù)德里104號”,也許是7月18日以后的事。在此之前,可能臨時(shí)借用過(guò)李書(shū)城寓所。而情報沒(méi)有那么及時(shí)的法租界警方,便讓程子卿走錯了門(mén)。說(shuō)李書(shū)城可能借寓所給全國各界聯(lián)合會(huì ),倒并不是隨意想象,因為兩者之間確實(shí)存在著(zhù)一定的政治關(guān)系。
      根據1921年8月1日租界工部局《警務(wù)日報》,可以發(fā)現當年租界警方正在密切監視一個(gè)相當活躍的社團——全國各界聯(lián)合會(huì ),它的總部就在法租界“望志路104號貝勒路口的樹(shù)德里104號”。當時(shí)全國各界聯(lián)合會(huì )在政治上支持以孫中山為首的南方政府,反對北洋政府,而法租界當局為了支持北洋政府,于是就派遣程子卿去向全國各界聯(lián)合會(huì )傳達社團開(kāi)會(huì )須提前48小時(shí)通知警方的命令。另外,7月2日的《警務(wù)日報》曾誤以為“樹(shù)德里106號至108號”是全國各界聯(lián)合會(huì )的地址,因此程子卿也不能確定聯(lián)合會(huì )究竟是在樹(shù)德里104號,還是在106號至108號。當他在樹(shù)德里尋找聯(lián)合會(huì )地址時(shí),聽(tīng)到106號客廳有外國人說(shuō)話(huà)的聲音,于是就闖了進(jìn)去,在一大會(huì )場(chǎng)內東張西望。據一大代表陳潭秋回憶:“李漢俊到客堂去詢(xún)問(wèn)他,他說(shuō)是找各界聯(lián)合會(huì )王會(huì )長(cháng),找錯了房子,對不起,說(shuō)畢揚長(cháng)下樓而去?!边@說(shuō)明程子卿沒(méi)有說(shuō)假話(huà),確實(shí)是把望志路106號當作全國各界聯(lián)合會(huì )的地址,誤闖入會(huì )場(chǎng)。
有人認為法租界警方下達取締集會(huì )條例的命令,主要目的是針對共產(chǎn)國際代表馬林或中國共產(chǎn)黨的。但是朱華認為從資料來(lái)看,法租界警方當時(shí)的主要注意力一直集中在防范社團活動(dòng)方面,這一舉措也是針對社團的。早在7月24日早晨,程子卿等法租界巡捕房偵探就前往貝勒路同益里5號的留日學(xué)生救國團總部,以開(kāi)會(huì )須在48小時(shí)前函報警方并獲批準為由,阻止該團體預定在當天上午舉行全體大會(huì )。由于當時(shí)法租界巡捕房中國偵探人數很少,總共才6人,為了更有效地壓制風(fēng)起云涌的群眾運動(dòng)和社團活動(dòng),法租界當局在阻止留日學(xué)生救國團會(huì )議獲得成功的基礎上,進(jìn)一步發(fā)布這樣蠻橫的命令,應該是順理成章的事情。實(shí)際上,公共租界早在1920年4月就發(fā)布了幾乎完全一樣的命令。
       因此,可以斷定法租界警方7月30日晚的行動(dòng)沒(méi)有特定的針對性。正因為如此,當程子卿發(fā)現一大會(huì )場(chǎng)時(shí),一時(shí)也沒(méi)有辦法,只得回去找人來(lái)查拿。而這來(lái)回之間的時(shí)間,就成了一大代表們脫身的機會(huì )。

■程子卿其人其事■
      據1926年進(jìn)入法國巡捕房工作的薛耕莘說(shuō),他聽(tīng)上司程子卿講起過(guò)1921年搜查李公館的情況。薛耕莘回憶說(shuō),那是20世紀30年代末的時(shí)候,程子卿跟他聊天,說(shuō)1921年曾往李公館搜查。當時(shí)只知道一個(gè)外國的“赤色分子”在那里召集會(huì )議。首先進(jìn)入李公館偵查的便是程子卿!薛耕莘說(shuō),程子卿是江蘇鎮江人,生于1885年,讀過(guò)三年私塾,后來(lái)在鎮江米店當學(xué)徒。在1900年前后,程子卿從鎮江到上海謀生,在十六鋪碼頭做搬運工。他在那里結識了上海幫會(huì )頭子黃金榮等人,并與之結拜,人稱(chēng)“程老三”,屬青幫的“悟”字輩人物。1905年,經(jīng)黃金榮介紹,程子卿進(jìn)入法國巡捕房當了巡捕。程子卿連法語(yǔ)都不會(huì )講,怎么會(huì )進(jìn)入法租界巡捕房工作呢?原來(lái),在米店里不斷地拎米包,他練就了過(guò)人的臂力,這正是巡捕捕人時(shí)所需的“基本功”。程子卿在上海法租界巡捕房最初做巡捕,后來(lái)升為刑事科的政治組探長(cháng)。這個(gè)政治組專(zhuān)門(mén)處理法租界的政治性事件,組長(cháng)為法國人薩爾禮。隨著(zhù)法租界政治性事件不斷增多,這個(gè)政治組后來(lái)擴大為政治部,程子卿擔任政治部主任。
薛耕莘有個(gè)習慣,凡重要的見(jiàn)聞,必定記錄于筆記本。他和程子卿當時(shí)的談話(huà),亦被他記于本子上。新中國成立后,薛耕莘曾被捕入獄,筆記本被收繳。那個(gè)本子如今很可能仍在有關(guān)檔案部門(mén)保存。薛耕莘說(shuō),身為法租界的華人巡捕,程子卿跟他一樣,處于法國領(lǐng)事館、國民黨和共產(chǎn)黨三方勢力的夾縫中。程子卿在法租界有時(shí)也為共產(chǎn)黨、進(jìn)步人士以及國民黨左派做一些有益的工作,引起了國民黨內右翼分子的不滿(mǎn)。1931年至1936年間,程子卿曾先后收到七次匿名警告信,最后兩次還附有子彈。程子卿曾在上海徐家匯路打浦橋附近遇刺未中。此后,程子卿上下班時(shí),法租界巡捕房派員護送,前后達半年之久,直到抗戰爆發(fā),才得以平安度過(guò)。
      薛耕莘說(shuō),新中國成立后,程子卿意識到可能被捕,便求助于宋慶齡。因為程子卿在法租界巡捕房工作時(shí),也做過(guò)一些有益的工作:一些中共黨員被捕,經(jīng)宋慶齡等向他“疏通”而獲釋。這樣,宋慶齡向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作了說(shuō)明,程子卿也就沒(méi)有被捕。1956年他病逝于上海建國中路家中。薛耕莘因為在法租界巡捕房工作多年,熟悉那里的法文檔案,例如政治性案件歸在“S”類(lèi),捕人報告歸在“R”類(lèi)。關(guān)于搜查中共一大會(huì )場(chǎng)的情況,他認為,可能會(huì )在法租界巡捕房當年的“S”或“R”類(lèi)檔案中查到準確的原始記錄。

友情鏈接

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(wǎng)求是網(wǎng)鳳凰網(wǎng)國際在線(xiàn)中國青年網(wǎng)共產(chǎn)黨員網(wǎng)光明網(wǎng)中國日報網(wǎng)央視網(wǎng)中國網(wǎng)新華網(wǎng)中國政府網(wǎng)中國共產(chǎn)黨新聞網(wǎng)人民網(wǎng)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(chǎn)黨歷史網(wǎng)河南黨史方志網(wǎng)

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? 2000-2018 中共黨史網(wǎng) All Rights Reserved.
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﹑信息和各種專(zhuān)題專(zhuān)欄資料,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,未經(jīng)書(shū)面授權禁止使用,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。豫ICP備18012056號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