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

<<返回首頁(yè)

當前位置: 網(wǎng)站首頁(yè) > 軍史縱橫

釋放崇武以東海戰俘虜始末 ——榮譽(yù)軍旗“海上猛虎艇” 背后的故事
來(lái)源:《黨史博覽》2022年第4期  作者:本站  點(diǎn)擊次數:

看到新中國成立70周年國慶閱兵戰旗方陣中那面“海上猛虎艇”榮譽(yù)軍旗,筆者想起了20多年前在南京軍區檔案館查閱崇武以東海戰時(shí)俘虜國民黨海軍“永昌”號軍艦9名官兵的專(zhuān)檔。講述榮譽(yù)軍旗“海上猛虎艇”背后的故事,就從這9名俘虜講起。

■周恩來(lái)親自參與指揮崇武以東海戰■

9名俘虜是國民黨海軍“永昌”號軍艦上尉補給官邱文、輪機上等兵杜柄政、輪機二等兵林永德、勤務(wù)一等兵林旭利、油機下士劉忠雄和普通水兵許進(jìn)來(lái)、洪階興、彭貴松、王開(kāi)義。

1965111313時(shí)20分,他們9個(gè)人奉臺灣國民黨海軍命令,跟隨美制軍艦“永昌”號和“永泰”號官兵一起,從澎湖列島的馬公島出發(fā),采取隱蔽、偽裝等措施,悄悄地向福建沿海奔襲而去。

時(shí)任人民解放軍海軍福建基地司令部作戰參謀的劉伯強回憶:“‘永昌’號由敵海軍南區巡邏支隊旗艦‘永泰’號大型獵潛艦率領(lǐng),由馬公島駛往烏丘島執行‘特殊’任務(wù)。由于‘永昌’號雷達發(fā)生故障待修,與‘永泰’號保持目視距離。航行途中兩艦始終保持無(wú)線(xiàn)電靜默。(1113日)14時(shí)10分,東海艦隊偵察到敵艦活動(dòng)情況后,立即通報福建基地并指示研究對策?;禺敿赐▓蟮礁=ㄑ睾2筷?,命令各雷達站和觀(guān)通站分別掌握金門(mén)、馬祖敵占島嶼和外海的情況?!?/span>

最早發(fā)現“永昌”號和“永泰”號動(dòng)向的是海軍護衛艇第29大隊1中隊588號艇。588號艇上的雷達兵朱兆成和雷達班班長(cháng)郭春林率先發(fā)現了敵情。

時(shí)任東海艦隊魚(yú)雷艇第6支隊126號艇艇長(cháng)的王永國回憶:“1965111313時(shí),‘喜事’終于來(lái)了。那時(shí),雷達站只要一發(fā)現國民黨軍艦出動(dòng),官兵們都像過(guò)年、娶媳婦、中頭彩一樣高興。國民黨海軍南區巡邏支隊‘永昌’號護航炮艦、‘永泰’號獵潛艦離開(kāi)錨地馬公(島),隱蔽出航烏丘。它們一出來(lái)就被我雷達緊緊盯上了。據情報稱(chēng),這兩艘軍艦出來(lái)可能有三個(gè)目的:一是送敵特登陸;二是搶劫我商、漁船;三是送高級官兵到敵占島嶼部署新的任務(wù)?!?/span>

事后據俘虜上尉補給官邱文口供稱(chēng),“永昌”號和“永泰”號的目的是兩個(gè),先是到烏丘島,運送兵力登島,然后從烏丘送敵特到福建沿海登陸,完成蔣介石“抓回一把土也是勝利”的“手諭”任務(wù)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時(shí)任魚(yú)雷131號艇班長(cháng)的趙正東回憶說(shuō):“我們是小艇戰大艦?!彼f(shuō):“‘永泰’艦和‘永昌’艦的排水量都超過(guò)600噸,均裝有40毫米、76毫米中口徑炮,打得遠,威力大,而我們能出動(dòng)的只有百?lài)嵣舷碌淖o衛艇、魚(yú)雷艇。護衛艇只有25毫米、37毫米小口徑炮,而我們魚(yú)雷艇如果打光了自帶的幾條魚(yú)雷,就只有兩門(mén)25毫米炮甚至12.7毫米機槍自衛了,火力上有差距?!狈斍裎脑v:“我們軍艦與共軍的小艇比,拔根汗毛都比他們的腰粗。所以,我們出航是不會(huì )害怕的?!?/span>

海軍東海艦隊福建基地發(fā)現“永昌”號和“永泰”號的動(dòng)向后,立即制訂了作戰方案,決定組成3個(gè)突擊群和3個(gè)突擊組。3個(gè)突擊群主要以火炮實(shí)施突擊,3個(gè)突擊組主要以魚(yú)雷攻擊擴大戰果,確保戰斗勝利。

3個(gè)突擊群以護衛艇為主。第一突擊群由護衛艇第29大隊1中隊576號艇和577號艇組成,第二突擊群由護衛艇第29大隊1中隊588號艇和589號艇組成,第三突擊群由護衛艇第29大隊3中隊573號艇和579號艇組成。

3個(gè)突擊組以魚(yú)雷艇為主。第一突擊組由魚(yú)雷艇第6支隊31大隊132號艇和124號艇組成,第二突擊組由魚(yú)雷艇第6支隊31大隊131號艇和152號艇組成,第三突擊組由魚(yú)雷艇第6支隊31大隊145號艇和126號艇組成。

海上由福建基地海壇水警區副司令員魏垣武擔任總指揮,負責統一作戰指揮。護衛艇第29大隊大隊長(cháng)馬干、魚(yú)雷艇第6支隊副參謀長(cháng)張逸民為副總指揮。

魏垣武接到任務(wù)后,為保障作戰部隊側翼安全,命令475噸級的護衛艇進(jìn)至崇武東南15海里處,擔任側翼警戒和海上救護任務(wù);命令375噸級的護衛艇進(jìn)至西洋島以東海域佯動(dòng),以鉗制東引島、馬祖島之敵。

為便于統一指揮,魏垣武再次命令120海里以外的三個(gè)突擊群的艦艇統一集中到平潭島娘宮碼頭,以利于作戰。1319時(shí)25分,第三突擊群573號艇和579號艇從竹嶼到達娘宮;1321時(shí),第一突擊群576號艇和577號艇,在護衛艇第29大隊大隊長(cháng)馬干、政委龔定高率領(lǐng)下到達娘宮。不久,第二突擊群588號艇和589號艇在第29大隊參謀長(cháng)王志奇率領(lǐng)下也到達娘宮。

時(shí)任588號艇信號兵的楊進(jìn)興和時(shí)任輪機兵的傅金泉在20218月接受采訪(fǎng),回憶了接到任務(wù)時(shí)的情景。楊進(jìn)興說(shuō):“我們(艇)就靠在碼頭上,正在吃飯。突然聽(tīng)到大隊部響起戰斗警報,我們飯就不吃了。有作戰任務(wù)嘛,肯定要出航。我是信號兵,更要快。我把碗筷一扔,趕快跑到指揮臺上去?!备到鹑f(shuō):“接到任務(wù)后,我們機電部門(mén)第一任務(wù)是把水加足,把油加滿(mǎn)?!?/span>

這時(shí),國務(wù)院總理周恩來(lái)傳來(lái)了指示:“要抓住戰機,集中兵力先打一條;要近戰,發(fā)揚英勇頑強的戰斗作風(fēng);組織準備工作要周密一些;不要打到自己,天亮前撤出戰斗?!?/span>

魏垣武非常奇怪,崇武以東海戰為什么會(huì )驚動(dòng)周總理呢?

原來(lái),海軍東海艦隊福建基地把作戰方案上報到總參謀部后,總參謀長(cháng)羅瑞卿恰好不在北京,于是總參把作戰方案上報給周恩來(lái)。周恩來(lái)說(shuō):還是要聽(tīng)一聽(tīng)總參的匯報再作最后決定。

在總參作戰部,周恩來(lái)認真聽(tīng)取了崇武以東方向的敵情匯報:有美國的“馬松”號和“奧勃來(lái)恩”號兩艘驅逐艦分別在東山島正南和正東海域巡邏,似乎是在策應國民黨海軍行動(dòng);另外還有4艘國民黨軍艦在東引島一帶錨地活動(dòng)。

周恩來(lái)聽(tīng)后說(shuō):“如果敵艦侵犯我漁場(chǎng),破壞我航行安全,就堅決予以打擊。要打,就要找住戰機,集中兵力先打‘永昌’‘永泰’中的一艦;組織準備工作要嚴密一些,要發(fā)揚英勇頑強的戰斗作風(fēng),敢于近戰?!?/span>

周恩來(lái)最后說(shuō):“夜間能見(jiàn)度低,注意不要誤打自己,天亮前一定要解決戰斗?!?/span>

周恩來(lái)親自參與指揮,給了參戰部隊極大鼓舞??倕⒅\部在下達打擊“永昌”號和“永泰”號命令的同時(shí),要求把周總理的指示傳達給參戰部隊的每一名指戰員。

周恩來(lái)的指示被傳達到每一艘艦艇,又用紙條傳達到每一個(gè)戰位、每一名水兵。楊進(jìn)興說(shuō):“總理指示傳到雷達室,雷達兵更加警惕地怒視著(zhù)熒光屏上的敵艦魔影,迅速準備向指揮員報告敵艦動(dòng)態(tài);總理指示傳到輪機艙,輪機兵更加精心地操縱著(zhù)怒吼的機器,保證機器在任何情況下都正常運轉;總理指示傳到炮位上,機炮兵把充滿(mǎn)對敵仇恨的炮彈壓進(jìn)了炮膛。我們把‘決不辜負周總理的期望,堅決消滅敵艦,為毛主席和周總理爭光’等鋼鐵誓言,寫(xiě)在紙條上,交給黨支部。咱們這一次要打大仗了,我寫(xiě)決心書(shū)也不知道寫(xiě)什么東西,那我就咬破手指,撕下了一張紙,寫(xiě)下了‘永遠忠于毛主席’,實(shí)際上這就是我的遺書(shū)?!?/span>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■魏垣武在身負重傷后堅持指揮戰斗■

19651113日,天空飄著(zhù)毛毛細雨。3個(gè)突擊群6艘護衛艇和3個(gè)突擊組6艘魚(yú)雷艇在魏垣武率領(lǐng)下,保持無(wú)線(xiàn)電靜默,以單縱隊航行,艇間保持目視距離,從娘宮出發(fā),到達待機點(diǎn)東月嶼。

22時(shí)16分,魏垣武在東月嶼海域下達命令,3個(gè)突擊群和3個(gè)突擊組按戰術(shù)群序起航,全速直插戰術(shù)展開(kāi)區域崇武以東的東沙嶼海域。

在航渡中,護衛艇第29大隊1中隊588號艇提出了“三不打”口號:不占領(lǐng)有利陣位不打,不到有效距離不打,沒(méi)有把握不打。這個(gè)口號是1中隊副中隊長(cháng)李恩民提出來(lái)的。

588號艇的前身556號艇,啟用于19587月,那時(shí)是第一代護衛艇,排水量只有75噸。此次參加崇武以東海戰的是第二代護衛艇,排水量達到134噸,列裝才半年時(shí)間。19655月,588號艇與586號艇、587號艇、589號艇4艘護衛艇出廠(chǎng)下水來(lái)到福建沿海,被編入第29大隊1中隊。

剛列裝的588號艇,艇長(cháng)和指導員空缺。參加崇武以東海戰時(shí),上級讓1中隊副中隊長(cháng)李恩民代理艇長(cháng),把一直在556號艇工作的信號兵、參加過(guò)1958年炮擊金門(mén)等歷次戰斗、當時(shí)已提升為軍官的秦衛邦,指定為588號艇指導員。

588號艇和589號艇在第二突擊群編成內,負責人是第29大隊參謀長(cháng)王志奇。第一突擊群的負責人是第29大隊大隊長(cháng)馬干和政委龔定高。第三突擊群的573號艇為指揮艇,總指揮魏垣武位于第三突擊群。3個(gè)突擊組的6艘魚(yú)雷艇由副總指揮張逸民負責。

李恩民和指導員秦衛邦到各戰位檢查。在電信室,電信班班長(cháng)徐光遠做好了最壞打算,在艙里拉了備用線(xiàn)路,準備了干電池。徐光遠向代理艇長(cháng)李恩民保證:“艇上裝設的線(xiàn)路被打斷,我有備用線(xiàn)路;備用線(xiàn)路再打壞,我還有干電池?!?/span>

機炮班班長(cháng)邢定祿把兩箱炮彈都已逐發(fā)擦拭一遍,對檢查戰位的李恩民表示:“叫打就打,叫停就叫,堅決服從命令;聽(tīng)從指揮,不浪費一發(fā)炮彈?!?/span>

輪機軍士長(cháng)王君祥對李恩民說(shuō):“艇長(cháng),請放心吧!你要多大速度,我給多大速度!”

李恩民握住王君祥的手說(shuō):“機電部門(mén)是艦艇的動(dòng)力部門(mén),開(kāi)快行慢,一切行動(dòng)都得靠機電,作業(yè)艙又在艦艇最底部,機電兵是最辛苦的。我相信你!”

魏垣武站在第三突擊群的573號艇駕駛臺上,密切關(guān)注敵我態(tài)勢的變化。23時(shí)14分,指揮艇上的雷達兵劉啟明突然從熒光屏上發(fā)現兩個(gè)針尖大的亮點(diǎn),一前一后,有節奏地跳動(dòng)著(zhù)。

“發(fā)現敵艦!”劉啟明立即報告。

魏垣武問(wèn):“敵艦距我艦的具體位置?”

劉啟明報告:“右舷10度,距離10.5鏈。兩艦呈右梯行,相隔七八鏈,航速12節,正向烏丘嶼行進(jìn)?!?/span>

魏垣武當即下定決心從“永昌”號和“永泰”號兩艦間插入,分割兩艦,各個(gè)殲滅。魏垣武命令第一突擊群和第三突擊群的護衛艇,做好展開(kāi)成右梯隊,從右舷攻擊準備;第二突擊群588號艇和589號艇待命攻擊。

此時(shí),“永昌”號和“永泰”號似乎還沒(méi)有發(fā)現“敵情”,向烏丘嶼勻速航行。魏垣武激動(dòng)萬(wàn)分地對雷達兵劉啟明說(shuō):“咬住它,別丟了!”

23時(shí)20分,魏垣武下達攻擊命令:“第一突擊群展開(kāi)右梯隊,右舷攻擊!”

13分鐘后,4艘護衛艦突然出現在“永昌”號和“永泰”號眼前,距離只有500米時(shí),魏垣武高喊一聲:“打!”

瞬間,第一突擊群和第三突擊群4艘護衛艇上的艦炮火力全開(kāi),一齊射向敵艦。在短短幾分鐘內,數百發(fā)炮彈如暴風(fēng)驟雨般傾向敵艦。時(shí)任126號艇艇長(cháng)的王永國回憶說(shuō):“其中一艘敵艦一彈未發(fā),調頭就跑。我編隊第一回合就把敵艦分割開(kāi)來(lái),給魚(yú)雷艇實(shí)施攻擊創(chuàng )造了有利條件?!?/span>

2個(gè)突擊群4艘護衛艇追著(zhù)“永昌”號和“永泰”號打,竟然讓它們給跑掉了。海軍福建基地司令部作戰日記中記載:“(1113日)23時(shí)33分,當敵艦位于我573指揮艇右舷60度、距離5鏈時(shí),指揮員(魏垣武)下令艇隊減速為18節,集中火力攻擊敵前導艦。敵編隊即向我艇隊還擊。我前導艦轉向西北方向規避,(敵)艇向烏丘逃竄,殿后(敵)艇同時(shí)也向西北方向轉向,邊規避邊向我還擊。23時(shí)34分,573指揮艇轉移火力攻擊‘永昌’號。其他各艇仍向‘永泰’號攻擊。23時(shí)35分,577、588589三艇仍咬住‘永泰’號不放。23時(shí)36分,護衛艇集中火力攻擊‘永昌’號。在攻擊中,我573指揮艇和576預備指揮艇先后中彈。573艇駕駛臺連續中彈兩發(fā),護衛艇31大隊副大隊長(cháng)李金華和中隊政治指導員蘇同錦壯烈犧牲,7名艇員負傷。576艇中彈數發(fā)后,機艙、彈藥庫破損進(jìn)水,10人負傷。573指揮艇上的指揮員魏垣武接著(zhù)也胸部中彈,重傷暈倒。他醒來(lái)時(shí),仍堅持指揮戰斗約7分鐘。護衛艇29大隊參謀劉松濤同志在573艇協(xié)助指揮時(shí),頭部負傷,右臂和右食指被打斷,仍迅速接替負傷倒下的副艇長(cháng)指揮戰斗。573艇信號兵王樹(shù)生雙腿負傷7處,仍堅持不斷地收發(fā)信號。576艇炊事員郭忠良在搬運彈藥時(shí),被炮彈擊中,兩次負傷,當機艙破損進(jìn)水時(shí),他用身體堵漏。這時(shí),護衛艇編隊向左轉向東南,背敵航行,遠離敵編隊。577艇由于減速攻擊和受爆炸影響,觀(guān)察不到576指揮艇而掉隊。588艇和589艇跟隨577艇,同時(shí)掉隊。23時(shí)38分,指揮員魏垣武下令停止射擊,并發(fā)射兩顆信號彈,召喚魚(yú)雷艇攻擊?!?/span>

魏垣武負傷堅持指揮戰斗一段時(shí)間后,覺(jué)得難以繼續指揮戰斗,按預案將指揮權移交第29大隊大隊長(cháng)馬干接替,但卻一直聯(lián)絡(luò )不上。于是,魏垣武最后下達兩道命令:第一道命令是由護衛艇第29大隊政委龔定高接替總指揮,負責行使海上編隊指揮權。第二道命令是發(fā)射兩顆信號彈,召喚魚(yú)雷艇攻擊。

■葛毅在海戰中逞英豪■

魏垣武因負重傷下令由龔定高負責指揮作戰,是在沒(méi)有辦法聯(lián)系上大隊長(cháng)馬干后的無(wú)奈之舉,于是出現了短暫的指揮混亂。時(shí)任海軍福建基地司令部作戰參謀的劉伯強回憶說(shuō):“龔定高(接替總指揮)未向預備指揮艇傳達,又未向(福建)基地報告。而此時(shí)在海圖室的海壇警備區作戰科副科長(cháng),也沒(méi)有挺身而出履行指揮職權,致使海上編隊指揮中斷?!?/span>

這時(shí),副總指揮張逸民正在預備指揮艇的魚(yú)雷艇指揮臺上,一邊航行一邊觀(guān)察戰區情況。突然,張逸民看到夜空中升起兩顆信號彈。這是命令魚(yú)雷艇出擊的信號。按常規,護衛艇剛剛打起來(lái),雙方炮火如此激烈,魚(yú)雷艇稍后才能出擊,張逸民估計是護衛艇隊出了問(wèn)題,當即決定不能放走敵艇,命令以魚(yú)雷艇為主的3個(gè)突擊組全線(xiàn)向“永昌”號和“永泰”號發(fā)起攻擊。

魚(yú)雷艇第二突擊組接到張逸民的命令后,率先快速沖向“永昌”號。張逸民回憶說(shuō):“敵艦由機槍和火炮構筑了一道彈幕,始終以艦首對準我魚(yú)雷艇,避開(kāi)最大舷角,使我魚(yú)雷艇很難攻擊。我131號艇雖然一度占據了攻擊戰位,但因浪大,發(fā)射兩枚魚(yú)雷均未命中目標,無(wú)功而返;152號艇在距離敵艦200米時(shí),判斷敵艦航速失誤,發(fā)射兩枚魚(yú)雷又沒(méi)有命中?!?/span>

眼看“永泰”號逃往烏丘,“永昌”號一邊還擊一邊南逃,張逸民聯(lián)系指揮部讓護衛艇再打一個(gè)航次,卻一直聯(lián)絡(luò )不上。這正是考驗指揮員臨機處置能力的時(shí)候。張逸民當機立斷,下令:“各艇注意,跟我上!”事后張逸民說(shuō):“當時(shí)只有魚(yú)雷艇強攻一條路了?!?/span>

張逸民再次率領(lǐng)魚(yú)雷艇第一突擊組132號艇、124號艇和第三突擊組145號艇、126號艇高速追擊“永昌”號。

時(shí)任126號艇艇長(cháng)的王永國回憶說(shuō):“(1114日)0時(shí)12分,艦隊迫近‘永昌’號。由于敵艦機動(dòng)規避,我艦隊連續兩次進(jìn)入戰斗航向都未能占領(lǐng)有利位置,無(wú)法實(shí)施魚(yú)雷攻擊。于是,艦隊指揮員(張逸民)令我組原地機動(dòng)佯攻鉗制,由第一突擊組攻擊。當‘永昌’號再次轉向擺脫時(shí),我126號艇和145號艇慢速接近敵艦;同時(shí),我一突擊組兩艇轉而實(shí)施佯攻,逼敵轉向,為我艇和145號艇創(chuàng )造戰機。0時(shí)30分,145號艇接近‘永昌’號,進(jìn)入戰斗航向,為了不失戰機,艦隊指揮員下令‘單艇攻擊’?!?/span>

當張逸民指揮魚(yú)雷艇攻擊“永昌”號時(shí),由護衛艇大隊參謀長(cháng)王志奇率領(lǐng)的第二突擊群588號艇和589號艇向炮聲方向趕來(lái)。

代理艇長(cháng)李恩民率588號艇沖了上去,截住了“永昌”號的去路。瞄準手李仁興和徐洞庭目光炯炯地捕捉住“永昌”號的炮口光,單等開(kāi)火的命令。

李恩民見(jiàn)距離“永昌”號已不遠,對坐鎮588號艇的中隊長(cháng)王允萬(wàn)說(shuō):“可以打了!”

王允萬(wàn)說(shuō):“陸上要在200米內解決戰斗,海上同樣要在近距離內見(jiàn)分曉。近戰、夜戰是場(chǎng)精神比賽,比勇敢,比意志!沉住氣,再向前靠!”

588號艇駛到最有利的距離,占領(lǐng)最有利的陣位后,李恩民高喊一聲:“開(kāi)炮!”

霎時(shí),機關(guān)炮連珠般地猛射,一發(fā)又一發(fā)的炮彈飛向“永昌”號的駕駛臺、炮位,頓時(shí)彈片飛濺,發(fā)出清脆的鑿穿鋼板的聲音。

此時(shí)風(fēng)浪實(shí)在太大,588號艇前炮班副班長(cháng)葛毅瞄了幾次都未成功,“永昌”號又左躲右閃,沒(méi)有抓住目標。葛毅回憶說(shuō):“當時(shí),我在心里想,今天我連‘永昌’號都治不了,明天怎么和美國鬼子干?這個(gè)時(shí)候,一個(gè)水浪打在我身上,我抹了一把臉,把鋼盔推到后腦勺,捋起袖管,對著(zhù)‘永昌’號吐了一口唾沫,解脫了方向機,瞄準鏡也不要了,右腿跪在甲板上,用肩膀頂住炮身,向‘永昌’號開(kāi)火?!?/span>

葛毅操縱著(zhù)炮架,炮口對著(zhù)“永昌”號飛快轉動(dòng)著(zhù)?!稗Z”的一炮打過(guò)去,擊中了“永昌”號的指揮臺,頓時(shí)濃煙翻滾升騰?;鸸庵?,葛毅看到一個(gè)肥胖的家伙,連同一面青天白日旗,滾到大海里去了。

這時(shí),魚(yú)雷145號艇也向“永昌”號猛烈射擊?!坝啦碧栍团撝袕棻?,后甲板火焰沖天,映紅了夜空。

張逸民看到護衛艇沖上來(lái)了,為避免誤傷,下令魚(yú)雷艇突擊組放棄攻擊,高速撤回。王永國回憶說(shuō):“后來(lái)遵照基地命令,除131號艇先期返航外,其余5艇于145時(shí)40分返回娘宮?!?/span>

葛毅越戰越勇,兩臂一甩,脫掉雨衣,單穿一件貼身汗衫,轉身又裝炮彈,抱著(zhù)炮身對著(zhù)“永昌”號前甲板狠狠射擊?!坝啦碧柹系膰顸h海軍水兵倒了一大片,許多傷員絕望地號叫著(zhù)往艙里鉆。

“永昌”號冒著(zhù)熊熊大火,不斷下沉,火光一跳,迅速滅了。此時(shí),海面出現了一個(gè)大漩渦,把漂浮的救生筏、碎木片一起卷了進(jìn)去。

海軍福建基地司令部作戰日記中記載:“(1114日)1時(shí)06分,敵‘永昌’號艦沉沒(méi)于烏丘以南15.5海里,即北緯24°2430″,東經(jīng)119°2000″。至此,從我護衛艇發(fā)起攻擊開(kāi)始,至‘永昌’號沉沒(méi),歷時(shí)1小時(shí)33分的崇武以東海戰勝利結束。戰斗中,擊沉了敵護航炮艦‘永昌’號,擊傷了大型獵潛艦‘永泰’號,俘敵上尉補給官以下9人。我方輕傷護衛艇和魚(yú)雷艇各兩艘;犧牲2人,傷14人?!?/span>

588號艇被命名為“海上猛虎艇”■

崇武以東海戰結束后,海軍福建基地的水兵們凱旋。

其實(shí),在崇武以東海戰時(shí),周恩來(lái)和中央軍委副主席賀龍一直堅守在總參作戰部關(guān)注著(zhù)戰況。當1114日凌晨收到海戰勝利結束的消息后,周恩來(lái)簽發(fā)了向全世界播發(fā)的海戰新聞戰報,然后離開(kāi)了總參作戰部。

15日,周恩來(lái)委托陳毅副總理親臨前線(xiàn),看望參戰部隊。

陳毅深入艦艇碼頭,和指戰員們一起參加慶?;顒?dòng)。在慶功大會(huì )上,陳毅高度贊揚崇武以東海戰的勝利。他說(shuō):“這次海戰是近戰的勝利,是迂回包圍的勝利,是打殲滅戰的范例?!?/span>

1126日晚上8時(shí)許,周恩來(lái)總理和羅瑞卿總參謀長(cháng)在上海錦江飯店親切接見(jiàn)了崇武以東海戰參戰部隊榮立戰功的代表。

周恩來(lái)與代表們一邊緊緊握手一邊問(wèn):“你們吃過(guò)飯了嗎?”

周恩來(lái)知道指戰員代表是從福建海防前線(xiàn)趕來(lái)的,關(guān)切地詢(xún)問(wèn):“你們是前天來(lái)的吧?時(shí)間很緊,如有直升機就好了?!?/span>

指戰員代表坐在周恩來(lái)身旁。張逸民作了崇武以東海戰情況匯報。周恩來(lái)邊聽(tīng)匯報邊看作戰代表英雄事跡摘要。當張逸民匯報到“這次海戰的勝利,歸功于戰無(wú)不勝的毛澤東思想,歸功于周總理及時(shí)而正確的指示”時(shí),周恩來(lái)鄭重地說(shuō):“我只是講了幾句,主要靠你們,靠毛澤東思想!怎么攻、怎么打,是你們的事。你們一討論,辦法就出來(lái)了!”

隨后,周恩來(lái)一一詢(xún)問(wèn)大家叫什么名字,是哪里人,入伍幾年了。他詢(xún)問(wèn)后對參戰立功代表說(shuō):“祝賀你們的勝利。這次打得快,打得好,黨中央、國務(wù)院、軍委都很高興。大家要認真總結這次海戰的經(jīng)驗,勝不驕,敗不餒,去爭取新的勝利?!?/span>

最后,周恩來(lái)還問(wèn)了負傷的同志傷在哪里、傷勢怎樣,并囑咐代表們:“向負傷的同志們問(wèn)候!”

周恩來(lái)因晚上還有外事活動(dòng),在和大家一塊合影后,就離開(kāi)了上海錦江飯店。

戰后評功中,588號艇發(fā)揚了老556號艇的傳統,領(lǐng)導班子謙讓退后,把一、二等功評給班長(cháng)、水兵。除指導員秦衛邦被評為二等功外,副艇長(cháng)李朝相、副指導員戴學(xué)明都退讓為三等功。東海艦隊給張逸民記一等功,給在戰斗中負重傷的魏垣武榮記二等功,給第29大隊參謀長(cháng)王志奇記二等功。588號艇副班長(cháng)葛毅被評為“全國戰斗英雄”。588號艇榮立集體一等功。八一電影制片廠(chǎng)攝制了《英雄海軍再獲大捷》紀錄片,在全國宣傳放映。

196623日,國防部授予海軍護衛艇第29大隊1中隊588號艇“海上猛虎艇”榮譽(yù)稱(chēng)號。

■釋放“永昌”號軍艦上的9名國民黨海軍俘虜■

在崇武以東海戰中,“永昌”號軍艦上的9名國民黨海軍俘虜,后來(lái)被釋放。

196957日,福州軍區政治部給中央軍委辦事組寫(xiě)了一份請示報告。報告中說(shuō):“對于19651114日在崇武以東海戰被俘虜的原蔣匪‘永昌’號軍艦人員的教育和處理意見(jiàn),我們曾于1966426日、1215日作過(guò)兩次報告,后因文化大革命而推遲處理?,F鑒于文化大革命已取得偉大勝利,建議對現管訓的9名俘虜,于71日前分別釋放,原蔣匪海軍‘永昌’號軍艦士兵許進(jìn)來(lái)、洪階興,在管訓期間表現好,積極靠攏我們,根據本人要求,以考慮放回臺灣可能受到蔣匪迫害,擬留在祖國大陸,安排農場(chǎng)參加生產(chǎn)勞動(dòng);其他家在臺灣和有親屬在臺灣的原蔣匪‘永昌’號軍艦7名俘虜(正式釋放時(shí),又有兩人要求留在大陸),一律釋放回臺灣。釋放地點(diǎn)在廈門(mén)前沿。釋放時(shí)組織一些宣傳活動(dòng),請新華社發(fā)一條釋放消息,福建前線(xiàn)廣播電臺除播送新華社消息外,并播送福建前線(xiàn)部隊司令部釋放俘虜通知,廈門(mén)前沿對敵廣播站亦安排一些對敵喊話(huà),并編制一些傳單對敵宣傳?!?/span>

610日,中央軍委辦事組給福州軍區政治部回復處理意見(jiàn)的指示:“57日電悉。同意你們對原蔣匪‘永昌’號俘虜的處理意見(jiàn)。釋放消息和釋放通知,送軍委辦事組審查?!?/span>

福州軍區政治部接到中央軍委辦事組的指示后,于614日呈報了釋放通知稿:“軍委辦事組:現呈上我部擬定的《中國人民解放軍福建前線(xiàn)司令部釋放原蔣匪海軍‘永昌’號被俘人員邱文等人回臺灣的通知》一份,請審批。關(guān)于釋放消息,我部新華分社已送新華社總社,轉呈軍委辦事組?!?/span>

福州軍區政治部擬寫(xiě)的《中國人民解放軍福建前線(xiàn)司令部釋放原蔣匪海軍‘永昌’號被俘人員邱文等人回臺灣的通知》原文很短,筆者現將全文抄錄在此。

金門(mén)國民黨官兵們:

中國人民解放軍福建前線(xiàn)司令部,遵照偉大領(lǐng)袖毛主席“本軍對于放下武器的蔣軍官兵,一律不殺不辱,愿留者收容,愿去者遣送”的教導和我軍一貫寬待俘虜的政策,最近全部釋放了196511月在福建崇武以東海戰中被我擊沉的原美制蔣艦“永昌”號上的9名落水被俘人員。對于其中家在金門(mén)、臺灣的邱文等5人,根據其本人的自愿和要求,決定于某月某日凌晨釋放他們回金門(mén)、臺灣,與家人團聚。

5名被俘的蔣匪海軍人員是:原美制蔣艦“永昌”號上尉補給官邱文、輪機上等兵杜柄政、輪機二等兵林永德、勤務(wù)一等兵林旭利、油機下士劉忠雄。當他們到達金門(mén)地區時(shí),希望你們妥善接待,保證他們的生命安全,不得有誤,特此通知。

中國人民解放軍福建前線(xiàn)司令部

621日,中央軍委辦事組回復福州軍區政治部,批示道:“原則同意你們《釋放原蔣匪海軍‘永昌’號被俘人員的通知》?!锻ㄖ分小斔麄兊竭_金門(mén)地區時(shí),希望你們妥善接待,保證他們的生命安全,不得有誤’一句可刪去。另《通知》中的標題及第二段中的‘蔣匪海軍’,請改為‘蔣軍海軍’?!痖T(mén)國民黨官兵們’改為‘金門(mén)國民黨蔣軍官兵們’?!?/span>

623日,《人民日報》發(fā)表了新華社消息:中國人民解放軍福建前線(xiàn)部隊根據我軍一貫的寬待俘虜的政策,最近釋放了被我俘虜的9名蔣介石軍隊的海軍人員。被釋放的蔣軍人員對我軍給他們的寬大待遇,一致表示感謝。這些蔣軍人員,是在196511月崇武以東海戰中美制蔣艦“永昌”號被我擊沉時(shí)落水被俘的。其中家在大陸的彭貴松、王開(kāi)義,根據他們的要求,已資遣回家。另外2名根據他們的意愿,安排了適當的工作。家在臺灣、金門(mén),本人又愿意回去的邱文等5人,已釋放回原籍與親人團聚。這些蔣軍海軍人員在被俘后得到了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寬大待遇。這期間,他們參觀(guān)了偉大祖國的首都北京以及上海、廣州、武漢等城市,訪(fǎng)問(wèn)了許多工廠(chǎng)、學(xué)校和農村人民公社?!麄兣d奮地說(shuō):“只有毛主席英明正確的領(lǐng)導,才使中國人民揚眉吐氣,才使祖國繁榮昌盛。社會(huì )主義祖國所取得的偉大成就使我們感到無(wú)比自豪?!?/span>

如今,“海上猛虎艇”已發(fā)展到第四代。從第一代排水量只有75噸的護衛艇(舷號556),到第四代排水量為1300噸的導彈護衛艦“泉州艦”(舷號588),見(jiàn)證了中國海軍的發(fā)展壯大歷程。如今,人民海軍雖然由當年的小艇變成了軍艦,但“海上猛虎”的精神依然在海疆延續和傳承?!?/span>

(作者聲明:本文由《黨史博覽》獨家編發(fā),未經(jīng)允許,不許選編、摘編、上網(wǎng)等)

友情鏈接

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(wǎng)求是網(wǎng)鳳凰網(wǎng)國際在線(xiàn)中國青年網(wǎng)共產(chǎn)黨員網(wǎng)光明網(wǎng)中國日報網(wǎng)央視網(wǎng)中國網(wǎng)新華網(wǎng)中國政府網(wǎng)中國共產(chǎn)黨新聞網(wǎng)人民網(wǎng)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(chǎn)黨歷史網(wǎng)河南黨史方志網(wǎng)

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? 2000-2018 中共黨史網(wǎng) All Rights Reserved.
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﹑信息和各種專(zhuān)題專(zhuān)欄資料,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,未經(jīng)書(shū)面授權禁止使用,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。豫ICP備18012056號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