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

<<返回首頁(yè)

當前位置: 網(wǎng)站首頁(yè) > 世紀回眸

土地革命戰爭時(shí)期中共最高領(lǐng)導人的正式稱(chēng)謂(下)
來(lái)源:《黨史博覽》2020年第11期  作者:彭厚文  點(diǎn)擊次數:

 ■博古的稱(chēng)謂■

博古是在向忠發(fā)被捕叛變后不久成為中共最高領(lǐng)導人的。19319月,為安全起見(jiàn),當時(shí)主持中共中央工作的兩個(gè)領(lǐng)導人王明和周恩來(lái),一個(gè)將赴莫斯科擔任中共駐共產(chǎn)國際代表,一個(gè)將轉移至中央蘇區,共產(chǎn)國際遠東局提議在上海成立臨時(shí)中央政治局,由博古、張聞天、康生、陳云、盧福坦、李竹聲等人組成,博古、張聞天、盧福坦三人任常委,博古負總的責任。從這時(shí)起至19351月遵義會(huì )議召開(kāi),博古擔任中共最高領(lǐng)導人長(cháng)達三年多時(shí)間。

博古剛成為中共最高領(lǐng)導人時(shí),他只是在臨時(shí)中央政治局負總的責任,正式稱(chēng)謂不是總書(shū)記。19431113日,博古在一次中央會(huì )議上說(shuō),臨時(shí)中央政治局成立后“到酒店開(kāi)會(huì )(王、周、盧、博四人)決定不設總書(shū)記。當時(shí)決定我為書(shū)記,我的實(shí)權是總書(shū)記,但是在中央會(huì )議并沒(méi)有決定我是總書(shū)記”。

臨時(shí)中央政治局成立時(shí),博古的正式稱(chēng)謂不是總書(shū)記,這是學(xué)術(shù)界公認的。那么在此之后,博古的正式稱(chēng)謂有沒(méi)有變?yōu)榭倳?shū)記呢?

有一種觀(guān)點(diǎn)認為,博古進(jìn)入中央蘇區后擔任了中共中央總書(shū)記。其主要依據有兩個(gè):

一是張聞天在延安時(shí)期所寫(xiě)的《反省筆記》中的說(shuō)法。19331月,臨時(shí)中央政治局進(jìn)入中央蘇區,與蘇區中央局合并。在合并的會(huì )議上,多數與會(huì )人員推舉博古為總書(shū)記。

二是1934517日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少年先鋒隊中央總隊部總隊長(cháng)張愛(ài)萍、黨代表周恩來(lái)發(fā)布了一份《少年先鋒隊中央總隊部為目前形勢告全體隊員書(shū)》,其中提到博古時(shí),將其稱(chēng)為“中國共產(chǎn)黨中央總書(shū)記博古同志”。

其實(shí),上述兩個(gè)材料只能說(shuō)明進(jìn)入中央蘇區后博古在實(shí)際工作中被稱(chēng)為總書(shū)記,這與將向忠發(fā)稱(chēng)為總書(shū)記一樣,也是一種習慣性的稱(chēng)法。應該說(shuō),當時(shí)將博古稱(chēng)為總書(shū)記,是比較普遍的。彭德懷回憶說(shuō),遵義會(huì )議結束后,他聽(tīng)了傳達,大意是:“改變了軍委領(lǐng)導,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(huì )由毛主席擔任領(lǐng)導;撤換了博古的總書(shū)記,中央總書(shū)記由洛甫(張聞天)擔任;準備艱苦奮斗,在湘、貴、川邊建立根據地,與二方面軍取得聯(lián)系?!边@段回憶有些說(shuō)法不太準確,但其中有一個(gè)事實(shí)應該是準確的,就是在遵義會(huì )議前,中共黨內是將博古稱(chēng)為總書(shū)記的。

博古在實(shí)際工作中被稱(chēng)為總書(shū)記,與正式稱(chēng)謂是總書(shū)記,這兩者不是一回事。正式稱(chēng)謂是總書(shū)記,必須經(jīng)過(guò)合法程序,作出正式?jīng)Q定。19331月,臨時(shí)中央政治局與蘇區中央局合并的會(huì )議,不可能正式推舉博古擔任中共中央總書(shū)記。因為從合法性上說(shuō),只有中央全會(huì )才有權選舉中共中央總書(shū)記,而當時(shí)的臨時(shí)中央政治局與蘇區中央局成員,雖然包括了中共中央大多數重要的領(lǐng)導人在內,但顯然它與中央全會(huì )還不能畫(huà)等號,并不能選舉中共中央總書(shū)記。此外,六大通過(guò)的黨章到這時(shí)尚未經(jīng)過(guò)修改,而在這部黨章上是沒(méi)有設立總書(shū)記的規定的。迄今為止,只有張聞天的《反省筆記》提到這次會(huì )議推舉博古為總書(shū)記,此外再無(wú)任何會(huì )議記錄和權威著(zhù)作有關(guān)于這次會(huì )議推舉博古為總書(shū)記的記載。實(shí)際情形應該是,在這次會(huì )議上,大多數與會(huì )人員繼續推舉博古擔負總的責任。關(guān)于這一點(diǎn),從194553日博古在七大上的發(fā)言可以看出來(lái)。他在談到“負總責”的情況時(shí)說(shuō):“在上海中央破壞以后,由老的中央政治局委員指定我做臨時(shí)中央負責人。在指定我做這個(gè)工作的時(shí)期,我并沒(méi)有感到不能擔任領(lǐng)導整個(gè)黨這樣的事情?!谂R時(shí)中央到了蘇區以后,這個(gè)時(shí)候我只是在形式上推一推,‘請別的同志擔負吧!’別的同志說(shuō),‘還是你來(lái)吧’,我說(shuō)‘好,就是我’。所以這個(gè)時(shí)期,我是中央的總負責人?!憋@然,當時(shí)的情形主要是討論是不是還由博古負總責。因為負總責實(shí)際上相當于中共中央總書(shū)記,用博古的話(huà)說(shuō)是“我的實(shí)權是總書(shū)記”,所以在實(shí)際工作中不加區別,把兩者混為一談。張聞天認為博古是被推舉為總書(shū)記的,中共黨內也把博古稱(chēng)為總書(shū)記,這是可以理解的。

博古在中共中央“負總責”時(shí)期,19341月召開(kāi)了六屆五中全會(huì )。這次會(huì )議有沒(méi)有選舉博古擔任中共中央總書(shū)記?答案仍然是否定的。因為迄今為止,沒(méi)有任何直接材料能夠說(shuō)明六屆五中全會(huì )選舉了博古擔任中共中央總書(shū)記。作為中央全會(huì ),六屆五中全會(huì )是有權選舉中共中央總書(shū)記的。但可能是由于黨章的規定,也可能還有其他一些目前還無(wú)法得知的原因,六屆五中全會(huì )并沒(méi)有正式給予博古總書(shū)記的名義,此后博古仍然是“負總責”。


■張聞天的稱(chēng)謂■

博古主持中共中央工作時(shí)期,張聞天即是核心領(lǐng)導成員。19319月,以博古為首的臨時(shí)中央政治局成立時(shí),他是三個(gè)常委之一。此后,他實(shí)際上成為地位僅次于博古的中共中央第二號領(lǐng)導人。在19351月召開(kāi)的遵義會(huì )議上,他支持毛澤東的正確主張,批判了博古、李德在軍事指揮上所犯的錯誤,對于結束“左”傾教條主義在中央的統治發(fā)揮了重要作用。遵義會(huì )議后,政治局常委進(jìn)行分工時(shí),張聞天代替博古成為中共最高領(lǐng)導人。

張聞天作為中共最高領(lǐng)導人,他的正式稱(chēng)謂是什么?一般的黨史論著(zhù)和教材都表述為“負總責”或“負總的責任”。這種表述來(lái)源于陳云在1935年二三月間寫(xiě)的《遵義政治局擴大會(huì )議傳達提綱》。除1935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通過(guò)的《中共中央關(guān)于反對敵人五次“圍剿”的總結的決議》外,這是當時(shí)留下的關(guān)于遵義會(huì )議的第二份文字材料,從其內容看,實(shí)際上是一份補記的關(guān)于遵義會(huì )議的會(huì )議記錄。陳云當時(shí)的身份是中央政治局常委兼中央組織部部長(cháng),這份文字材料可以視為代表組織立場(chǎng),其權威性是不容置疑的。它對于遵義會(huì )議上中共中央的人事變動(dòng)以及其后張聞天成為中共最高領(lǐng)導人的情況,有很清楚明確的說(shuō)明。其中說(shuō):“擴大會(huì )最后作了下列的決定:(一)毛澤東同志選為常委。(二)指定洛甫同志起草決議……(三)常委中再進(jìn)行適當的分工。(四)取消三人團,仍由最高首長(cháng)朱周為軍事指揮者,而恩來(lái)同志是黨內委托的對于指揮軍事上下最后決心的負責者?!薄皵U大會(huì )完畢后中常委即分工,以澤東同志為恩來(lái)同志的軍事指揮上的幫助者?!薄霸谟勺窳x出發(fā)到威信的行軍中,常委分工上,決定以洛甫同志代替博古同志負總的責任?!?/span>

從上述內容可以看出,在遵義會(huì )議作出的決定中,并沒(méi)有關(guān)于張聞天擔任中共中央總書(shū)記的內容。張聞天是在其后的常委分工中,代替博古“負總的責任”。因為陳云寫(xiě)的這份《傳達提綱》具有權威性,所以一般的黨史論著(zhù)或教材沿用了它的說(shuō)法。

“負總的責任”,是不是擔任中共中央總書(shū)記的另一種說(shuō)法?答案是否定的。19821228日,陳云在給中共黨史資料征集委員會(huì )關(guān)于遵義會(huì )議若干問(wèn)題的書(shū)面答復中,明確指出:“六屆四中全會(huì )后,王明和博古雖然先后擔任過(guò)黨中央的負責人,但都沒(méi)有總書(shū)記的稱(chēng)號。所以,張聞天接替博古的工作,也只能是接替他在中央負總的責任,而不會(huì )是接替他任總書(shū)記?!?/span>

張聞天成為中共最高領(lǐng)導人后,中共黨內的確對他是以總書(shū)記相稱(chēng),這有很多材料可以證明。外界也將他稱(chēng)為中共中央總書(shū)記。埃德加·斯諾在《紅色中華散記》一書(shū)中,記敘他1936年訪(fǎng)問(wèn)陜北與張聞天的談話(huà)內容時(shí),這樣介紹張聞天:“洛甫當時(shí)任中國共產(chǎn)黨中央委員會(huì )總書(shū)記?!绷菏?/span>1938年第一次訪(fǎng)問(wèn)延安,曾與張聞天有過(guò)交談,后來(lái)他在一篇文章中提到這次交談時(shí),把張聞天稱(chēng)為“當時(shí)中共中央政治局總書(shū)記”。1938326日,《救亡日報》發(fā)表了一篇采訪(fǎng)張聞天的文章《張聞天論當前抗戰諸問(wèn)題》,文章的按語(yǔ)也將張聞天稱(chēng)為“中共中央總書(shū)記”。外界將張聞天稱(chēng)為總書(shū)記,原因當然在于中共黨內對張聞天是以總書(shū)記相稱(chēng),并將他以總書(shū)記的身份向外介紹。但是,將張聞天稱(chēng)為總書(shū)記,與將向忠發(fā)、博古稱(chēng)為總書(shū)記一樣,也是一種習慣叫法,并不意味著(zhù)張聞天實(shí)際上獲得了中共中央總書(shū)記的名義。

對于這一點(diǎn),張聞天自己寫(xiě)的兩條文字材料可以作為佐證:

一是1936616日,張聞天以中共中央書(shū)記處名義致電中共駐共產(chǎn)國際代表團,通報紅軍長(cháng)征到達陜北后黨和紅軍的全面情況。關(guān)于當時(shí)中央的組成,電報說(shuō):“現時(shí)中央集中的組織,政治局:洛甫、恩來(lái)、博古、澤東、鄧發(fā)、凱豐、稼祥、仲丹(即林育英)、德懷;常委:洛甫(書(shū)記)、恩來(lái)、博古、澤東四人?!睆倪@段話(huà)可以看出,張聞天當時(shí)的正式名義并不是總書(shū)記,否則不可能不在電報中反映出來(lái)。電報中所說(shuō)的書(shū)記,可能也不是正式名義,只是反映出張聞天在常委中“負總的責任”這樣一種分工。

二是193849日,張聞天致電王明、周恩來(lái)、博古、凱豐,對1938326日《救亡日報》發(fā)表的《張聞天論當前抗戰諸問(wèn)題》作如下聲明:“(甲)談話(huà)未經(jīng)本人允許,談話(huà)記錄未經(jīng)本人看過(guò),因此對發(fā)表的談話(huà)本人不能負任何責任。(乙)中共中央有幾個(gè)書(shū)記,向無(wú)所謂總書(shū)記?!彪妶笾兴f(shuō)的“向無(wú)所謂總書(shū)記”值得注意,它說(shuō)明中共中央不是在一段短時(shí)期,而是在一段很長(cháng)時(shí)期都沒(méi)設立總書(shū)記的職位了。既然“向無(wú)所謂總書(shū)記”,張聞天當然也就不可能在實(shí)際上獲得中共中央總書(shū)記的名義。

有一種說(shuō)法認為,張聞天之所以在上述電報中聲明“向無(wú)所謂總書(shū)記”,是因為193712月中央書(shū)記處改組以后,決定不再設立總書(shū)記,在此之前是有總書(shū)記的。但實(shí)際上,193712月中共中央是否決定不再設立總書(shū)記,是存在疑問(wèn)的,因為迄今并沒(méi)有正式的文件或會(huì )議記錄可以證明作出了這樣的決定,國內學(xué)者撰寫(xiě)的幾乎所有黨史論著(zhù)和教材上也看不到這樣的說(shuō)法。在日本人古屋奎二主持編寫(xiě)的《蔣介石秘錄》中,雖然有這樣的說(shuō)法:在193712月召開(kāi)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(huì )議上,“又為擔任總書(shū)記的張聞天扣上托派帽子,將他降為書(shū)記”,但在該書(shū)中看不到這種說(shuō)法有何依據。這種說(shuō)法極有可能是根據上述張聞天193849日的聲明推測出來(lái)的。此外,在193712月之后,中共黨內對張聞天仍是以總書(shū)記相稱(chēng)。張聞天在1943年寫(xiě)的《反省筆記》中說(shuō):“我現在反省我在六中全會(huì )上沒(méi)有堅持地推舉毛澤東同志為中央總書(shū)記,是我的一個(gè)錯誤?!薄傲腥珪?huì )期間我雖未把總書(shū)記一職讓掉,但我的方針還是把工作逐漸轉移,而不是把持不放?!笨梢?jiàn),張聞天之所以說(shuō)“向無(wú)所謂總書(shū)記”,是指中共中央在很長(cháng)一段時(shí)期沒(méi)有正式設立總書(shū)記的職位,而與所謂193712月中共中央決定不再設立總書(shū)記沒(méi)有關(guān)系。


關(guān)于遵義會(huì )議后張聞天作為中共最高領(lǐng)導人的正式稱(chēng)謂,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著(zhù)的《中國共產(chǎn)黨歷史》第一卷上冊中的表述是符合歷史實(shí)際的,因而也是準確的。該書(shū)說(shuō):遵義會(huì )議后,“25日在川滇黔交界的一個(gè)雞鳴三省的村子,中央政治局常委分工,根據毛澤東的提議,決定由張聞天代替博古負中央總的責任(習慣上也稱(chēng)之為總書(shū)記)”。也就是說(shuō),作為遵義會(huì )議后的中共最高領(lǐng)導人,張聞天被稱(chēng)為總書(shū)記只是習慣叫法,而不是正式稱(chēng)謂?!?/span>

友情鏈接

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(wǎng)求是網(wǎng)鳳凰網(wǎng)國際在線(xiàn)中國青年網(wǎng)共產(chǎn)黨員網(wǎng)光明網(wǎng)中國日報網(wǎng)央視網(wǎng)中國網(wǎng)新華網(wǎng)中國政府網(wǎng)中國共產(chǎn)黨新聞網(wǎng)人民網(wǎng)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(chǎn)黨歷史網(wǎng)河南黨史方志網(wǎng)

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? 2000-2018 中共黨史網(wǎng) All Rights Reserved.
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﹑信息和各種專(zhuān)題專(zhuān)欄資料,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,未經(jīng)書(shū)面授權禁止使用,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。豫ICP備18012056號-1