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

<<返回首頁(yè)

當前位置: 網(wǎng)站首頁(yè) > 將帥風(fēng)采

秦基偉在上甘嶺戰役中(下)
來(lái)源:《黨史博覽》2021年第11期  作者:吳東峰  點(diǎn)擊次數:

■“喀秋莎”狂吻上甘嶺

在敵我都困難的時(shí)候,最后應該使用強些的力量將陣地全部奪取,爾后加重前沿的火器,決心打退敵人的反撲,爭取時(shí)間給予敵以更大的殺傷打擊。在陣地來(lái)說(shuō),應該把戰斗的焦點(diǎn)往敵方推,這樣既可縮小戰斗面積,又可積極爭取時(shí)間,鞏固主陣地加筑工事。當然,這樣打法,可能在開(kāi)始幾天中代價(jià)會(huì )大些,但不經(jīng)過(guò)決戰是不可能將敵人的進(jìn)攻停止下來(lái)的。

——摘自秦基偉19521117日日記

15軍炮兵室主任靳鐘回憶,大約在上甘嶺戰役爆發(fā)的第三天,秦基偉突然靈機一動(dòng),接通志愿軍副司令員洪學(xué)智的電話(huà)——想請這位當年長(cháng)征路上的老領(lǐng)導、分管志愿軍后勤的大總管,給些裝備支援。


秦基偉

電話(huà)接通,未等秦基偉開(kāi)口,洪學(xué)智就著(zhù)急地問(wèn):“老秦,你那邊怎么樣?”

“范佛里特想上五圣山,把兩個(gè)高地都快炸平了?!鼻鼗鶄セ卮?。

“說(shuō)吧,要什么?你們15軍要什么我給什么!”

“給我一點(diǎn)炮吧!”

“什么炮?”

“喀秋莎!”秦基偉脫口而出。

洪學(xué)智爽朗地答應:“行,最遲明天中午前趕到?!?/span>

秦基偉動(dòng)情地說(shuō):“洪副司令員,15軍給你敬禮了!

筆者在采訪(fǎng)中了解到,秦基偉是一位十分好學(xué)的軍事指揮員,特別是對現代武器裝備,既好奇又好玩,玩之不倦,樂(lè )此不疲,有時(shí)幾近著(zhù)迷。

崔建功曾對筆者說(shuō),秦基偉能打、善學(xué)、會(huì )玩。上山打獵,開(kāi)車(chē)兜風(fēng),打撲克,下象棋,樣樣都會(huì )。當支隊長(cháng)玩迫擊炮,差點(diǎn)兒炸了自己;當分區司令員玩照相機;當縱隊司令員玩汽車(chē),幾次翻車(chē)遇險;當軍長(cháng)玩無(wú)線(xiàn)電;在上甘嶺戰斗中玩“喀秋莎”。崔建功還補充說(shuō):“好玩也就是好學(xué),學(xué)習新鮮的東西?!?/span>

“在近代戰爭中雙方如此強大的炮火,白天甚至夜間是一樣。這樣大的用兵而且又是那樣的密集沖鋒,有多少人死不完呢?”這是秦基偉在上甘嶺戰役中反復給自己提出的一個(gè)大問(wèn)題。

秦基偉認為,充分發(fā)揮炮兵作用,不但是殲滅敵人的需要,也是保護自己的需要,只有更有效地殲滅敵人,才能更有效地保護自己。他多次強調:“形成炮火優(yōu)勢,發(fā)揮炮火威力是取勝的關(guān)鍵?!庇谑?,他想到了曾經(jīng)在蘇聯(lián)電影中看到的“咯秋莎”火箭炮發(fā)射的鏡頭。

“喀秋莎”,是BM-13型多管火箭炮的流行名字。這種輪式自行火炮,彈徑132毫米,每輛炮車(chē)有一座8聯(lián)裝軌式火箭發(fā)射架,每條滑軌上下各裝掛1枚火箭彈,每炮共裝16枚,最大射程為8500米,電氣點(diǎn)火,在數秒鐘內即可全部發(fā)射完畢。

秦基偉早就了解到,這種火箭炮彈徑大、彈群密集、發(fā)射速度快、殺傷力強、戰場(chǎng)機動(dòng)性能好。因其彈群覆蓋面積很大,故“喀秋莎”最適合用于對大面積集群目標射擊。

靳鐘回憶,“咯秋莎”火箭炮運來(lái)后,秦基偉高興得跳起來(lái),把“喀秋莎”當作“寶貝蛋”。他常說(shuō):“同志們,我們的‘喀秋莎’炮彈價(jià)值有多高?一顆炮彈的價(jià)值就是6兩黃金呀,相當于一個(gè)富農的全年收入呀!”

每次用“喀秋莎”,秦基偉都一再指示要選擇好發(fā)射陣地,掌握好發(fā)射時(shí)機,確保安全。靳鐘回憶,每次反擊前我們所設的假陣地,都遭到了敵人的炮轟;發(fā)射后,所有的真陣地也遭到了敵人的破壞,不過(guò),我們的“喀秋莎”這時(shí)早已按秦軍長(cháng)的秘密指令轉移到安全地帶了。

靳鐘回憶,上甘嶺戰役,志愿軍使用蘇聯(lián)支援的“喀秋莎”火箭炮是保密的,所以很少有人知道。其實(shí),戰斗打響的前幾天,15軍就用上了“喀秋莎”火箭炮。1019日,兩個(gè)營(yíng)的“喀秋莎”齊放,火光沖天,格外壯觀(guān)。觀(guān)戰官兵歡騰雀躍。

1029日,秦基偉批準了45師和29師首長(cháng)聯(lián)名上報的射擊作戰方案,決定:“為利用有利地形,大量殲滅敵人,30日夜只拿下597.9高地主峰,其余次日奪取之?!彼貏e強調:“為此必須具有充分的彈藥保證和投入新的力量,特別是86團參戰后,更需要一開(kāi)始搞好。這對今后持續作戰提高自己信心,打擊敵人的士氣和信心極其重要?!?/span>

1030日,45師副師長(cháng)唐萬(wàn)成在炮兵指揮所指揮,連續打了兩個(gè)“喀秋莎”的齊放。

這是志愿軍第三次全部恢復597.9高地?!翱η锷钡谝粋€(gè)齊放在1分鐘之內全部發(fā)射完畢,接下來(lái)是第二個(gè)齊放。兩個(gè)齊放之后,“喀秋莎”209炮團迅速撤出陣地。從進(jìn)入陣地到發(fā)射完轉移,前后只用了13分鐘。

聶濟峰晚年對這次成功的大反擊情景,記憶深刻。他興奮地回憶道:“‘喀秋莎’全團再齊放,整個(gè)上甘嶺的天空都被打紅了……那可真是像火海,一下子把前面、后面都‘蓋了’?!w了’以后炮兵再打,步兵才開(kāi)始沖鋒。在我炮火的壓制下,敵人近兩小時(shí)沒(méi)有打出炮來(lái)。我們的炮火既猛又準,越打越精?!?/span>

經(jīng)過(guò)幾次大反擊,志愿軍大規模炮戰發(fā)揮了巨大作用。秦基偉高興地說(shuō):“我們有了‘喀秋莎’,只要敵人敢于反撲,我想應該表示特別的歡迎。美帝國主義拿無(wú)數美國士兵及南朝鮮偽軍的生命開(kāi)玩笑,這正是我們求之不得的好戰機。在這兩個(gè)連的陣地上打敗敵人兩個(gè)師的進(jìn)攻,這不是很難得的機會(huì )嗎?”

上甘嶺戰役中,在秦基偉直接指揮下,“喀秋莎”209炮團先后10次參加戰斗,給敵人以沉重的打擊。209炮團此役獲得錦旗一面,上面寫(xiě)著(zhù):“百發(fā)齊放,震破敵膽,戰士最?lèi)?ài)你,敵人最怕你!”

115日,中朝聯(lián)合司令部首長(cháng)彭德懷、鄧華、樸一禹致電嘉獎15軍:“你軍與敵血戰了二十余日,敵軍集中了空前優(yōu)勢的炮兵、飛機、坦克及大量步兵集團沖鋒,不僅不能奪取我軍陣地,而且喪失了一萬(wàn)五千人的有生力量及大量炮彈,你們則發(fā)揚了堅韌頑強的戰斗作風(fēng),愈打愈強,戰術(shù)愈打愈靈活,步炮協(xié)同愈打愈密切,戰斗傷亡亦逐漸減少,特別是二日斃傷敵一千九百余人,這樣打下去,‘必能制敵于死命’。我們特向你們祝賀,望激勵全軍再接再厲,堅決戰斗下去,直到將敵人的局部進(jìn)攻完全徹底粉碎。預祝你們勝利?!?/span>

秦基偉立即指示15軍政治部,將這份嘉獎令印成紅色大字的“號外”,迅速撒向上甘嶺全線(xiàn)陣地。1110日,時(shí)刻都在關(guān)注上甘嶺戰役的毛澤東將這份嘉獎電批轉各大軍區、各軍兵種及軍委各部。

19521216日,毛澤東進(jìn)一步指出:“今年秋季作戰,我取得如此勝利,除由于官兵勇敢、工事堅固、指揮得當、供應不缺外,炮火的猛烈和射擊的準確實(shí)為制勝的要素?!?/span>

■三位將軍搶吃一盤(pán)菜

在一個(gè)陣地上,參戰部隊近五萬(wàn),參戰建制以團計算廿多個(gè),兵種是那樣多,戰斗又是如此殘酷……指揮這個(gè)戰斗的人,每一小時(shí)不知有多少問(wèn)題需要經(jīng)過(guò)他的思考和分析。一個(gè)人的精力是有限的,從原則方針到具體生活,到處都是問(wèn)題,使之積極愉快地執行,并完成一個(gè)共同的任務(wù)——殲滅敵人,恢復陣地,減少自己的傷亡,而且又能在這個(gè)原則下團結,不發(fā)生其他問(wèn)題,這就更需要指揮員樣樣周到,度量大,能受得起引起不愉快的言語(yǔ)和片面的埋怨,就成了特別重要的問(wèn)題了。

——摘自秦基偉1952125日日記

1952117日,毛澤東親擬了中央軍委給志愿軍司令部、第3兵團對五圣山作戰部署的復電。這封解密后刊載于《抗美援朝戰爭史》的絕密電報,披露了毛澤東對上甘嶺保衛戰的重要評價(jià)以及當時(shí)第3兵團對597.9高地及537.7北山作戰部署的核心內容:

此次五圣山附近的作戰,已發(fā)展成為戰役的規模,并已取得巨大勝利,望你們鼓勵該軍,堅決作戰,為爭取勝利而奮斗。

為了便于指揮,決定組織五圣山戰斗指揮所,由12軍副軍長(cháng)李德生同志負責統一指揮31師和34師的反擊作戰及29師的配合動(dòng)作(31師、34師擔任反擊,29師擔任防御),該指揮所歸15軍軍長(cháng)秦基偉直接指揮。

復電還明確部署:“為統一炮兵指揮,決定組成炮兵指揮所,由炮7師師長(cháng)顏伏同志負責,統一指揮支援五圣山前沿作戰的各配屬炮兵。炮兵指揮所應與李德生指揮所靠近,以便協(xié)同?!?/span>

由毛澤東親擬的這封電報,是上甘嶺戰斗由戰術(shù)規模發(fā)展到戰役規模的重要標志。

事實(shí)上,早在115日,秦基偉就知道了第3兵團的這一調整方案。3兵團副司令員王近山、副政治委員杜義德和參謀長(cháng)王蘊瑞根據志愿軍首長(cháng)“堅決戰斗下去”的指示和新的敵我態(tài)勢,對鞏固597.9高地和奪回537.7北山高地的作戰作了重新部署。

當天晚上,秦基偉在日記中寫(xiě)道:“為了保持和準備同敵人繼續戰斗,爭取更大的打擊敵人,使朝鮮戰局引起新的變化,志司兵團的決心是繼續打下去,以12軍主力投入戰斗,統一由我指揮。這樣戰斗的范圍就擴大了。今天既不是一個(gè)師一個(gè)軍的問(wèn)題,而是全兵團全朝鮮的戰爭形勢的改變問(wèn)題。這個(gè)戰斗確真具有戰略意義的作用……”

王近山對秦基偉說(shuō):“現在有兩個(gè)方案,一是打下去,二是撤下來(lái)。你要哪個(gè)?”

王近山本意是1545師從上甘嶺撤出,代之以1231師作戰和指揮。王近山擔心的是45師連續鏖戰減員嚴重。秦基偉卻極不情愿。他認為,在這個(gè)時(shí)候,讓別的部隊上來(lái)代替自己的部隊,丟不起這個(gè)臉。何況,45師的陣地并沒(méi)有全丟;更何況,15軍還有向守志的44師沒(méi)有動(dòng)。

秦基偉非常尊重這位與自己一樣從大別山拼殺出來(lái)的同鄉戰友,但這一次,他火了,對王近山吼道:“我們15軍堅決不下陣地!我們死也要死在上甘嶺?!?/span>

上甘嶺之戰爆發(fā)后,王近山與秦基偉保持著(zhù)熱線(xiàn)聯(lián)系,不但及時(shí)下達指示,還詳細詢(xún)問(wèn)情況,交換意見(jiàn)。事實(shí)上,王近山與秦基偉不僅是紅安老鄉,還曾是抗日戰爭時(shí)期的老搭檔。他們性格相仿,均有傲骨,雖然電話(huà)中時(shí)有“叮當”,但過(guò)后就煙消云散。

面對著(zhù)秦基偉的堅決態(tài)度,王近山也不得不作出妥協(xié):“那好那好,你們不下來(lái)可以,但曾紹山(12軍軍長(cháng))也要上。12軍部隊配你指揮,李德生先帶第31師過(guò)來(lái),34師和35師也隨時(shí)準備投入戰斗……”

秦基偉對這一部署調整表示可以接受。他認為,這一部署調整大大加強了戰役預備隊的力量,不但使上甘嶺戰斗擴大到戰役規模,而且還將使朝鮮戰場(chǎng)發(fā)生根本變化,這種變化對我軍十分有利,而大大不利于敵人了。

這就是后來(lái)被15軍稱(chēng)為“換湯不換藥”,12軍稱(chēng)為“換藥不換湯”的上甘嶺志愿軍部隊調整方案。正是這一調整,把上甘嶺之戰由戰斗推向戰役,也成就了秦基偉一代戰將的功名。

12軍上來(lái)后,為保證上甘嶺戰役的勝利,秦基偉清醒地向兵團提出了三個(gè)條件:“后備力量的保證,彈藥供應上的保證,我們在戰術(shù)指導上不犯錯誤?!彼f(shuō),只要這三條具備,“打到什么時(shí)候都可取得勝利。這三條從現在來(lái)看完全具備著(zhù)”。

秦基偉分析:31師、34師投入戰斗之后,估計不但可以對付南朝鮮第2師、第9師的進(jìn)攻,還可持續到對付25師作戰一兩次,那時(shí)將1544師抽出來(lái)投入反擊,或45師主動(dòng)再投入反擊,這樣我們的力量是夠用了;彈藥迄今還感到滿(mǎn)意,今后會(huì )更好;戰術(shù)上的問(wèn)題,特別要提倡學(xué)習3191團的戰斗動(dòng)作和指揮,加之前面有李德生同志,后面有兵團、志司掌握很緊,情況的掌握一般不慢并較可靠的?!?/span>

12軍正是在15軍力量不足以與敵繼續作戰的關(guān)鍵時(shí)刻,投入作戰的。秦基偉認為,12軍參戰部隊配屬給15軍后,識大體、明大局,毫無(wú)怨言,這使得15軍在指揮上更加順暢,顯示了一支老部隊的謙虛與成熟,而且在戰役中同樣有不凡的表現,為戰役的最后勝利畫(huà)上了圓滿(mǎn)句號。

事實(shí)上,秦基偉在不同歷史時(shí)期都反復說(shuō):“我特別要強調的是,第12軍的參戰,是取得上甘嶺作戰最后勝利的保證。12軍是在什么樣情況下投入戰斗的呢?是在戰斗最緊張、最艱苦的情況下趕來(lái)參戰的。在597.9高地戰斗發(fā)展到?jīng)Q戰階段,李德生同志的到來(lái),31師投入戰斗,使我們更增加了取得戰役全勝的信心??梢哉f(shuō),沒(méi)有12軍的參戰,當時(shí)的這個(gè)客觀(guān)情況,要是只靠15軍,很難把它打成最后這么個(gè)結局的?!?/span>

1952111日,1545師除炮兵、通信、觀(guān)察、后勤機構原地不動(dòng),以保證12軍部隊作戰外,堅守597.9高地和537.7北山高地的全部任務(wù)移交給1231師,45師部隊撤出上甘嶺,前往兵馬洞休整。當天深夜,第931營(yíng)與第91團一起,全面接替597.9高地防務(wù);第92團也接替了537.7北山高地陣地防務(wù)。


上甘嶺陣地上的彈殼

此時(shí),經(jīng)過(guò)20天與敵人較量的秦基偉,對打勝上甘嶺這一仗已然胸有成竹,勝券在握。15軍參謀長(cháng)張蘊鈺認為,第3兵團的這一新的部署,雖然把15軍主力45師換下去,把12軍主力拉上來(lái),表面上來(lái)看是“調兵換將”,實(shí)際上是“增兵增將”。秦基偉從此開(kāi)始指揮著(zhù)15軍和12軍各2個(gè)師,以及志愿軍炮兵第7師等參戰部隊,指揮權限上升了一個(gè)級別。

秦基偉在上甘嶺戰役危急和關(guān)鍵時(shí)刻,咬緊牙關(guān),勇挑重擔。12軍的加入,使他第一次站在了指揮兩個(gè)軍部隊的位置上。為了讓12軍部隊盡快熟悉情況,他要求45師部隊留下部分戰斗骨干,為12軍參戰部隊當顧問(wèn)和助手,各自負責,直到陣地收復才算完成任務(wù)。各級司令部班底,不是完全撤走,而是不斷地加強,得力的參謀都要留下。聶濟峰回憶,秦基偉還明確要求,45師師長(cháng)崔建功做12軍副軍長(cháng)李德生的顧問(wèn),參謀長(cháng)張蘊鈺做李德生的前指助手。

12軍司令部參謀崔明禮,是1545師師長(cháng)崔建功的堂侄。200152日,崔明禮在廣州接受筆者采訪(fǎng)時(shí)說(shuō),上甘嶺戰役打響后,志司發(fā)的表彰通報,都是只提15軍,那時(shí)候12軍官兵一度有情緒。有一次,李德生副軍長(cháng)叫崔明禮向下發(fā)通報,崔明禮一看又是“15軍某部”,老大不高興,就對李德生說(shuō):“這是發(fā)給15軍的,不是發(fā)給12軍的?!辈涣?,李德生竟哈哈笑了。他說(shuō):“現在上甘嶺這一仗越打越大了,不是哪個(gè)軍打的問(wèn)題,也不是哪個(gè)兵團打的問(wèn)題。打15軍的牌子,就是打志愿軍的牌子,就是打中國人民的牌子?!倍嗄旰?,崔明禮還感慨地說(shuō):“李德生站得高,他的水平,我們無(wú)法比??!”

聶濟峰晚年也由此感嘆,上甘嶺戰役的最后勝利,是在15軍軍長(cháng)秦基偉、12軍副軍長(cháng)李德生的指揮下,29師、31師、45師三支部隊協(xié)同作戰,團結拼搏的結果。

聶濟峰回憶說(shuō),李德生到上甘嶺前是1231師師長(cháng),到上甘嶺時(shí)才下的任副軍長(cháng)命令。為了便于李德生指揮作戰,秦基偉專(zhuān)門(mén)派15軍參謀長(cháng)張蘊鈺到前線(xiàn)協(xié)助李德生指揮。前線(xiàn)指揮所領(lǐng)導有李德生、張蘊鈺、崔建功、張顯揚、李長(cháng)林、劉瑄等。

19521026日,15軍作戰會(huì )議后,29師師長(cháng)張顯揚、政委王新,31師政委劉瑄、副師長(cháng)李長(cháng)林帶著(zhù)精干的機關(guān)人員,來(lái)到德山峴指揮所。45師特意讓工兵連夜趕做了一個(gè)長(cháng)條方桌和幾把靠背椅子,安放在作戰科,以便讓師首長(cháng)們商討軍機之用。

聶濟峰回憶,12軍與15軍同為紅四方面軍的老底子,同在太行山上打過(guò)日本侵略軍,后來(lái)又同在第二野戰軍序列內。12軍前來(lái)參戰,15軍官兵都很高興,普遍認為,來(lái)了一位副軍長(cháng),帶來(lái)的力量就大了。李德生作戰主動(dòng)性很強,為了把上甘嶺這一仗打好,他還跟軍領(lǐng)導打了招呼,后經(jīng)兵團同意,又把92團也拉了上來(lái),這等于31師全師都參戰了。12軍領(lǐng)導還根據李德生的建議,命令34師作預備隊。

聶濟峰認為,上甘嶺戰役中,15軍和12軍部隊就是一個(gè)整體,我們打的都是志愿軍的仗。他舉例,有一次(113日晚),朝鮮群眾送上來(lái)一些新鮮青菜,45師“大廚”招待前線(xiàn)指揮所領(lǐng)導。李德生、崔建功、聶濟峰、張顯揚、王新等同席共餐。開(kāi)始是你稱(chēng)我是“老大哥,先吃”,我稱(chēng)你是“老大哥,先吃”。吃著(zhù)吃著(zhù),都露出了“真面目”:每一雙筷子都往綠油油的青菜上夾。李德生一看不好,端起青菜盤(pán)子說(shuō):“這一盤(pán)我來(lái)消滅吧,不用麻煩你們了!”見(jiàn)李德生鉆進(jìn)另一間房子“獨吞”青菜,張顯揚、崔建功連忙跟著(zhù)去搶菜吃。張顯揚說(shuō):“打上甘嶺,我們要合著(zhù)打,這青菜也要合著(zhù)吃?!蓖跣碌韧?zhù)他們?yōu)榱艘槐P(pán)青菜你搶我?jiàn)Z,笑得前俯后仰。

15軍志愿軍老戰士李義山回憶,12軍是二野老部隊,研究作戰非常細,打仗很有一套。比如,在敵人炮火下進(jìn)攻,采取了隔501人的小兵群前進(jìn),有效減少了傷亡。1291團團長(cháng)李長(cháng)林發(fā)現高地上有多達十幾個(gè)連的建制部隊,為避免多建制所引起的指揮混亂,讓919個(gè)連采取“車(chē)輪戰”,一個(gè)連一個(gè)連投入戰斗,每個(gè)連不管傷亡如何,一律只打一天,就撤下來(lái)休整,連長(cháng)則留下來(lái),作為后一個(gè)連長(cháng)的顧問(wèn)。這樣做,不僅避免了指揮上的混亂,也使各連都保存了一批骨干。

1952111日起,1231918連調上597.9高地,接替1545師無(wú)力再守的7個(gè)陣地。當天下午4時(shí),南朝鮮軍攻占了上甘嶺10號陣地等,戰斗打得很慘烈,差不多快打光了,剩一個(gè)班長(cháng)跑到12軍請求增援。剛上陣地的8連官兵二話(huà)沒(méi)說(shuō),立即派出人增援,10多名戰士跟著(zhù)炮彈彈著(zhù)點(diǎn)沖了過(guò)去,一陣手榴彈,就把陣地奪回來(lái)了。

王萬(wàn)成、朱友光等3人戰斗小組前去增援只剩下兩名傷員的1號陣地。當時(shí),敵人已經(jīng)沖上來(lái)了,朱友光當場(chǎng)就抓起爆破筒,沖到了敵人中間;王萬(wàn)成緊跟著(zhù)也沖了上去。這兩名四川安岳縣小老鄉,壯烈犧牲。他們就是電影《英雄兒女》中王成的原型。

1545師政委聶濟峰說(shuō):“12軍為了增援我們,剛剛接手陣地,就打出了兩位戰斗英雄,了不起呀!”

■范佛里特的另一只眼睛

在這種情況下,敵我雙方誰(shuí)不犯錯誤,誰(shuí)有強大的二梯隊,誰(shuí)就可以獲得最后勝利。從現在來(lái)看,我們較敵人優(yōu)越的是有了新的二梯隊,戰術(shù)上有了過(guò)去二十余天的經(jīng)驗,加之火炮加強,彈藥充足……

這樣估計而且應該也必須搞得好。反下陣地之后,再讓敵人犯錯誤,急忙投入大部隊,白天分路進(jìn)攻,在我強大的有充分準備的火炮下,使敵人的有生力量再次受到殲滅性的打擊,戰斗即很快可能結束。

我們什么時(shí)候都不能松懈,而且必須從更困難更嚴重的情況作準備,這樣使我們始終掌握斗爭的主動(dòng),指導上的主動(dòng)。

——摘自秦基偉1952119日日記

19521125日,持續鏖戰43天的上甘嶺戰役結束?!奥?lián)合國軍”發(fā)射了190多萬(wàn)發(fā)炮彈和5000余枚炸彈,損失了274架戰機,付出了2.5萬(wàn)余人傷亡的代價(jià)之后,上甘嶺依然牢牢掌握在志愿軍手中。

后來(lái),上甘嶺戰役進(jìn)入了西點(diǎn)軍校的課堂。硝煙散去,雙方的戰將還在為這場(chǎng)戰役而思考。

上甘嶺戰役是秦基偉的成名之戰,但也是他的心中之痛。將軍晚年,依然在思考作戰中的問(wèn)題。20世紀90年代,一位作家采訪(fǎng)過(guò)秦基偉。

作家問(wèn):“在這3.7平方公里的山地,志愿軍付出了犧牲1.156萬(wàn)人傷亡的代價(jià),是否值得?”

秦基偉答:“我們是否也應該同時(shí)想想當時(shí)的所謂‘聯(lián)合國軍’,同樣是為了這塊3.7平方公里的山地,付出了傷亡2萬(wàn)余人的沉重代價(jià),消耗了大量的武器彈藥,究竟是什么用意?”

“作為上甘嶺的直接指揮者,幾十年來(lái)我一直心存疑竇,我總認為范佛里特還有另一種不為人知的陰謀,也就是在上甘嶺戰斗登峰造極之時(shí),他的一只眼睛盯著(zhù)五圣山,另一只眼睛一定瞪得老大窺視我的西方山?!薄爸皇俏覀冊谖鞣缴剿浪腊幢粍?dòng),范佛里特才悻悻作罷。如果我們因為上甘嶺戰事吃緊而動(dòng)用西方山的44師,范佛里特很有可能回馬一槍?zhuān)蛭覀儌€(gè)聲東擊西。他們畢竟是機械化部隊,撤出戰斗快,重新投入戰斗也快。那樣一來(lái),上甘嶺戰役就成了西方山戰役,戰役的最后結局是什么樣子?就很難想象……”

西方山緊靠平康平原,是朝鮮東海岸元山至西海岸汶山公路的連接點(diǎn),又有漢城至元山的鐵路縱貫其中,交通便利,有利于敵人的坦克和機械化部隊機動(dòng)。那里,也是15軍與38軍陣地的接合部。

秦基偉始終認為,44師師長(cháng)向守志所部防守的西方山方向是15軍防御的重中之重。重中之重,自然就要放上強中之強的部隊。

以美軍裝備優(yōu)勢和火力優(yōu)勢,假設它要用35個(gè)師來(lái)進(jìn)攻平康,志愿軍要對付它就可能比較困難。那么,怎樣叫它不進(jìn)攻平康呢?這始終是秦基偉擔心和思考的問(wèn)題。

向守志回憶,1952年春的一個(gè)下午,他正在130團參加戰評會(huì ),突然接到軍部通知,立即趕到軍部受領(lǐng)新的作戰任務(wù)。

在作戰指揮所,秦基偉軍長(cháng)指著(zhù)地圖對向守志說(shuō):“志愿軍總部判斷,‘聯(lián)合國軍’為了配合板門(mén)店談判,正在醞釀大的動(dòng)作,估計敵人向西方山、平康方向進(jìn)攻的可能性較大?!?/span>

秦基偉轉告向守志,彭德懷司令員和兵團陳賡司令員都一再?lài)诟牢覀儯?/span>“平康這個(gè)口子一定要做到萬(wàn)無(wú)一失,如果西方山、斗流山、五圣山出了問(wèn)題,敵人可以在平康長(cháng)驅直入,麻煩就大了?!?/span>

“秦軍長(cháng)轉過(guò)身,面色凝重而嚴肅地向我交代任務(wù)?!睍r(shí)隔多年,向守志依然記得秦基偉的指示,“為了阻滯敵人的進(jìn)攻,第3兵團和軍決定,你們44師擔任西方山戰線(xiàn)的防御任務(wù),并配備1個(gè)步兵團、2個(gè)炮兵團、1個(gè)戰防炮營(yíng)、2個(gè)坦克連、2個(gè)高炮營(yíng)歸你指揮?!?/span>

195249日,向守志率44師到達平康地區,接替第2676師防地,擔任平康地區正面寬16公里、縱深長(cháng)24公里的防御任務(wù)。

向守志回憶,1014日,“聯(lián)合國軍”突然向我15軍第45師堅守的上甘嶺陣地發(fā)動(dòng)了瘋狂的進(jìn)攻。同時(shí),我44師當面之敵美軍第7師和南朝鮮9師,為配合進(jìn)攻上甘嶺,以4個(gè)營(yíng)的兵力,在大量飛機、坦克、大炮的配合下,向我391高地、上佳山西北無(wú)名高地、芝村南山及411.9高地,發(fā)起了連續進(jìn)攻,均被44師頑強擊退。

1022日,第3兵團首長(cháng)為加強五圣山方向防御力量,決定調87團加入上甘嶺地區作戰。向守志與政委朱業(yè)奎決定,132團接替87團在391高地的防務(wù)。第二天,向守志親自率87團與45師進(jìn)行了移交。

向守志回憶,45師師長(cháng)崔建功向我講述了上甘嶺作戰的有關(guān)情況。他感謝44師為大量吸引、牽制、殺傷敵人,堅決、有力地配合上甘嶺作戰。向守志回到師部,把上甘嶺的戰況和兵團的決心立即通報全師,指戰員們摩拳擦掌,紛紛表示要英勇殺敵,繼續配合上甘嶺作戰。

于是在15軍的另一戰場(chǎng)上,也就是西方山地區的44師,對當面之敵發(fā)動(dòng)了一系列的攻擊行動(dòng)。44師一舉奪取并鞏固了391高地,殲敵4000余人。他們不僅有效牽制了美軍,也改善了志愿軍在平康谷地的防御態(tài)勢,受到志愿軍總部的通令嘉獎。

1027日,上甘嶺戰役關(guān)鍵時(shí)刻,44師強襲381東北無(wú)名高地,繼而攻擊391高地南峰之敵,向三八線(xiàn)以南推進(jìn)了13平方公里。

1028日,范佛里特擔心志愿軍沿漢灘川以西,斗流峰、西方山以南向其左側背出擊,不得不將美7師在漢灘川以東防務(wù)及該師在上甘嶺與志愿軍45師爭奪597.9高地和537.7北山高地的任務(wù)交給南朝鮮2師接替。因此,向守志自豪地對筆者說(shuō):“美7師主力西調,他們的部分炮火被我師頻頻出擊所吸引,給上甘嶺主陣地部隊的反擊創(chuàng )造了有利條件?!?/span>

由于秦基偉已經(jīng)睜大眼睛望著(zhù)西方山了,所以范佛里特把“攤牌計劃”轉向了五圣山下的上甘嶺。而當范佛里特瞪著(zhù)雙眼盯著(zhù)上甘嶺時(shí),他沒(méi)有想到秦基偉率15軍把這個(gè)原來(lái)次要防御方向打成了主戰場(chǎng)。

秦基偉指揮15軍頑強堅守上甘嶺,實(shí)際上也有效地牽制或者說(shuō)徹底打破了美軍以西方山方向為突破口,向平康大舉進(jìn)攻的企圖。


上甘嶺英雄陣地

19521125日,12軍副軍長(cháng)李德生召開(kāi)五圣山指揮所作戰會(huì )議,決定繼續爭奪和鞏固537.7北山高地。是役,12106團接替92團的537.7北山高地防務(wù)后,擊退敵人50余次沖擊,殲敵1400余人。至此,遭受志愿軍連續打擊的“聯(lián)合國軍”,已經(jīng)無(wú)意也無(wú)力組織營(yíng)以上兵力的進(jìn)攻了。

同一天,15軍參謀長(cháng)張蘊鈺在五圣山指揮所參加作戰會(huì )議后,回到道德洞向秦基偉作了匯報。張蘊鈺認為,范佛里特兵源枯竭,進(jìn)攻缺乏后勁了,如果我們繼續擺著(zhù)戰役的架勢,從作戰效益上講是一種浪費,故建議結束戰役,將537.7北山高地的爭奪和最后鞏固作為戰術(shù)性行動(dòng)來(lái)對待。

秦基偉當即拍板:上甘嶺戰役基本結束。這一天,12106團順利完成使命,將537.7高地移交給29師。

時(shí)任15軍司令部參謀的桑傳寶回憶,從1124日夜半開(kāi)始,朝鮮半島下了一場(chǎng)特大的雪。大雪茫茫,上甘嶺上的坑道口都被大雪覆蓋了。25日晨,天還沒(méi)亮,秦基偉就踏著(zhù)積雪來(lái)到作戰室,正在值班的桑傳寶送上一份電報給秦基偉看。電報是前方指揮所發(fā)來(lái)的。電報說(shuō):25日凌晨零時(shí)1分以后,敵方未打一槍未開(kāi)一炮,未見(jiàn)敵機活動(dòng)和敵人身影。

秦基偉似乎早已預料到這一結局,平靜地說(shuō)了一句意味深長(cháng)的話(huà):“他們不打了,我們也不打了?!?/span>

雖然嘴上說(shuō)“他們不打了,我們也不打了”,但在那個(gè)冰封雪凍的早晨,在秦基偉的現實(shí)意識里,上甘嶺戰役仿佛仍在進(jìn)行之中。

那時(shí)的秦基偉并不知道,上甘嶺戰役的政治因素,早已超越軍事因素。其實(shí),范佛里特的另一只眼睛,無(wú)時(shí)無(wú)刻不被大洋彼岸的美國大選所左右。

當年的114日,是美國總統選舉投票日。雖然范佛里特為共和黨競選人艾森豪威爾的西點(diǎn)軍校同學(xué),但為了執政的民主黨,范佛里特還是執意發(fā)起了包括上甘嶺戰役在內的“金化攻勢”行動(dòng)。美軍兵敗上甘嶺,影響了美國大選的走向。艾森豪威爾以朝鮮戰爭為題大做文章,攻擊民主黨,結果大獲全勝。美聯(lián)社報道,“聯(lián)軍所犧牲的人和消耗的軍隊,已使聯(lián)軍司令官們震驚了”。

民主黨敗選,范佛里特自然逃脫不了干系。19531月,他被撤職。而竭力反對這一冒險行動(dòng)的時(shí)任“聯(lián)合國軍”總司令克拉克,在朝鮮戰爭后還擔任了12年的軍校校長(cháng)。

上甘嶺戰役結束后,秦基偉的警惕性始終沒(méi)有放松。

向守志回憶,在上甘嶺戰役中,秦基偉從未放松過(guò)應對敵人較大的重點(diǎn)攻勢的思想和物質(zhì)力量準備,特別是對敵人進(jìn)攻西方山的準備。11月后,朝鮮戰場(chǎng)戰爭態(tài)勢我軍開(kāi)始由劣勢轉為優(yōu)勢,秦基偉仍然在思考和謀劃著(zhù)應對更大的戰爭困難。他的日記記錄了他當時(shí)應對更大戰爭的計劃:

一是,軍的防御正面應當縮短,大體上在一個(gè)軍的防御正面,不超過(guò)20公里。軍、師均以后三角隊形為宜。二是,預備兵員的準備及訓練問(wèn)題,要減少運輸、減少在朝鮮吃飯的人數,而從軍到志司都要有預備兵員,戰斗打起來(lái)不再從國內調動(dòng)。三是,軍必須保持一定的機動(dòng)彈藥數量,才能保持隨打隨補。否則,待打起來(lái)再報每天的消耗領(lǐng)補,是遠水救不了近火的。

60多年后的今天,上甘嶺的話(huà)題,依然是抗美援朝戰史上最熱門(mén)的話(huà)題之一。其中最重要的一個(gè)疑問(wèn)是,上甘嶺,打的究竟是什么?爭的究竟是什么?真的只是為了兩個(gè)幾平方公里的小山頭?對這個(gè)疑問(wèn)的解讀仁者見(jiàn)仁,智者見(jiàn)智,議論紛紜而無(wú)法統一。但有一點(diǎn)是一致的,那就是:上甘嶺戰役后,“聯(lián)合國軍”再也沒(méi)有一次像樣的攻勢,地面戰場(chǎng)的主動(dòng)權,從此穩操于中朝軍隊之手?!?/span>

友情鏈接

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(wǎng)求是網(wǎng)鳳凰網(wǎng)國際在線(xiàn)中國青年網(wǎng)共產(chǎn)黨員網(wǎng)光明網(wǎng)中國日報網(wǎng)央視網(wǎng)中國網(wǎng)新華網(wǎng)中國政府網(wǎng)中國共產(chǎn)黨新聞網(wǎng)人民網(wǎng)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(chǎn)黨歷史網(wǎng)河南黨史方志網(wǎng)

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? 2000-2018 中共黨史網(wǎng) All Rights Reserved.
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﹑信息和各種專(zhuān)題專(zhuān)欄資料,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,未經(jīng)書(shū)面授權禁止使用,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。豫ICP備18012056號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