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

<<返回首頁(yè)

當前位置: 網(wǎng)站首頁(yè) > 世紀回眸

黨的二大——制定民主革命綱領(lǐng)
來(lái)源:黨史博覽  作者:楚向紅 胡湘君  點(diǎn)擊次數:

1922年7月,中國共產(chǎn)黨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(huì )在上海召開(kāi),對事關(guān)中國革命的諸多問(wèn)題作了初步的回答,制定了黨的民主革命綱領(lǐng),實(shí)現了最高綱領(lǐng)和最低綱領(lǐng)的統一;表示要組織民主的聯(lián)合戰線(xiàn),最早提出了統一戰線(xiàn)的思想和主張;通過(guò)了黨的歷史上的第一部黨章,并決定中國共產(chǎn)黨作為一個(gè)支部加入列寧領(lǐng)導的共產(chǎn)國際。這些都對黨后來(lái)的發(fā)展產(chǎn)生了深遠的影響。


           中共二大會(huì )址——上海南成都路輔德里625號(今成都北路7弄30號)

■黨在領(lǐng)導實(shí)際革命斗爭的同時(shí),注重發(fā)展自身組織■

1921年7月黨一成立,就立即投身到火熱的革命活動(dòng)中去,尤其是在領(lǐng)導工人運動(dòng)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。9月,黨在上海成立了公開(kāi)領(lǐng)導工人運動(dòng)的總機關(guān)——中國勞動(dòng)組合書(shū)記部,創(chuàng )辦了機關(guān)刊物《勞動(dòng)周刊》。接著(zhù),又在北京、武漢、長(cháng)沙、廣州、上海等地建立了分部。1922年8月,總部從上海遷到北京后,在上海也建立了分部。各地黨組織相繼領(lǐng)導了上海英美煙廠(chǎng)、粵漢鐵路武(昌)長(cháng)(沙)段、漢口租界人力車(chē)夫等罷工斗爭,黨在工人群眾中的影響日益擴大。

黨在領(lǐng)導實(shí)際革命斗爭的同時(shí),還注重發(fā)展自身組織。1921年11月,陳獨秀以中央局書(shū)記的名義,通告上海、北京、廣州、武漢、長(cháng)沙各區黨組織,對黨、團、工會(huì )組織的發(fā)展及工人運動(dòng)和宣傳工作等問(wèn)題,作出了具體的規定。要求上海、北京、廣州、武漢、長(cháng)沙五區在本年內,遲至次年7月開(kāi)大會(huì )前,都能得同志30人,成立區執行委員會(huì ),以便開(kāi)大會(huì )時(shí)能依黨綱成立正式中央執行委員會(huì )。

各地黨組織認真執行中央局的指示,組織發(fā)展基本達到了中央局的要求,一些原沒(méi)有黨組織的地方新建立了黨的組織,旅法支部也與中央取得了聯(lián)系。此外,在留德、留俄、留美學(xué)生中也發(fā)展了黨員或建立了黨組織。

黨成立后,中央機關(guān)設在上海。由于陳獨秀尚在廣州,中央局書(shū)記暫由周佛海代理。周當時(shí)是一個(gè)年輕的留學(xué)生,理論水平和實(shí)際經(jīng)驗都難孚眾望。這種局面引起了共產(chǎn)國際代表馬林的擔憂(yōu),他要求陳獨秀辭去廣州的工作,回滬一心一意主持中央工作,并派包惠僧到廣州督促陳獨秀返滬。

1921年9月,陳獨秀辭去了廣州的職務(wù),到了上海,專(zhuān)任中央局書(shū)記。經(jīng)過(guò)與馬林、尼克爾斯基會(huì )商,決定加強宣傳工作,以《新青年》作為黨的公開(kāi)宣傳刊物,由陳獨秀親自主持。繼續出版《共產(chǎn)黨》月刊,作為秘密宣傳刊物,由李達負責。黨還在上海成立了人民出版社。人民出版社由李達主持,他還兼任編輯、校對和發(fā)行。這是一個(gè)秘密的出版機構,所以書(shū)上印的社址是“廣州昌興馬路”。

1921年12月,馬林為了解孫中山和國民黨的情況,在張太雷的陪同下,到了廣西桂林,會(huì )晤正在那里組織北伐的孫中山。馬林發(fā)現,孫中山對蘇俄的情況很感興趣,對蘇俄革命的成功十分欽佩,但對勝利后要實(shí)行共產(chǎn)主義制度頗有疑慮。馬林認為,孫中山身上有可貴的革命精神,在世界反對帝國主義的斗爭中,應該將孫中山和國民黨作為盟友。由于當時(shí)共產(chǎn)黨的力量還很弱小,難以獨立領(lǐng)導中國革命,于是馬林萌生了促使國共兩黨合作的想法。

1922年3月,馬林返回上海后,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陳獨秀和張國燾。不料,陳獨秀等毫不遲疑地表示,堅決反對國共合作。不僅陳獨秀等人表示反對,不少黨組織和黨員也不贊同。

面對國內復雜的形勢,黨必須對孫中山領(lǐng)導的國民黨、帝國主義、封建軍閥,以及“聯(lián)省自治”“好人政府”之類(lèi)的主張,明確地表明自己的態(tài)度,并制定黨在當時(shí)階段的革命綱領(lǐng),明確奮斗目標。

1920年七八月間召開(kāi)的共產(chǎn)國際第二次代表大會(huì )上,列寧提出了《民族和殖民地問(wèn)題提綱初稿》,系統地闡述了關(guān)于民族和殖民地問(wèn)題的理論。

共產(chǎn)國際二大通過(guò)的《關(guān)于民族和殖民地問(wèn)題的補充提綱》指出:在革命發(fā)展的第一階段,應當是推翻外國資本主義,完成資產(chǎn)階級民主革命任務(wù)。“殖民地革命在初期并不是共產(chǎn)主義革命,然而,如果它從一開(kāi)始就由共產(chǎn)主義先鋒隊來(lái)領(lǐng)導,革命群眾就將逐漸獲得革命經(jīng)驗,走上達到最終目的的正確道路?!边@對于剛剛開(kāi)始革命實(shí)踐的年輕的中國共產(chǎn)黨來(lái)說(shuō),具有重要指導意義。


            黨的二大通過(guò)的《中國共產(chǎn)黨宣言》和議決案

1922年1月21日至2月2日,共產(chǎn)國際在莫斯科召開(kāi)了遠東各國共產(chǎn)黨及民族革命團體第一次代表大會(huì ),與華盛頓會(huì )議相對抗。中國共產(chǎn)黨、中國社會(huì )主義青年團、中國國民黨等共派出了40多名代表組成中國代表團。中國共產(chǎn)黨參加會(huì )議的代表有張國燾、高君宇、王盡美、鄧恩銘等14人。這是黨成立后第一次正式派出代表參加大型的國際會(huì )議。這次會(huì )議根據列寧關(guān)于殖民地半殖民地問(wèn)題的理論,明確指出:中國“當前的第一件事便是把中國從外國的羈軛下解放出來(lái),把督軍推倒”,土地收歸國有,創(chuàng )立一個(gè)民主主義的共和國。其間,列寧抱病接見(jiàn)了中國共產(chǎn)黨代表張國燾、中國國民黨代表張秋白和鐵路工人代表鄧培三人,詢(xún)問(wèn)了中國的政治、經(jīng)濟形勢和工人運動(dòng)狀況,希望國共兩黨能夠實(shí)現合作,勉勵中國工人階級和革命群眾加強團結合作,推動(dòng)中國革命向前發(fā)展。這次會(huì )議,對于中國共產(chǎn)黨制定當前階段的革命綱領(lǐng),提供了直接幫助。

在這樣的背景下,中國共產(chǎn)黨決定召開(kāi)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(huì )。

■由于事先沒(méi)有制定代表選舉辦法,二大代表是由陳獨秀、張國燾指定的■

早在1921年11月,陳獨秀起草的《中國共產(chǎn)黨中央局通告》就曾指出,黨的二大要在次年7月召開(kāi),但沒(méi)有確定會(huì )議的地址。張國燾為此解釋說(shuō):“至于會(huì )議地點(diǎn),如在上海,顯然要預防租界當局的干擾;如改在廣州舉行,自然是很安全,不過(guò)當時(shí)廣州的政情很復雜,孫(中山)陳(炯明)摩擦之說(shuō)已甚囂塵上,如果國民黨內部真發(fā)生沖突,我們在廣州召開(kāi)大會(huì )就有些不便。因此,中共中央決定由陳獨秀先生和我在廣州指導勞動(dòng)和青年團兩個(gè)大會(huì )的進(jìn)行,并考察廣州的政治情況,研究國共合作的可能發(fā)展,再行決定我們黨的第二次代表大會(huì )是否便于在廣州舉行?!?/span>

張國燾所講的“勞動(dòng)和青年團兩個(gè)大會(huì )”,指的是1922年5月召開(kāi)的第一次全國勞動(dòng)大會(huì )和中國社會(huì )主義青年團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(huì )。時(shí)值陳炯明叛變前夕,廣州的局勢已十分緊張。陳獨秀曾同陳公博一起前往惠州會(huì )晤陳炯明,帶有勸說(shuō)陳炯明不要同孫中山?jīng)Q裂的意圖,但陳炯明一意孤行。陳獨秀見(jiàn)事不可為,便立即回到了上海。陳獨秀雖然沒(méi)有接受馬林關(guān)于國共合作的主張,但在孫中山和陳炯明決裂之時(shí),他立即明確表示與陳炯明斷絕一切關(guān)系,并寫(xiě)了《關(guān)于現在中國政治問(wèn)題的我見(jiàn)》,強調“武人割據是中國唯一之亂源”。中共中央還致函廣州黨組織負責人譚平山等,要其脫離與陳炯明的一切聯(lián)系,轉而支持孫中山。

南方形勢既然如此緊張,在廣州召開(kāi)黨的二大顯然不合適了,于是中央局決定黨的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(huì )仍在上海舉行。

參加遠東各國共產(chǎn)黨及民族革命團體第一次代表大會(huì )的中共代表回國后,向中共中央和陳獨秀匯報了會(huì )議的情況。受列寧殖民地半殖民地問(wèn)題理論的啟發(fā),中國共產(chǎn)黨開(kāi)始認識到中國屬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(huì ),當時(shí)還不能進(jìn)行社會(huì )主義革命,而應進(jìn)行反帝反封建的資產(chǎn)階級性質(zhì)的民主革命,因此,革命不但需要無(wú)產(chǎn)階級參加,也需要組織動(dòng)員其他革命力量參加,建立革命的聯(lián)合戰線(xiàn)。在黨的二大召開(kāi)前夕,即1922年6月15日,中國共產(chǎn)黨發(fā)表了由陳獨秀起草的第一次對時(shí)局的主張。

這份文件的最重要之處,就是放棄了過(guò)去對任何黨派都采取排斥態(tài)度的關(guān)門(mén)主義觀(guān)點(diǎn),第一次提出了建立“民主主義聯(lián)合戰線(xiàn)”的主張。

這份文件是中國共產(chǎn)黨第一次就中國民主革命的重大問(wèn)題公開(kāi)發(fā)表自己的政治主張,也是黨運用馬克思主義分析中國狀況,解決中國革命問(wèn)題的新起點(diǎn),實(shí)際上為黨的二大的召開(kāi)提供了思想準備。

既然決定二大在上海召開(kāi),找一個(gè)安全的會(huì )址就至關(guān)重要。這時(shí),法租界望志路的李書(shū)城公館和老漁陽(yáng)里2號的陳獨秀寓所,都早為租界當局所注意,自然不能作為會(huì )址了。只有輔德里625號李達的寓所還是黨的一個(gè)可靠的聯(lián)絡(luò )點(diǎn),而且他的房子是一排石庫門(mén)房子中的一家,側身一閃而入,不易辨出進(jìn)了誰(shuí)家。于是,中共中央決定在這里召開(kāi)黨的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(huì )。

這時(shí),黨組織雖有發(fā)展,但畢竟一切都處于初創(chuàng )時(shí)期,所以召開(kāi)二大的時(shí)候,事先并沒(méi)有制定代表選舉辦法,當然代表也不是選舉產(chǎn)生的,而是由陳獨秀、張國燾指定的。第一屆中央局的成員陳獨秀、張國燾、李達是當然的代表。此外,有各省和社會(huì )主義青年團的代表,也有部分赴莫斯科參加遠東各國共產(chǎn)黨及民族革命團體第一次代表大會(huì )的代表,還有留法支部的代表。其中,莫斯科回來(lái)的代表占了相當比重,這是因為陳獨秀“很重視這些從外國回來(lái)的同志們”。他認為“從國外歸來(lái)的同志能增加中共的新血液,又可糾正國內同志那種受環(huán)境影響的散漫心理”。李達后來(lái)也說(shuō):“這時(shí)氣象有些新鮮,那些青年團員學(xué)會(huì )唱國際歌,行動(dòng)也很敏捷,帶來(lái)了一些新的作風(fēng)?!彼麄兓貋?lái)之后,看到國內的黨員多是一些學(xué)者模樣的人,便呼之為“學(xué)究派”。

■為了鮮明表明黨對時(shí)局的主張,大會(huì )決定起草《中國共產(chǎn)黨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(huì )宣言》■

快到預定的開(kāi)會(huì )日期了,但北京的李大釗、湖南的毛澤東和廣東的譚平山等代表仍未趕到。李大釗原曾許諾參加,臨近會(huì )期時(shí)又因有事不能出席;毛澤東這時(shí)倒是在上海,但忙于從事反對湖南軍閥趙恒惕的活動(dòng),未能參加大會(huì )。1936年,毛澤東在陜北的窯洞里對來(lái)訪(fǎng)的斯諾說(shuō):“我被派到上海去幫助組織反對趙恒惕的運動(dòng)。那年(1922年)冬天(日期有誤),第二次代表大會(huì )在上海召開(kāi),我本想參加,可是忘記了開(kāi)會(huì )地點(diǎn),又找不到任何同志,結果沒(méi)有能出席?!?/span>

廣東代表譚平山則由于此時(shí)發(fā)生了陳炯明叛變事件,廣東黨組織與中央的聯(lián)絡(luò )發(fā)生困難,沒(méi)有趕去上海。

在等待幾天之后,大會(huì )于7月16日正式開(kāi)幕。參加這次大會(huì )的有陳獨秀、張國燾、李達、楊明齋、羅章龍、王盡美、許白昊、蔡和森、譚平山、李震瀛、施存統等12人(有一人姓名不詳)。對于出席二大的代表,張國燾在其回憶錄中則說(shuō):“陳獨秀、李達和我三個(gè)上屆的中央委員是當然代表,蔡和森是留法中共支部的代表,高尚德是北京代表,包惠僧是武漢代表,社會(huì )主義青年團中央的代表是施存統,此外還有一位上海代表、一位杭州代表,名字我記不起了,一共九人;非正式代表列席會(huì )議的有張太雷、向警予等人?!?/span>

大會(huì )由中央局書(shū)記陳獨秀主持。陳獨秀首先向大會(huì )報告了一年來(lái)中央工作的概況及6月發(fā)表的宣言的政治主張,介紹了黨組織發(fā)展和各地工人運動(dòng)情況。陳獨秀在報告中說(shuō),中國共產(chǎn)黨是工人階級政黨,最終目的是要在中國實(shí)行無(wú)產(chǎn)階級革命,建立勞農專(zhuān)政的國家,實(shí)現共產(chǎn)主義。但目前,中國對內仍在封建式的軍閥統治之下,對外是個(gè)受帝國主義勢力支配的半獨立國家,所以無(wú)產(chǎn)階級有加入民主革命運動(dòng)的必要,只有聯(lián)合民主黨才能打倒共同的敵人。接著(zhù),由張國燾報告出席遠東各國共產(chǎn)黨及民族革命團體第一次代表大會(huì )的經(jīng)過(guò)、工人運動(dòng)狀況和第一次全國勞動(dòng)大會(huì )情形,由施存統介紹社會(huì )主義青年團第一次代表大會(huì )的情況。


1924年3月,中國社會(huì )主義青年團第二屆中央擴大會(huì )議部分與會(huì )者在上海合影。前排左起:卜道明、阮嘯仙、陸沉、夏明翰、鄧中夏;后排左一為劉仁靜,左三為黃日葵,左四為惲代英

隨后幾天,大會(huì )的主要議程是分組討論這幾個(gè)報告。

當時(shí),上海的政治環(huán)境惡劣,就在二大開(kāi)幕的當天,法租界查封了中國勞動(dòng)組合書(shū)記部。鑒于此,大會(huì )吸收了一大時(shí)的教訓,決定會(huì )議以小型的分組討論為主。小組討論分別在上海部分黨員家里進(jìn)行,不是代表的黨員也可以參加討論。在召開(kāi)全體會(huì )議時(shí),也經(jīng)常改換地點(diǎn),以免引起租界巡捕和密探的注意。李達回憶說(shuō):“第二次代表大會(huì )(到會(huì )代表約十五六人),一共開(kāi)了三天的大會(huì ),是在英租界南成都路輔德里625號舉行的。第二、第三兩天的大會(huì ),是分別在另外一個(gè)地方舉行的,里街和門(mén)牌號碼我不記得了,但都在英租界,這是千真萬(wàn)確的。分組討論時(shí),我和蔡和森同志、張國燾三人同屬于一個(gè)小組,我是召集人,這小組會(huì )是在輔德里625號開(kāi)會(huì )的?!?/span>

會(huì )議討論的中心內容,是現階段黨究竟應制定什么樣的綱領(lǐng)。雖然在大會(huì )前,陳獨秀代表中共中央擬就了中國共產(chǎn)黨第一次對于時(shí)局的主張,對這個(gè)問(wèn)題有了初步的闡發(fā),但代表們認為還有值得修改完善的地方。蔡和森就明確表示,這個(gè)文件未將中國無(wú)產(chǎn)階級及先鋒隊中國共產(chǎn)黨的作用完全表達出來(lái),中國的資產(chǎn)階級不會(huì )有法國資產(chǎn)階級在法國大革命時(shí)的那種作用。中國是一個(gè)半殖民地,無(wú)產(chǎn)階級應當聯(lián)絡(luò )農民和小資產(chǎn)階級,形成反對帝國主義的革命聯(lián)盟。應該說(shuō),蔡和森的主張是正確的,其他一些代表也發(fā)表了類(lèi)似的意見(jiàn)。

為了鮮明表明黨對時(shí)局的主張,向全國人民闡明黨在民主革命階段的基本綱領(lǐng),大會(huì )決定起草《中國共產(chǎn)黨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(huì )宣言》,并推舉陳獨秀、蔡和森、張國燾組成起草委員會(huì ),負責宣言起草工作。蔡和森和張國燾又推陳獨秀為宣言執筆人。陳獨秀花了兩天的時(shí)間寫(xiě)出了初稿,蔡和森提出了許多補充和修改意見(jiàn),然后交大會(huì )討論。

7月23日,大會(huì )在法租界的另一處地方再次舉行全體會(huì )議,通過(guò)了《中國共產(chǎn)黨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(huì )宣言》《中國共產(chǎn)黨章程》《關(guān)于“民主的聯(lián)合戰線(xiàn)”的議決案》《中國共產(chǎn)黨加入第三國際決議案》等文件,并進(jìn)行大會(huì )的最后一項議程——選舉中央領(lǐng)導機構。

代表們認為,目前黨員的數量仍然有限,中央執行委員會(huì )的人數不必太多,于是選舉陳獨秀、張國燾、蔡和森、高君宇、鄧中夏5人為中央執行委員會(huì )委員,另選出3名候補執行委員。

在選舉時(shí),第一屆中央執行委員李達表示,根據他一年多在中央工作的經(jīng)驗,還是專(zhuān)門(mén)從事寫(xiě)作比較適宜些,而且準備回湖南去教書(shū),請求不再擔任中央的宣傳工作。大會(huì )接受了李達的請求,并推選陳獨秀為中央執行委員會(huì )委員長(cháng),蔡和森為宣傳委員,張國燾為組織委員。

■黨的二大對事關(guān)中國革命的諸多問(wèn)題作出初步回答■

“誰(shuí)是我們的敵人?誰(shuí)是我們的朋友?這個(gè)問(wèn)題是革命的首要問(wèn)題。中國過(guò)去一切革命斗爭成效甚少,其基本原因就是因為不能團結真正的朋友,以攻擊真正的敵人?!边@是毛澤東對近代以來(lái)中國革命的經(jīng)驗教訓進(jìn)行深刻總結后得出的正確結論。

在中國共產(chǎn)黨成立之前,中國人民不屈不撓地進(jìn)行過(guò)反抗外國侵略和本國封建統治者的斗爭,這些斗爭的成效卻甚小,究其原因,重要的一點(diǎn)就是沒(méi)有認識革命的動(dòng)力和對象。對于這個(gè)中國革命中長(cháng)時(shí)間沒(méi)有解決的問(wèn)題,黨的二大通過(guò)的《中國共產(chǎn)黨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(huì )宣言》,對民主革命的對象、任務(wù)、性質(zhì)作了明確的回答,制定了徹底的反帝反封建的革命綱領(lǐng)。

大會(huì )根據列寧關(guān)于殖民地半殖民地問(wèn)題的革命理論,對中國的政治經(jīng)濟狀況及當前的革命任務(wù)以及黨的綱領(lǐng)等作了具體的分析。大會(huì )發(fā)表的《宣言》明確指出,中國的社會(huì )性質(zhì)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(huì )。它決定了中國革命的主要敵人是外國帝國主義和本國的封建主義,反帝反封建就成為當時(shí)中國革命的主要任務(wù)?!缎浴分赋?,中國革命要分兩步走,第一步是“引導工人們幫助民主主義的革命運動(dòng),使工人和貧農與小資產(chǎn)階級建立民主主義的聯(lián)合戰線(xiàn)”;第二步是進(jìn)行社會(huì )主義革命,實(shí)現“與貧苦農民聯(lián)合的無(wú)產(chǎn)階級專(zhuān)政”。

黨的二大強調,中國共產(chǎn)黨是無(wú)產(chǎn)階級政黨,“他的目的是要組織無(wú)產(chǎn)階級,用階級斗爭的手段,建立勞農專(zhuān)政的政治,鏟除私有財產(chǎn)制度,漸次達到一個(gè)共產(chǎn)主義的社會(huì )”。這也是黨的最高綱領(lǐng)。黨的二大同時(shí)提出,中國革命第一步的任務(wù)是“為工人和貧農的目前利益計,引導工人們幫助民主主義的革命運動(dòng),使工人和貧農與小資產(chǎn)階級建立民主主義的聯(lián)合戰線(xiàn)”。這個(gè)“聯(lián)合戰線(xiàn)”奮斗的目標是:消除內亂,打倒軍閥,建設國內和平;推翻國際帝國主義的壓迫,達到中華民族完全獨立;統一中國本部(東三省在內)為真正民主共和國;同時(shí)爭取工人、農民的基本民主權利,制定關(guān)于工人和農人以及婦女的法律等。這是黨的歷史上第一次明確提出黨在民主主義革命中的基本綱領(lǐng)和奮斗目標。

基于對中國基本國情的分析,黨的二大第一次將黨的長(cháng)遠奮斗目標和黨在民主革命階段要完成的任務(wù)結合起來(lái),將黨的一大確定的直接搞社會(huì )主義革命,明確為先進(jìn)行民主主義革命,然后再進(jìn)行社會(huì )主義革命。這是黨的戰略方針的一個(gè)重大轉變,表明黨對中國革命的性質(zhì)和革命任務(wù)的認識與一大相比更為深刻。這樣,黨的二大就在全中國人民面前,破天荒地提出了明確的反帝反封建的民主革命綱領(lǐng),為中國革命指明了方向。

■黨的二大通過(guò)的《中國共產(chǎn)黨章程》是黨的歷史上第一部黨章■

為了貫徹黨的民主革命綱領(lǐng),黨的二大通過(guò)了《關(guān)于“民主的聯(lián)合戰線(xiàn)”的議決案》《中國共產(chǎn)黨加入第三國際決議案》《關(guān)于少年運動(dòng)問(wèn)題的決議案》《關(guān)于婦女運動(dòng)的決議》《關(guān)于共產(chǎn)黨的組織章程決議案》等文件。

黨的二大強調,為了實(shí)現反帝反封建的革命目標,必須組成“民主主義的聯(lián)合戰線(xiàn)”?!蛾P(guān)于“民主的聯(lián)合戰線(xiàn)”的議決案》指出:中國廣大農民有極大的革命積極性,是革命運動(dòng)中的最大因素,大量的貧苦農民能和工人投身革命,那時(shí)可以保證中國革命的成功。中國的小資產(chǎn)階級因外國商品充斥中國市場(chǎng)日趨困苦,甚至破產(chǎn)失業(yè),加之本國資本主義的發(fā)展,又加速手工業(yè)者的無(wú)產(chǎn)階級化,所以勢必加入到革命的隊伍里面來(lái);“中國幼稚資產(chǎn)階級為免除經(jīng)濟上的壓迫起見(jiàn),一定要起來(lái)與世界資本帝國主義奮斗”;至于中國的無(wú)產(chǎn)階級,因有偉大的勢力,“發(fā)展無(wú)已的結果,將會(huì )變成推倒在中國的世界資本帝國主義的革命領(lǐng)袖軍”。

一個(gè)政黨僅僅有好的綱領(lǐng)是不夠的,還必須廣泛地組織動(dòng)員群眾,為實(shí)現自己的綱領(lǐng)而斗爭。為此,黨的二大通過(guò)的《關(guān)于共產(chǎn)黨的組織章程決議案》明確指出:“我們共產(chǎn)黨,不是‘知識者所組織的馬克思學(xué)會(huì )’,也不是‘少數共產(chǎn)主義者離開(kāi)群眾之空想的革命團體’,‘應當是無(wú)產(chǎn)階級中最有革命精神的大群眾組織起來(lái)為無(wú)產(chǎn)階級之利益而奮斗的政黨,為無(wú)產(chǎn)階級做革命運動(dòng)的急先鋒’;我們既然不是講學(xué)的知識者,也不是空想的革命家,我們便不必到大學(xué)校到研究會(huì )到圖書(shū)館去,我們既然是為無(wú)產(chǎn)群眾奮斗的政黨,我們便要‘到群眾中去’要組成一個(gè)大的‘群眾黨’?!睘榇?,大會(huì )提出兩條重要原則:一是黨的一切活動(dòng)都必須深入到廣大的群眾里面去;二是黨內必須有嚴密的、高度集中的、有紀律的組織和訓練,并且要求每個(gè)黨員不只是在言論上表現出是共產(chǎn)主義者,而且在行動(dòng)上表現出來(lái)是共產(chǎn)主義者。

黨的二大通過(guò)的《中國共產(chǎn)黨加入第三國際決議案》強調:“中國共產(chǎn)黨既然是代表中國無(wú)產(chǎn)階級的政黨,所以第二次全國大會(huì )議決正式加入第三國際,完全承認第三國際所決議的加入條件二十一條,中國共產(chǎn)黨為國際共產(chǎn)黨之中國支部?!睆拇?,中國共產(chǎn)黨作為共產(chǎn)國際的一個(gè)支部,毫無(wú)疑問(wèn)必須服從共產(chǎn)國際作出的決定。

黨的二大通過(guò)的《中國共產(chǎn)黨章程》是黨的歷史上的第一部黨章,對黨員的條件、黨的各級組織和黨的紀律作出了明確的規定。尤其值得注意的是,這部總共由29條組成的章程,專(zhuān)門(mén)單列了“紀律”一章共9條,可以說(shuō),中共迄今為止的一些重要的政治規矩在其中都有所體現。例如它規定:“全國大會(huì )及中央執行委員會(huì )之議決,本黨黨員皆須絕對服從之?!薄跋录墮C關(guān)須完全執行上級機關(guān)之命令;不執行時(shí),上級機關(guān)得取消或改組之?!薄氨军h一切會(huì )議均取決多數,少數絕對服從多數?!弊鳛辄h最為重要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的“四個(gè)服從”,在這里已經(jīng)有了“三個(gè)服從”,這表明中國共產(chǎn)黨在其成立之初,就高度重視紀律規矩的建設。

鄧小平后來(lái)曾指出:“有了理想,還要有紀律才能實(shí)現。紀律和自由是對立統一的關(guān)系,兩者是不可分的,缺一不可。我們這么大一個(gè)國家,怎樣才能團結起來(lái)、組織起來(lái)呢?一靠理想,二靠紀律。組織起來(lái)就有力量。沒(méi)有理想,沒(méi)有紀律,就會(huì )像舊中國那樣一盤(pán)散沙,那我們的革命怎么能夠成功?我們的建設怎么能夠成功?”

黨的二大對事關(guān)中國革命的諸多問(wèn)題,如中國社會(huì )和中國革命的性質(zhì),黨的長(cháng)遠奮斗目標與當時(shí)階段革命任務(wù)的關(guān)系等作出了比較正確的回答,制定黨的民主革命的綱領(lǐng),強調黨必須深入群眾開(kāi)展實(shí)際的革命斗爭,必須與其他革命的黨派建立民主主義的聯(lián)合戰線(xiàn),必須將黨的最高綱領(lǐng)與最低綱領(lǐng)有機地統一起來(lái),這些對黨的發(fā)展都有重要而又長(cháng)遠的意義。黨章是一個(gè)政黨重要的標志,黨的二大產(chǎn)生了黨史上的第一部黨章,表明中國共產(chǎn)黨已經(jīng)完成了自己的組建工作。

友情鏈接

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(wǎng)求是網(wǎng)鳳凰網(wǎng)國際在線(xiàn)中國青年網(wǎng)共產(chǎn)黨員網(wǎng)光明網(wǎng)中國日報網(wǎng)央視網(wǎng)中國網(wǎng)新華網(wǎng)中國政府網(wǎng)中國共產(chǎn)黨新聞網(wǎng)人民網(wǎng)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(chǎn)黨歷史網(wǎng)河南黨史方志網(wǎng)

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? 2000-2018 中共黨史網(wǎng) All Rights Reserved.
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﹑信息和各種專(zhuān)題專(zhuān)欄資料,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,未經(jīng)書(shū)面授權禁止使用,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。豫ICP備18012056號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