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

<<返回首頁(yè)

當前位置: 網(wǎng)站首頁(yè) > 國是春秋

鄧小平與《關(guān)于建國以來(lái)黨的若干歷史問(wèn)題的決議》的形成(下)
來(lái)源:《黨史博覽》2013年第6期  作者:陳東林  點(diǎn)擊次數:


中共十一屆六中全會(huì )上通過(guò)的《關(guān)于建國以來(lái)黨的若干歷史問(wèn)題的決議》

▉鄧小平、陳云敏銳地發(fā)現了討論中的偏向、偏差

鄧小平看了部分簡(jiǎn)報,敏銳地發(fā)現了討論中的偏向。還在討論中的10月25日,他找胡喬木等談話(huà),首先肯定了討論中好的意見(jiàn)說(shuō):“這次黨內四千人參加的討論還在進(jìn)行,我看了一些簡(jiǎn)報,大家暢所欲言,眾說(shuō)紛紜,有些意見(jiàn)很好。決議討論稿的篇幅還是太長(cháng),要壓縮??梢圆徽f(shuō)的去掉,該說(shuō)的就可以更突出?!?/span>

然后,他嚴肅、尖銳地指出:“關(guān)于毛澤東同志功過(guò)的評價(jià)和毛澤東思想,寫(xiě)不寫(xiě)、怎么寫(xiě),的確是個(gè)非常重要的問(wèn)題。我找警衛局的同志談了一下,他們說(shuō),把我前些日子和意大利記者法拉奇的談話(huà)向戰士們宣讀了,還組織了討論,干部、戰士都覺(jué)得這樣講好,能接受。不提毛澤東思想,對毛澤東同志的功過(guò)評價(jià)不恰當,老工人通不過(guò),土改時(shí)候的貧下中農通不過(guò),同他們相聯(lián)系的一大批干部也通不過(guò)。毛澤東思想這個(gè)旗幟丟不得。丟掉了這個(gè)旗幟,實(shí)際上就否定了我們黨的光輝歷史。

“我們能夠取得現在這樣的成就,都是同中國共產(chǎn)黨的領(lǐng)導、同毛澤東同志的領(lǐng)導分不開(kāi)的。

“對毛澤東同志的評價(jià),對毛澤東思想的闡述,不是僅僅涉及毛澤東同志個(gè)人的問(wèn)題,這同我們黨、我們國家的整個(gè)歷史是分不開(kāi)的。要看到這個(gè)全局。這是我們從決議起草工作開(kāi)始的時(shí)候就反復強調的。

“決議稿中闡述毛澤東思想的這一部分不能不要。這不只是個(gè)理論問(wèn)題,尤其是個(gè)政治問(wèn)題,是國際國內的很大的政治問(wèn)題。如果不寫(xiě)或寫(xiě)不好這個(gè)部分,整個(gè)決議都不如不作。

“現在有些同志把許多問(wèn)題都歸結到毛澤東同志的個(gè)人品質(zhì)上。實(shí)際上,不少問(wèn)題用個(gè)人品質(zhì)是解釋不了的。即使是品質(zhì)很好的人,在有些情況下,也不能避免錯誤。紅軍時(shí)代中央革命根據地打AB團,打AB團的人品質(zhì)都不好?開(kāi)始打AB團的時(shí)候,毛澤東同志也參加了,只是他比別人覺(jué)悟早,很快發(fā)現問(wèn)題,總結經(jīng)驗教訓,到延安時(shí)候就提出‘一個(gè)不殺、大部不抓’。

“對于錯誤,包括毛澤東同志的錯誤,一定要毫不含糊地進(jìn)行批評,但是一定要實(shí)事求是,分析各種不同的情況,不能把所有的問(wèn)題都歸結到個(gè)人品質(zhì)上。毛澤東同志不是孤立的個(gè)人,他直到去世,一直是我們黨的領(lǐng)袖。對于毛澤東同志的錯誤,不能寫(xiě)過(guò)頭。寫(xiě)過(guò)頭,給毛澤東同志抹黑,也就是給我們黨、我們國家抹黑。這是違背歷史事實(shí)的?!?/span>

這是鄧小平13次談話(huà)中分量最重的一次。他著(zhù)重講評價(jià)毛澤東的重大利害關(guān)系,要從黨的大局出發(fā),不能導致否定黨的旗幟和歷史。因為中國共產(chǎn)黨不比蘇聯(lián)共產(chǎn)黨,否定了斯大林,還有列寧作為旗幟。鄧小平現身說(shuō)法地指出,不能光以個(gè)人恩怨,把錯誤都歸結到毛澤東個(gè)人品質(zhì)上。鄧小平在“文化大革命”中兩次被打倒,遭到批斗,身心受到折磨,長(cháng)子致殘,他說(shuō)“文化大革命”是自己一生中最痛苦的時(shí)期。所以,鄧小平盡釋前嫌,以博大的胸懷從黨的根本利益出發(fā),肯定毛澤東,是有資格的,是令人心服口服的。

對于暫時(shí)不作決議的意見(jiàn),鄧小平認為,決議一定要作。他后來(lái)回顧其必要性說(shuō):“這個(gè)《決議》,過(guò)去也有同志提出,是不是不急于搞?不行,都在等。從國內來(lái)說(shuō),黨內黨外都在等,你不拿出一個(gè)東西來(lái),重大的問(wèn)題就沒(méi)有一個(gè)統一的看法。國際上也在等。人們看中國,懷疑我們安定團結的局面,其中也包括這個(gè)文件拿得出來(lái)拿不出來(lái),早拿出來(lái)晚拿出來(lái)。所以,不能再晚了,晚了不利?!?/span>

與此同時(shí),陳云也發(fā)現討論中出現了較大偏差。11月上旬,他兩次找胡喬木談話(huà),針對討論中一些人專(zhuān)攻毛澤東的個(gè)人品質(zhì)和責任問(wèn)題提出了三點(diǎn)意見(jiàn):一、毛主席的錯誤問(wèn)題,主要講他的破壞民主集中制,凌駕于黨之上,一意孤行,打擊同他意見(jiàn)不同的人。著(zhù)重寫(xiě)這個(gè),其他的可以少說(shuō)。二、整個(gè)黨中央是否可以說(shuō),毛主席的責任是主要的。黨中央作為一個(gè)教訓來(lái)說(shuō),有責任,沒(méi)有堅決斗爭。假如中央常委的人,除毛主席外都是彭德懷,那么局面會(huì )不會(huì )有所不同?應該作為一個(gè)黨中央的集體,把自己的責任承擔起來(lái)。在斗爭時(shí)是非常困難的,也許不可能。三、毛主席的錯誤,地方有些人,有相當大的責任。毛主席老講北京空氣不好,不愿待在北京,這些話(huà)的意思,就是不愿同中央常委談話(huà)、見(jiàn)面??傊?,黨內狀況的形成,不是一個(gè)人,是個(gè)復雜的過(guò)程。

他的話(huà),著(zhù)重點(diǎn)明了責任問(wèn)題,成為鄧小平講話(huà)的重要補充:毛澤東犯錯誤,黨內許多高級領(lǐng)導干部前期不敢指出和批評,甚至迎合他,造成后來(lái)錯誤難以糾正的局勢,也是有相當大責任的。陳云長(cháng)期作為黨的中央領(lǐng)導人,曾經(jīng)幾次出來(lái)糾正毛澤東的錯誤、挽救危局,他說(shuō)這些話(huà)也有資格、有分量,同樣令人心服口服。

▉陳云提出把中共建國前后60年歷史聯(lián)系起來(lái)寫(xiě)的意見(jiàn)

4000人討論的后期,胡喬木總結了討論中的18條意見(jiàn)并進(jìn)行說(shuō)明,同時(shí),安排改寫(xiě)第四稿。由于長(cháng)期處于極度緊張疲勞之中,他病倒了,在陳云一天三次催促下,才住院治療休息。

由于受討論中少數言論的影響,起草小組11月22日寫(xiě)出的第四稿仍然加重了寫(xiě)毛澤東錯誤的分量;刪去了肯定毛澤東發(fā)動(dòng)“文化大革命”主觀(guān)上還認為是在拯救、保護中國的社會(huì )主義革命等動(dòng)機的話(huà);增加了“有他個(gè)人政治品質(zhì)和思想作風(fēng)方面的原因”等話(huà);又提出一個(gè)犯錯誤的“毛澤東晚期思想”,與毛澤東思想的概念互相牽扯不清;對建國以來(lái)的成就也講得不夠,有“國民經(jīng)濟被拖到崩潰的邊緣”內容。調子比較低沉。

胡喬木住院期間,五次從醫院出來(lái)同起草小組談修改問(wèn)題。他要求大家不要怕壓力,不要受討論中一些消極意見(jiàn)的影響。他說(shuō),這次稿子,吸收了好的意見(jiàn),也受了消極影響,把反面的東西突出得有點(diǎn)過(guò)分,似乎把錯誤講得慷慨激昂就是實(shí)事求是?,F在的寫(xiě)法,1957年到1966年的十年,似乎我們就是在那里搞斗爭、“反右傾”,沒(méi)有做其他的事情。應該把這十年的建設成就寫(xiě)出來(lái),說(shuō)明我們現在賴(lài)以前進(jìn)的基礎主要是那十年搞起來(lái)的。關(guān)于建國以來(lái)的錯誤,胡喬木說(shuō),毛主席要負重要責任,但不能歸到他一個(gè)人身上?,F在黨內有一股空氣,似乎別人的錯誤可以放過(guò),毛澤東的錯誤不能放過(guò)。研究黨史也有一種傾向,就是要翻案,把毛主席的歷史作用推翻,這是一種危險的傾向。

1981年2月,起草小組寫(xiě)出第五稿。調子有所提高,刪去了“國民經(jīng)濟被拖到崩潰的邊緣”,毛澤東“制定和推行了一條左傾路線(xiàn)”等說(shuō)法。

鄧小平看了后,感到仍然沒(méi)有解決問(wèn)題,3月9日在談話(huà)中再次重申:現在稿子的調門(mén)不對頭,和原先設想的方針不對頭,好像錯誤都是老人家(毛澤東)一個(gè)人的,別人都對??偟恼f(shuō)來(lái),我們犯錯誤還是沒(méi)有經(jīng)驗,大家都有責任。他強調,中心問(wèn)題還是毛澤東、毛澤東思想的歷史地位。他尖銳地指出:千萬(wàn)注意,不要把30多年的歷史寫(xiě)成黑歷史。如果這樣,產(chǎn)生的效果就會(huì )使人們痛恨我們的黨,痛恨我們的決議,痛恨我們寫(xiě)決議的人。3月18日,他再次堅定地指出:這個(gè)問(wèn)題寫(xiě)不好,決議寧肯不寫(xiě)。這是中心,是關(guān)鍵。

但是,究竟如何才能既寫(xiě)透毛澤東晚年錯誤的性質(zhì),又肯定毛澤東、毛澤東思想的歷史地位,是個(gè)難題。正像胡喬木當時(shí)所說(shuō),壓力很大,總感覺(jué)這樣兜圈子兜不出去。這時(shí),胡喬木已經(jīng)去外地養病,接替他主持起草的胡耀邦提出一個(gè)新方案,寫(xiě)個(gè)簡(jiǎn)單的稿子,著(zhù)重聯(lián)系歷史經(jīng)驗,寫(xiě)當前的任務(wù)和今后的做法,不算細賬。但是,這就不像一個(gè)歷史決議了。胡喬木表示不同意,鄧小平也支持胡喬木的意見(jiàn)。

“山重水復疑無(wú)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?!?月24日,鄧小平去醫院看望陳云。在談話(huà)中,陳云提出了把中共建國前后60年歷史聯(lián)系起來(lái)寫(xiě)的意見(jiàn),使鄧小平長(cháng)久思考的問(wèn)題得到了圓滿(mǎn)解決。他高興地對鄧力群說(shuō):“前天我去看陳云同志。陳云同志對修改決議稿又提了兩條意見(jiàn):一是專(zhuān)門(mén)加一篇話(huà),講講解放前黨的歷史,寫(xiě)黨的六十年。六十年一寫(xiě),毛澤東同志的功績(jì)、貢獻就會(huì )概括得更全面,確立毛澤東同志的歷史地位,堅持和發(fā)展毛澤東思想,也就有了全面的根據。這個(gè)意見(jiàn)很好,請轉告起草小組?!?/span>

鄧力群去見(jiàn)陳云,陳云在四次談話(huà)中更加詳細地談了他的看法。要點(diǎn)是:“決議要按照小平同志的意見(jiàn),確立毛澤東同志的歷史地位,堅持和發(fā)展毛澤東思想。要達到這個(gè)目的,使大家通過(guò)閱讀決議很清楚地認識這個(gè)問(wèn)題,就需要寫(xiě)上黨成立以來(lái)六十年中間毛澤東同志的貢獻,毛澤東思想的貢獻。因此,建議增加回顧建國以前二十八年歷史的段落。有了黨的整個(gè)歷史,解放前解放后的歷史,把毛澤東同志在六十年中間重要關(guān)頭的作用寫(xiě)清楚,那么,毛澤東同志的功績(jì)、貢獻就會(huì )概括得更全面,確立毛澤東同志的歷史地位,堅持和發(fā)展毛澤東思想,也就有了全面的根據;說(shuō)毛澤東同志功績(jì)是第一位的,錯誤是第二位的,說(shuō)毛澤東思想指引我們取得了勝利,就更能說(shuō)服人了?!?/span>

陳云還回顧了遵義會(huì )議、西安事變、延安整風(fēng)等重大關(guān)頭上毛澤東所作的正確決斷。他說(shuō):“毛澤東同志在黨內的威望,是通過(guò)長(cháng)期的革命斗爭實(shí)踐建立起來(lái)的。即使毛澤東同志犯錯誤的時(shí)候,許多老干部被整得那么厲害,可是大家仍然相信他,忘不了他的功績(jì),原因就在這里。老一代人擁護毛澤東同志是真心誠意的?!?/span>

▉鄧小平:這個(gè)《決議》是個(gè)好決議,稿子是個(gè)好稿子

胡喬木在第六稿基礎上按照陳云的意見(jiàn)組織修改。1981年3月底,拿出了第七稿。最大的變化,是增加了建國前28年黨的歷史部分。中央決定,6月召開(kāi)六中全會(huì ),準備討論通過(guò)。在此之前,先把第七稿發(fā)給中央政治局、書(shū)記處成員和一些老同志看,根據意見(jiàn)繼續修改。

1981年4月初,按照陳云建議修改的第七稿送彭真、徐向前、鄧穎超等幾十位老同志審閱,大家普遍肯定了對毛澤東、毛澤東思想的評價(jià),認為比較恰當。但是,仍有個(gè)別同志堅持自己在4000人討論時(shí)提的不正確意見(jiàn)。一位擔任過(guò)副總理的老同志說(shuō):4000人大討論時(shí)我提的意見(jiàn),幾乎一條也沒(méi)有接受。講毛主席犯路線(xiàn)錯誤,已經(jīng)很客氣了,不要回避?!拔幕蟾锩笔俏幕锤锩?。八屆十二中全會(huì )和九大不合法,這點(diǎn)我不讓步。

4月7日,鄧小平聽(tīng)了匯報后說(shuō):“決議稿已經(jīng)經(jīng)過(guò)幾輪的討論。討論中間有許多好意見(jiàn),要接受。也有些意見(jiàn)不能接受,比如,說(shuō)八屆十二中全會(huì )、九大是非法的。如果否定八屆十二中全會(huì )、九大的合法性,那我們說(shuō)‘文化大革命’期間黨還存在,國務(wù)院和人民解放軍還能進(jìn)行許多必要的工作,就站不住了?!彼粸樗鶆?dòng)地說(shuō):有的同志不高興,想不通,對這樣一些意見(jiàn)我們就是要硬著(zhù)頭皮頂住,堅定不移地按原來(lái)的設想改好決議。

為了說(shuō)明合法性的問(wèn)題,胡喬木專(zhuān)門(mén)查閱了中共八屆十二中全會(huì )開(kāi)幕時(shí)周恩來(lái)關(guān)于出席人數合乎程序要求的說(shuō)明。鄧小平根據這個(gè)資料具體地解釋說(shuō):“八屆十二中全會(huì )時(shí)周恩來(lái)同志有個(gè)說(shuō)明,說(shuō)十位中央委員去世,從候補中央委員中補上十位,這樣,中央委員出席的就是五十位,過(guò)半數了。這就是講的合法性?!薄坝械耐菊f(shuō),‘文化大革命’中黨不存在了。不能這樣說(shuō)。黨的組織生活停止過(guò)一段時(shí)間,但是黨實(shí)際上存在著(zhù)。否則,怎么能不費一槍一彈,不流一滴血,就粉碎了‘四人幫’呢?‘文化大革命’中間,我們還是有個(gè)黨存在。如果現在否定了八屆十二中全會(huì )和九大的合法性,就等于說(shuō)我們有一段時(shí)間黨都沒(méi)有了。這不符合實(shí)際?!?/span>

參加討論的實(shí)際總人數在5500人以上。

鄧小平看過(guò)后,又提了些意見(jiàn),要求盡快改好。他說(shuō)目的有三條:一是樹(shù)立毛澤東思想和毛主席形象;二是分清是非;三是不再爭論,團結一致向前看?,F在的調子可以實(shí)現了。

1981年5月19日,中央政治局擴大會(huì )議開(kāi)幕。參加的有政治局和書(shū)記處成員、一批老同志及中央黨政軍負責人,分為五個(gè)組討論第七稿。鄧小平在開(kāi)幕會(huì )上發(fā)表了講話(huà)。他感慨地說(shuō):“這個(gè)文件差不多起草了一年多了,經(jīng)過(guò)不曉得多少稿。一九八〇年十月四千人討論,提了很多好的重要的意見(jiàn);在四千人討論和最近四十多位同志討論的基礎上,又進(jìn)行修改,反復多次。起草的有二十幾位同志,下了苦功夫,現在拿出這么一個(gè)稿子來(lái)?!?/span>

他再次強調了陳云的貢獻:“陳云同志提出,前面要加建國以前的二十八年。這是一個(gè)很重要的意見(jiàn),現在前言有了?!?/span>

鄧小平滿(mǎn)意地說(shuō):這個(gè)《決議》是個(gè)好決議,稿子是個(gè)好稿子。這個(gè)稿子是根據一開(kāi)始就提出的三項基本要求寫(xiě)的?,F在的稿子,是合乎三項基本要求的。

鄧小平最后總結說(shuō):“總之,中心是兩個(gè)問(wèn)題,一個(gè)是毛澤東同志的功績(jì)是第一位,還是錯誤是第一位?第二,我們三十二年,特別是‘文化大革命’前十年,成績(jì)是主要的,還是錯誤是主要的?是漆黑一團,還是光明是主要的?還有第三個(gè)問(wèn)題,就是這些錯誤是毛澤東同志一個(gè)人的,還是別人也有點(diǎn)份?這個(gè)決議稿中多處提到我們黨中央要承擔責任,別的同志要承擔點(diǎn)責任,恐怕這比較合乎實(shí)際。第四,毛澤東同志犯了錯誤,這是一個(gè)偉大的革命家犯錯誤,是一個(gè)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犯錯誤?!?/span>

胡喬木在會(huì )議上作了說(shuō)明。會(huì )議經(jīng)過(guò)十天討論,充分肯定了這個(gè)決議稿,也提出了一些具體意見(jiàn),如對“毛澤東晚期思想”認為不夠準確。此后,又修改出第八稿和第九稿,決定提交中共十一屆六中全會(huì )討論通過(guò)。

▉在中共十一屆六中全會(huì )上,《決議》獲得正式通過(guò)

6月中旬開(kāi)始,第九稿提交出席中共十一屆六中全會(huì )預備會(huì )的中央委員和候補委員討論,同時(shí)也向4000人討論中的1000人及民主黨派征求了意見(jiàn)。

6月22日,鄧小平在預備會(huì )期間講話(huà)說(shuō):“我們原來(lái)設想,這個(gè)決議要高舉毛澤東思想的偉大旗幟,實(shí)事求是地、恰如其分地評價(jià)‘文化大革命’,評價(jià)毛澤東同志的功過(guò)是非,使這個(gè)決議起到像一九四五年那次歷史決議所起的作用,就是總結經(jīng)驗,統一思想,團結一致向前看。我想,現在這個(gè)稿子能夠實(shí)現這樣的要求?!?/span>

他指出:“核心問(wèn)題是對毛澤東同志的評價(jià),稿子的分寸是掌握得好的?!薄暗诙c(diǎn),為什么我們這次要強調恰如其分?就是在前一段時(shí)間里,對毛澤東同志有些問(wèn)題的議論講得太重了,應該改過(guò)來(lái)。這樣比較合乎實(shí)際,對我們整個(gè)國家、整個(gè)黨的形象也比較有利。過(guò)去有些問(wèn)題的責任要由集體承擔一些,當然,毛澤東同志要負主要責任。我們說(shuō),制度是決定因素,那個(gè)時(shí)候的制度就是那樣。那時(shí)大家把什么都歸功于一個(gè)人。有些問(wèn)題我們確實(shí)也沒(méi)有反對過(guò),因此也應當承擔一些責任?!液完愒仆灸菚r(shí)是政治局常委,起碼我們兩個(gè)負有責任。其他的中央領(lǐng)導同志也要承擔一些責任。合不合乎實(shí)際?也合乎實(shí)際。這樣站得住腳,益處大。對毛澤東同志的評價(jià),原來(lái)講要實(shí)事求是,以后加一個(gè)要恰如其分,就是這個(gè)意思?!?/span>

6月27日至29日,中共十一屆六中全會(huì )召開(kāi),一致通過(guò)了《關(guān)于建國以來(lái)黨的若干歷史問(wèn)題的決議》。會(huì )議公報指出:“《決議》的通過(guò)和發(fā)表,對于統一全黨、全軍、全國各族人民的思想認識,同心同德地為實(shí)現新的歷史任務(wù)而奮斗,必將產(chǎn)生偉大的深遠的影響?!边@個(gè)評價(jià)用來(lái)評價(jià)鄧小平主持《決議》起草工作,肯定毛澤東歷史地位,堅持和發(fā)展毛澤東思想的偉大貢獻,也是完全合適的。

通過(guò)以上所述,我們看到,正是鄧小平、陳云在關(guān)鍵時(shí)刻,帶領(lǐng)全黨,既糾正了毛澤東的錯誤,又堅持肯定了毛澤東和毛澤東思想的歷史地位。他們的堅定態(tài)度和巨大貢獻,已經(jīng)載入史冊。

鄧小平在通過(guò)《決議》的中共十一屆六中全會(huì )閉幕會(huì )上擲地有聲的講話(huà),言猶在耳:“《關(guān)于建國以來(lái)黨的若干歷史問(wèn)題的決議》真正是達到了我們原來(lái)的要求。這對我們統一黨內的思想,有很重要的作用?!薄跋嘈胚@個(gè)《決議》能夠經(jīng)得住歷史考驗?!薄拔覀兿嘈?,這個(gè)重大的決策,重大的選擇,是正確的?!?/span>

 

 

友情鏈接

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(wǎng)求是網(wǎng)鳳凰網(wǎng)國際在線(xiàn)中國青年網(wǎng)共產(chǎn)黨員網(wǎng)光明網(wǎng)中國日報網(wǎng)央視網(wǎng)中國網(wǎng)新華網(wǎng)中國政府網(wǎng)中國共產(chǎn)黨新聞網(wǎng)人民網(wǎng)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(chǎn)黨歷史網(wǎng)河南黨史方志網(wǎng)

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? 2000-2018 中共黨史網(wǎng) All Rights Reserved.
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﹑信息和各種專(zhuān)題專(zhuān)欄資料,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,未經(jīng)書(shū)面授權禁止使用,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。豫ICP備18012056號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